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114章 漏洞百出的计划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少爷,您终于回来啦!”

    冰屋中,一个矮小的身影滚了出来,没错,就是象肉球一样滚了出来。

    不过,这个肉球浑身裹着皮革,里面还套着一件,披头散,遮蔽了面容。如同一个矮小的侏儒野人,朝着奇彦扑了过来。

    砰!

    奇彦飞起一脚,将这肉球踢得从那里来,就回哪里去,咕噜噜的又滚回了冰屋中。

    “闭嘴!不准叫我少爷,这是在试炼中,叫我队长!”奇彦咧嘴吼道,他尚未从炽烈的杀意中清醒,借着这一脚来泄。

    秦墨撇嘴,这肉球也是蛮可怜,正好撞到奇彦杀意沸腾的时候,可别被一脚踢死。

    “矬子,这矮子的个头,与你差不多啊!不会是你的兄弟吧。”灯座空间中,银澄眯着眼睛说道。

    “你这狐狸,你以为本大爷不火,就是病猫吗……”高矮子勃然大怒,用个头来判断是不是兄弟?这是哪门子的歪理,这狐狸的嘴巴也太损了。

    冰屋中,一群身影正扶着那肉球,一阵得手忙脚乱,也是有数个身影飞掠而出,看着秦墨,以及被夹着的骆珊君,这些人眼中露出戒备的杀意。

    “这是秦墨先生,咱们队伍新邀请的阵道师。”奇彦已是恢复平静,大笑着为双方介绍。

    “哦?奕大师的弟子,秦墨?”

    “墨先生怎么会加入咱们的队伍?”

    ……

    冰屋中,奇家的一群强者很是吃惊,他们这些天来,之所以没有对骆家队伍下手,就是因为秦墨在里面,让他们颇有些顾忌。

    片刻,秦墨等人已是坐在篝火边,围着烤架,捧着一块寒煞灵鱼肉,与众人一起大快朵颐,气氛很是融洽。

    至于骆珊君则坐在一旁,注视着篝火,愣愣的呆,她是很纯净的性子,还无法从一连串的变故中挣脱出来。

    秦墨则不同,他能感受到奇家这群人的善意,他正好也有很多疑问要弄清楚。

    “墨先生,你是圣虎使者,既是寒族的朋友,也是奇家的朋友。”那个圆滚滚的侏儒拍着胸膛,瓮声喊道。

    这侏儒的名字叫奇帅,与其外型相比,这名字实是让人忍俊不住。不过,奇帅的修为是天境中期,在这支队伍中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圣虎使者?

    秦墨一愣,终于是明白过来,为何奇彦对他丝毫没有敌意。奇家有着古兽血脉,而白虎则是古兽血脉的象征之一,是近乎图腾般的存在。

    瞧着一群人眼巴巴的模样,秦墨立时会意,从百宝囊中,将小白虎不二拎了出来。

    掌心中,这小家伙还在酣睡,这两个月来,小东西吞食了不少寒煞鱼肉,又吞噬了一些寒煞光团,磅礴的力量灌体,使得它一天有大半天都是迷迷糊糊的。

    “哇……,真的是白煞圣虎啊……”

    “听寒族东府那些家伙说,我还不信!真有白虎后裔在世间。”

    “好可怜的小家伙,为何圣虎大人,要将它子嗣的腿弄瘸,太可怜了……”

    奇家一群人惊呼连连,矮子奇帅更是泪眼汪汪,伸手想要抚摸小白虎不二,却被小家伙在睡梦中,本能的一爪子呼开。

    旁边,奇彦也是目露奇光,伸出指头,戳了戳小白虎的脑袋,被小家伙迷糊中一张嘴,咬在指头上。后者顿时一声惨叫,疼得面色狰狞,白虎的牙口实在是太锋利,连天境后期的真焰防御都形同虚设。

    瞧着那手指头不断渗血的伤口,秦墨不禁咧嘴,当初熊彪也是一样,在逗弄不二的时候,不小心被咬伤,立时就血流不止。其凄惨的模样,秦墨至今还记得很清楚,后来才知晓,圣虎的牙口对于古兽血脉,犹如是神兵利刃一样锋利。

    古兽血脉引以为傲的强悍体魄,在圣虎的牙齿、爪子面前,根本犹如不设防一样。这也是为何,在古兽血脉中,圣兽能够拥有高不可攀的地位。

    不仅因为古兽血脉的力量来源,是源自于圣兽,也是因为,圣兽力量对于古兽血脉,有着先天上的压制。

    不过,奇彦却是一边捂着伤指,一边兴奋的叫唤,那兴奋而痛苦的扭曲面容,让秦墨很担心这家伙是不是快疯了。

    “能够一口咬破我的手指,圣虎大人的血脉纯净度,堪比第二代的圣兽后裔啊……”

