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126章 寒族的纷乱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寒族领地,戒备深严,五府各个要道皆被封锁。

    这片广袤的区域,如今充斥着肃杀之气,各大势力的使者皆是聚集在中府宫殿,在商议这次寒潮回廊变故的结果。

    这一次的试炼,其变故之巨,出乎所有势力的预料。

    变故的起因,自是来自于骆家,若非是千年前,骆家那个奇才在里面陨落,所携带的的剑诀真本破坏了大阵的缺口,这一次的变故无论如何也不会生。

    再加之,骆礼真所做下的丑事,已是在各大势力之间流传开来,使得一切矛头都对准了骆家。

    尤其,有些势力所派出的队伍,在这次变故中损失惨重,自是要狠狠找骆家的麻烦。

    “你看看你们骆家干了什么鸟事?千年前搞出的祸端,破坏了大阵,现在又出了这么一个贱婢,闹出这么大的风波。告诉你们,这次的事情没那么容易算了!”

    “没错。依我看,你们骆家那个小丫头,叫什么骆珊君,就扣下来做人质。你们骆家做出赔偿的承诺,再还给你们。”

    ……

    中府宫殿中,一些大势力的使者将桌子拍得砰砰作响,狠狠的威胁着骆家使者。

    “扣留珊君!?你们做梦!”

    另一边,骆家的使者们也是暴跳如雷,他们骆家虽然理亏,但是,让骆珊君做人质的要求,实是用心险恶之极。

    现在,整个寒族领地的所有人都清楚,骆珊君已是代替了骆礼真的位置,成为骆家新生代的第一人。

    诚然,在骆家新生代的众天才中,骆珊君的资质只能算一般,但是,的真本现在就在她手中,并且,剑书真本中的剑灵竟还认骆珊君为主。

    这样的事实,使得骆珊君的身份立刻一飞冲天,在骆家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不论如何,一门准圣级武学的主人,在任何一品候补势力都会拥有极高的地位。

    “你们的用心太歹毒,想用珊君做人质,告诉你们,根本不可能!老夫给你们留下做人质!”

    骆家一位使者差点掀桌子,指着宫殿中其他势力的众强者破口大骂。

    对此,在场一众强者只是冷笑,谁稀罕这样一个老家伙做认知,又不是绝色美女,又没有准圣级剑诀的真本,真要当人质,还有多准备一份口粮。

    整整三天三夜,寒族中府的谈判一直在持续,各大势力争论不休,就着这场变故的损失,要骆家赔偿。

    毫无疑问,不管谈判的结果如何,骆家都是要大出血的,尤其是奇家更是放出话来,若是骆家没有一个满意的交代,那就直接开战。

    ……

    相对于中府宫殿的剑拔弩张,南府宫殿中则是一派热闹,此次参加试炼的众多队伍都聚在一起,把酒言欢,气氛极是热烈。

    酒桌上,秦墨一杯杯的喝着,他已经不知喝了多少杯,却是面不改色。

    “墨大哥,咱们再干一杯……”

    冽禹小脸通红,醉眼惺忪,这小家伙根本不能喝酒,才三杯就醉倒在地。偏偏这三天来,每次就醒过来,冽禹都要缠着秦墨,要听后者讲述试炼中生的种种惊险经历。

    对于小家伙的述求,秦墨很是无奈,回廊试炼的这几个月的经历,能说的东西,早被周围的众人七嘴八舌说完了。而秦墨三天来,已将自己的经历,翻来覆去说了十几遍,这小家伙还是百听不厌。

    无奈之下,秦墨只能每次将这小家伙三杯灌醉,耳根子也能清静不少。

    另一边,奇彦则是捧着酒坛,与宫殿中众人拼酒,连带着寒族其他四府的俊杰天才也加入拼酒的行列,看样子是要不醉不归。

    “这些家伙,不会是想将南府所藏的宝酒都喝完吧……”

