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116章 心境蜕变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呼呼呼……

    夹杂着冰刃的寒风吹过冰原,在第七层的尽头,有一座拱形巨门矗立,横亘在那里,如同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这座拱形巨门,就是通往第八层的大门。

    与前六层不同,在第七层中,通往第八层的大门并不多,且并不难寻找,在第七层的边缘地带,都能够找到。

    只是,想要通过这样的大门,却是相当困难,需要用大量的头骨,来开启下一层的大门。

    据说,要开启通往第八层的大门,需要耗费的巨鱼头骨,往往是一个队伍捕猎巨鱼的总和。

    而若想叩开通往第九层的大门,则需要的巨鱼头骨数量,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数字,具体是多少,却是一个未知数。

    寒族对此,一直严格保密,至于能够抵达第九层的队伍,也是向来不会将这个数字外传,这是进行试炼的队伍,必须保有的秘密。

    ……

    此时

    距离一座拱形巨门大约数万丈之外的地方,一个冰屋在寒风中若隐若现,温暖的篝火光亮从中传出。

    呼呼呼……

    冰屋中,秦墨盘坐在角落里,体内的血肉骨骼中,一缕缕柔和的光亮浮现,这是炼化,还有寒煞光团的精纯力量,在其血肉中穿梭,不断的锤炼着他的经脉、骨骼、四肢百骸。

    自从进入以来,秦墨吞下的灵鱼、光团的力量,一直被他压在体内,未曾真正进行炼化。

    这一次,在等待奇彦赴约的过程中,秦墨正好趁此机会,将这些力量全部炼化。

    此刻,秦墨整个身体,仿佛是浸泡在温泉中,暖洋洋的,炼化的精纯力量并没有直接增加他的真焰,而是在淬炼他的身体。

    同时,也在增强他对地气的感知力,这样的变化带来的提升,对于阵道师来说,无疑是更大的。

    也难怪,奕铭风要安排这次试炼,这位师尊很可能在很早之前,就已是在谋划,要逼迫秦墨必须去修炼阵道。

    至于在以往,奕铭风所说,并不在意秦墨是修炼剑道多点,还是修炼阵道多点……,什么只要通过此次试炼,必定能够在一年后的约战上,战胜青剑祁麟云云……

    现在想来,全部是奕铭风用来麻痹秦墨的说辞。奕铭风对于秦墨不专注于阵道,根本是在意到了极点。

    对此,秦墨也不得不感叹,这样一位长者为了阵道传承,也是能够如此的“恶质”。

    就在秦墨完全沉浸在,身体不断被锤炼的痛苦和快乐中时,一股奇异的感觉,猛地令他醒转过来。

    轰!

    体内深处,一股瑞彩涌出,环绕着秦墨身周,形成一道道无形的阵纹,这是的力量,却是不被其他人所见。

    冰屋中,在骆珊君、奇帅等人看来,他们只感到秦墨身上气机有变化,并没有注意到其他。

    那一缕缕瑞彩萦绕,他们竟是无法看到,这是真正登堂入室的征召。

    此时,秦墨睁开眼睛,他清晰感受到体内的变化,祖阵之技的提升,使得他的战力又提升了一个层次。

    天境后期的修为,已臻化境的剑道造诣,登堂入室的,逐步凝结的剑魂之力,开启第七层的斗战圣体,还有……

    这是秦墨如今握有的本钱,现在,随着的登堂入室,他陡然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环视冰屋中的一群年轻天才,竟是有一种俯视的感觉。

    好似,这些人的一举一动,皆在掌握之中,若是奇帅这些人联手攻之,也尽在掌控之中……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也是秦墨从未有过的,现在随着祖阵之技的修炼有成,却是陡然滋生出来。

    “是心魔吗……”秦墨皱眉,立时生出警惕。

    “心魔?当然不是心魔,这才是强者应有的心境。”

    就在秦墨疑惑间,银澄的声音响起,这狐狸的身躯若隐若现,犹如虚无,盘在秦墨的颈脖之间。

    “一个强者,就该有掌控一切的姿态,尤其是战斗之时,拥有这样的心境,才能将实力挥到淋漓尽致。”

    “这样的心境,在其他武者来说,早在逆命境时,就该显现雏形。但是,你小子是一个怪胎,短短六年不到,就由一个武士,一路蹿升到天境后期的绝世强者。这样的修炼度,也使得你在这方面的心境,难以迅培养出来。”

    “现在,将这种心境烙印入神魂中,你现在要逐步培养这种心境,这也是冲击王者境必须的条件……”

    狐狸的心念传音如梦呓般响起,在秦墨脑海中回荡,他迅沉淀心神,将这种心境烙印入神魂中。

    这一刻,秦墨清楚意识到,他已经迈出了一步,这是通往武道王者境界的步伐。

    灯座空间中,银澄的身影出现,趴在五色神土旁,点燃了碧玉烟管,美美得抽上了一口。

    “这个小子,终于踏上了冲击王者境的道路,不过,这小子是斗战圣体,冲击武道王者很困难啊!”高矮子翻了个身,一边吸收着五色神土的气息,一边咧嘴说道。

    “不是很困难,而是难入登天。”

