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122章 羽剑云端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那飘忽的声音很低沉,乍听来很年轻,却是透着一股子沧桑。

    事实上,单是这句话的内容,就让人悚然而惊,等待了千年……,一瞬间让秦墨想到了很多可怕的猜测。

    然而,下一刻,秦墨就将这些猜测抛诸脑后,前方是一片光滑如镜的冰面,却是泛着缕缕奇异的光华。

    随着他目力所及,这些奇异光华随之而动,顷刻间,已是形成一片光幕,覆盖了整个冰岛。

    磅礴的寒煞罡气,惊心动魄的剑气,以及浩瀚的地气……,在一瞬间汇聚到一起,凝聚成一簇簇的云层,横亘在秦墨面前。

    这些云层的构成,乃是由无数白羽交织而成,使得秦墨整个人,仿佛伫立于云端之中。

    一瞬间,铺天盖地的压力席卷而至,令得秦墨几乎窒息。

    “这才是真正的,好恐怖的威力!”秦墨心中骇然。

    周围,每一簇云层,皆是由成千上万的白羽构成,每一片白羽,皆是相当于一种剑势的变化。

    一簇簇云层,成千上万种变化,使得这座冰岛,立时置身于的威力覆盖之下,这是一种无比恐怖的剑域。

    此时,有轻微的呼声传来,秦墨看到远处,一簇云层中,奇彦等人被封锁在白羽形成的牢笼中,他们全身无法动弹,被恐怖的剑气彻底压制了。

    奇家众人中,唯有奇彦还稍稍能够动弹,他看向秦墨,嘴唇微微蠕动,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脸上充满焦虑之色,似是示意秦墨离去。

    另一边,骆珊君则是被单独囚禁,她脸色苍白如纸,已是晕厥过去。

    “外姓的小子,你想救自己的同伴,就进来。每踏一步,你就能多救一人。”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却是充满了冷漠,蕴含着一种肃杀之意。

    秦墨心中一动,他总觉得有点不对,却也没有犹豫,径直迈步上前。

    “哼哼,这家伙也是大言不惭,踏前一步,就能多救一人?小子,一直冲过去,将这家伙脸踏扁。”高矮子在灯座空间中叫嚣。

    “这是剑诀真本的剑灵么?又有点不像,难道是骆家千年前的奇才?这气息也不似活人。”

    银澄也是奇怪,而后也抛开疑虑,叫嚣道:“小子,你的资质虽然比不上本狐大人,也不是骆家那帮孙子能够比拟的,冲过去!”

    对于这两个家伙的叫嚣,秦墨直接忽略了,他扫了一眼,将四周的一簇簇云层映入眼中,便不在犹豫,抬脚就踏出去。

    一步,很稳!

    第二步,脚步轻了许多,步子却很大,直接迈到一丈开外……

    第三步,则是绕过了一簇云层。

    第四步……

    第五步……

    ……

    片刻,秦墨已是踏出二十步,逐渐接近奇彦等人的囚笼。

    前方,传来一道尖锐的惊呼:“这不可能!他不是骆家弟子,怎么可能领悟!他还只是一个阵道师!”

    这声音,秦墨很熟悉,正是骆礼真的声音。却是没有以往的平静雍容,而是充满了恶毒的恨意。

    不过,骆礼真的话语并没有继续下去,就已是戛然而止,似被什么东西生生打断。

    而后,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外姓的小子,倒是小看了你,继续走过来吧。若是能够走到我面前,我可以替骆家做主,给你莫大的好处。”

    此时,秦墨已是走到奇彦等人的牢笼前,听到这仿佛从云端传来,居高临下的声音时,他并没有在意,而是打量奇彦等人的情况。

    “我们没事……,快走……”

    奇彦全身的气机已经被封住了,只能通过嘴唇蠕动,无声的传递他想表达的意思。

    秦墨笑了笑,示意奇彦不用担心,继续朝前走去。

    周遭的云层,固然是由的剑气凝成,充斥着无数的变化,只要触动一处,就会引起连锁反应。

    可是,秦墨却是毫无所惧,让他化解这些云层,他是肯定无法做到的。但是,仅是让他避过,就算没有参悟,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何况,对于这种准圣级剑技,他只差一种变化,就能完成第一式,一旦完成,就能算真正的窥及门径了。