    奇彦在感叹,奇帅等人也在惊叹,这些人两眼都在光,如同狼一样,紧紧盯着小白虎不二。

    小白虎不二已是醒过来,趴在秦墨脚边,喷着一块寒煞灵鱼肉,一边啃食着,一边警惕地瞪着奇家一群人。对于这些人,它没有感到什么恶意,不过,却不喜欢被人这样围观。

    “多吃点,快点将伤势全部恢复……”

    秦墨从头到尾,就是一直在吃,也在催促骆珊君快吃,对于奇彦等人的问题,则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回应着。

    他脑海中盘旋着一件件的事情,却是与狙杀骆礼真那支队伍没有什么关系,诚然这两个月来,秦墨对骆家队伍没有任何好感,甚至在刚才,骆礼真还派人来袭杀他……

    但是,事实上,秦墨没有任何损伤,这两个月来,他的收获之丰,比骆家整个队伍加起来还要多数十倍。

    既是如此,秦墨若无必要,是懒得再回头,再去找骆礼真的麻烦。在他看来,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尤其,现在还是在试炼中,就更加是吃力不讨好了。

    “墨兄弟,可否助我一把,将骆礼真那贱婢,还有骆家队伍尽歼于此。我奇彦将有重酬!”奇彦忽然开口。

    顿时,冰屋之中,气氛顿时凝滞,纵有熊熊篝火,也是有一股子寒意弥漫。

    在场众人盯着秦墨,也盯着骆珊君,一双双眼睛紧盯着两人,无形的压力扩散,使得骆珊君脸色更加苍白。

    “重酬?你拿什么酬谢我?”

    秦墨终于吃够了,烤架上的寒煞灵鱼,有三分之一进了他的肚子,没有银澄、高矮子在旁边抢食,他吃得很惬意,擦了擦嘴,淡淡道:“你们暗中计划,要狙杀骆礼真他们,你们奇家的长辈不知道吧?你想打着征服骆礼真的旗子,暗中伺机袭杀,现在是没人觉。一旦你的计划真的成功,骆家会没有察觉?”

    “一旦真相曝光,就算你是奇家的绝世天才又如何?一品候补势力的底蕴深不可测,你这样的天才在年轻一辈,没有三十个,十几个总有吧?你觉得你的下场能好到哪里去?”

    “奇兄,你都自身难保了?又拿什么酬谢我?我不被你牵连进去,就不错了。你不要被仇恨蒙蔽了神智,好好考虑一下,这个计划是否可行。你就算能逃脱家族惩罚,其他人恐怕难有一个能幸免……”

    秦墨说完,便不再言语,又割下三块寒煞灵鱼,一块扔给骆珊君,一块扔个小白虎不二,一块自己慢慢享用。

    从奇家这群人的相处中,秦墨就感觉出来,这些人之间如同兄弟一样。也正因为此,他们才会义无反顾的为奇彦报仇,至于奇彦的想法,或许是想事后,一切后果一人承担。

    可是,一个如此庞大的家族,会让奇彦如愿吗?对于这样的思虑,秦墨只能暗中摇头,他也明白,若是换成前世,二十多岁时的自己,或许会考量的更加简单一些。

    当然,秦墨也很清楚,这群人中肯定有人很清楚这个计划是何等的漏洞百出,但是,却不想提醒被仇恨蒙蔽神智的奇彦,这就是为兄弟两肋插刀吧……

    “墨兄弟,是我的错,是我被仇恨蒙蔽了,差点将兄弟们都牵连进去……”奇彦苦涩开口,双眸的赤红逐渐褪去,却是闪过一丝决然。

    周围,奇家一群青年纷纷起立,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奇彦双眸一瞪,如狼王般的威严散,这些人皆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见状,秦墨将嘴里的鱼肉吞下,感受着灵鱼肉化为一股子热流,在体内弥散开来,才笑道:“其实,我有一个不错的计划,不过,我来试炼,是有师命在身,奇兄若是愿意助我完成。进入第七层时,我就将这个计划和盘托出。”

    “墨兄弟,此话当真!”奇彦霍然转头。

    “我很少做出承诺,一旦承诺就肯定会兑现。”

    “好。墨兄弟你要做什么,尽管提出来,我们这帮兄弟供你差遣。”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