    银澄吐了一口烟圈,眯着眼道:“诚然开启斗战圣体第七层,这小子在冲击武尊境之前,恐怕都没有圣体方面的障碍。但是,这小子修炼的东西太多了,根基打得也太雄厚了,想要冲击武道王者的屏障,真是如登天一样困难……”

    “算咧!先不管这些,咱们先看戏吧,关乎到骆家的大戏,可不能错过。”高矮子没心没肺的嘀咕。

    两个家伙坐了起来,探查灯座空间之外的情景……

    ……

    与此同时。

    在冰屋中,秦墨双手连挥,篝火之上,一道道阵纹浮现,不断交织,形成一面光镜。

    呼……

    蹿升的火苗溅出一道火星,竟是打在那面光镜上,泛起一圈圈涟漪,显现出一幕情景。

    那是在距离第八层入口不远,一处隐秘的冰窟中,两个身影对立,一个是奇彦,一个是骆礼真。

    这一场秘会,是骆礼真提出的,要与奇彦私下见面,以的鱼头骨为礼物,她会考虑两人之间的婚约。

    现在,这一场秘会已经开始,光幕中奇彦眼睛有些泛红,如同看着猎物一样,紧盯着骆礼真,似是想将这绝色剑手吞下去,却是很好的收敛了内心的杀意。

    至于骆礼真,则是站在冰窟入口,一如既往的淡然。

    光幕中只能看到两人的举动,却是听不见声音,并非是秦墨不能布置更高级的阵法。而是那种阵法一旦布置,很容易被察觉,他与奇彦的计划就前功尽弃了。

    不过,即使听不到声音,却也难不倒秦墨等人,从奇彦、骆礼真的嘴唇蠕动,就能猜出两人交谈的内容。

    篝火前,骆珊君瞪大眼睛,紧盯着小姐的红唇变化,到现在为止,骆礼真与奇彦的交谈,都是很正常,也没有任何异动。

    “或许,骆枷袭击我,还有要袭杀墨先生,只是借口小姐之名而已……”

    “或许,奇彦那心爱的女人,还有腹中的胎儿,也不是小姐出手,只是弄错了……”

    骆珊君产生这样的猜测,她很希望这样的猜测才是真相,从内心深处,她不想离开骆家。若是事情的真相,是她猜测的那样,一切都还有转机。

    抬头,秦墨注视着光幕,他暗中满意点头,奇彦虽然仇恨攻心,却还能把持的住,完全按照之前的计划在演习。

    篝火周围,奇家众人也瞪大眼睛,默默注视着这场秘会的进行,事实上,在众目睽睽之下的秘会,哪里还有半点“隐秘”可言。

    半个时辰过去了,这场秘会进行的很顺利,至少在奇帅等人来看确是如此,因为奇彦、骆礼真两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奇彦露出笑容并不稀奇,奇家的这条狼王一直喜欢笑,无论是对朋友,还是对敌人,无论是高兴,还是愤怒……

    可是,骆礼真的笑容却很稀罕,骆家的这位绝世天才很少笑,确切的说,就连她身边最亲近的人,也没见骆礼真笑过几次。

    随后,众人则是看到光幕中,奇彦、骆礼真似是达成了协议,奇彦更是从百宝囊中,将这段期间收获的巨鱼头骨悉数拿出来。

    嗡!

    就在奇彦伸手,在百宝囊中继续取出一块巨鱼头骨时,一道晦涩幽影的剑光从暗处刺出,直取奇彦背部的要害。

    噗……

    这一剑太快了,快到出了天境强者的反应极致,如黑暗中捕猎的妖蛇,贯穿了奇彦的身躯。

    然而,那贯穿的伤口中,却是没有一丝鲜血喷射出来,这一剑仿佛是刺在了虚空中。

    这是小白虎不二,预先加持在奇彦身上的护持,是圣兽对于古兽血脉的庇佑,也只有古兽血脉能够享有这种庇护。

    “骆礼真!?你这个贱婢,终于暴露了你的真面目,你还我女人和孩子的命来……”

    闷雷一般的咆哮响起,并非是从光幕中传来,而是在远处的冰窟中响起,洞彻这片区域。

    骆珊君捂着红唇,眼泪从脸颊滑落,她不敢相信这一幕,此刻骆礼真的神情,如地狱中的艳鬼,诡艳而恐怖。

    她转头,不自禁的看向屋外,原本苍白的脸色,再没了一丝血色。

    在远处,通往第八层入口的各个区域,都有一个个光幕流转,将冰窟中的过程,全部呈现出来。

    而在那些光幕前,则是参加试炼的各个队伍,这些人的神情,皆是充满了震惊,愤怒,以及不耻……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