    四周,一簇簇云层不再静止,而是飘荡起来,无数道剑意从四面八方涌至,想要逼迫秦墨一步踏错。

    秦墨的步伐,骤然变得缓慢,再没有之前的闲庭信步,似是受到了严重的干扰。他的额头开始渗满汗水,似乎每踏出一步,都是极其困难。

    “小子,跟随本狐大人这么久,装傻充嫩的本事有长进嘛!”银澄的心念传音响起。

    “快一点。不管是骆家那奇才存活了千年,还是真本的剑灵在作怪,都不好对付。你这狐狸快一点布置,别坏事,咱们都不好过。”秦墨暗中警告。

    轰轰轰……

    一股股滂泊的剑气涌动,将秦墨整个人笼罩其中,要阻拦他再次前进。

    这情景,使得后方的奇彦瞪大猩红的眼珠,这位奇家的奇才充满了担忧,不愿看到秦墨在这里出事。

    良久

    秦墨还是走了出来,一步步挪向冰岛中央,他终于看到了出那声音的家伙,是什么样的存在。

    冰岛中央,一簇玄冰矗立,那种冰层泛着奇异的纹路,那是万年玄冰特有的质地。

    玄冰中央,封存着一个身影,灰,灰袍,全身布满了伤痕,其中有数处伤口是致命伤,洞穿了整个身躯,没有愈合。

    在那身影旁边,封存着一把破烂的长剑,剑身皆是锯齿,似是被某种巨兽啃咬所致。以秦墨的眼力来判断,那剑身上的锯齿,乃是被咬破的,使得这口天级顶阶的神剑已是废剑。

    唯一值得注意的,是那身影双手中,捧着一本神金铸就的书册,无穷剑意从中散出来,使得玄冰四周的虚空,都飘落一片片白羽剑气。

    “那是的真本?”秦墨目光一闪,却是没有一丝情绪外泄。

    对于一本准圣级剑诀的真本,他当然很垂涎,可谓是垂涎三尺,但是,在这种时候,任何一丝情绪的异动,都会使他的处境更加凶险,只能心神抱元守一,处于无念的最佳状态中。

    “祖师,这小子就是一个阵道师,根本不可能领悟!他一定是凭借其他手段,才安然来到这里,待我杀了他!”

    一声厉斥,一道幽无剑光从身侧袭至,如同一条地狱毒蛇,在黑暗中张开獠牙,携带着无穷的诡异力量,狠狠刺向秦墨的致命要害。

    这一剑,正是骆礼真的绝杀一剑,她一直在暗处蓄势,从一个无比刁钻的角度,出这一剑。

    叮!

    秦墨并没有拔剑,右手的食指颤了颤,指尖已是萦绕淡淡白羽剑气,一指点出,与周遭剑气一模一样的力量,骤然暴射而出。

    下一刻,两道剑气碰撞在一起,在撞击的瞬间,四周的空间出现了一个清晰的裂口,而后朝着骆礼真的方向龟裂开来,漫天剑气余波紧跟着暴开,如同怒海中喷薄而起的巨浪,一瞬间就将骆礼真冲飞出去。

    噗……

    骆礼真喷出一大口鲜血,她周身萦绕幽黑剑气,使得她此刻看起来,犹如地狱中的艳鬼,绝美面容扭曲着,充斥着一种惊惧。

    她没有想到,仅是一次碰撞,她就彻底败在这少年的指剑之下。

    这样的事实,让骆礼真根本不能接受,数月前,缺少了秦墨的骆家队伍,在费尽千辛万苦,折损了队伍中数名高手的情况下,进入第七层的时候。

    她就曾听说,奇家的队伍能够一路领先,乃是因为一个不知名的阵道师的加入。

    而从种种消息中显示,这个阵道师很可能就是失踪的秦墨,对于这个消息,骆礼真当时根本就不相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