    秦墨暗笑摇头,这三天来,冽津来过好几次,每一次来,这位南府府主的脸色都是一次比一次难看。

    实是奇彦这帮家伙喝得酒实在太多了,而南府府主冽津却是有苦难言,因为这一次试炼,为骆礼真等人准备的,正是由南府经手的。

    现在,寒族其他四府很是理直气壮,之所以在试炼前,将,以及铸造软铠的材料收购一空,就是看出骆礼真乃是心性无比险恶之辈,不想让其进入试炼。

    对于这样的说辞,就算是聋子都不会信的,各大势力的使者们却是无人反驳。皆是因为,这牵涉到寒族五府的利益争夺,谁也不愿意被卷入其中。

    也因此,南府府主只能认了,在南府开设宴会,让一众天才们欢聚。

    瞧着一群人觥筹交错的热闹情景,秦墨笑着摇头,站起身来,借口出去醒酒,朝着宫殿的偏门走去。

    一边走着,他手臂微动,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一坛坛美酒塞入百宝囊中。

    中,银澄、高矮子闻到酒香,早就按捺不住了,好几次都差点冲出来抢酒。秦墨无奈之下,只能当起偷酒贼,将一坛坛宝酒丢进百宝囊。

    “省着点,我还要带点回去,孝敬师尊,宗门的长辈他们……”秦墨以心念传音,警告银澄被将这种宝酒喝完了。

    这种宝酒,乃是寒族采用中特有的灵草神药所酿,再在这片冰寒之地存放许久岁月,有着难以言喻的神妙之处。

    寒族的生灵曾夸口,这种宝酒喝上一口,抵得上普通武者数年苦修。

    当然,这确是太过夸大,也有着寒族生灵轻视世间武者之意。不过,这种宝酒喝上一坛,对于传说境的武者确有极大的裨益。

    至于普通武者,饮用这种宝酒,则有伐毛洗髓的神效。

    单以效果而论,这种宝酒比之数年前,秦墨在羿武狂的寿宴上所得的醉仙宝酒,还是有一些差距。

    可是,在南府之中,这种宝酒何其多,以秦墨现在的身份,随便弄上几千坛,也不是什么事儿。

    事实上,这三天来,秦墨顺走的宝酒,就已过了一千坛,他觉得还不够,要趁着空隙,再弄走一千坛。

    正娴熟的顺手牵羊,秦墨忽觉不对,抬头看去,却见大殿一角,一抹冰玉般的倩影伫立,淡如寒潭的双眸投注过来,恰恰落在他握着一坛宝酒的手上。

    “喝着拿着,秦墨你还真是不客气!”冽瞳嘴角微动,似是翘起了一丝弧度,有着动人到窒息的美丽呈现。

    被当场捉到,秦墨颇有些尴尬,不过他两世为人,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

    若无其事的将这坛酒塞到百宝囊中,笑道:“我出身小宗门,门里的师兄弟、长辈们,可是没有喝过这样的好酒。所以,带上几坛回去,让他们品尝一下。也是让同门知晓寒族的馈赠之情!”

    “也好。待秦墨你离去时,我再送你三千坛酒。”冽瞳点了点头,这般说道。

    这一下,却是让秦墨真的有些汗颜了,他都顺手牵羊拿了一千坛宝酒,现在冽瞳又要送他三千坛,这着实让他很不好意思。

    不过,对于这三千坛宝酒的馈赠,秦墨还是决定,既是盛情难却,那就厚着脸皮全收了。

    “瞳小姐,我还有一事请教,不知能否与你单独谈一谈。”秦墨低声道。

    冽瞳微微一怔,点了点头,与秦墨一起,从大殿的一个通道离开。

    轰……

    一时间,整个大殿都沸腾了,在场众多天才皆是惊呼,不敢相信看到的事实,南府明珠冽瞳竟是答应,与一个男子单独相处。

    刚才,从冽瞳进入大殿开始,就有一双双眼睛似有意,似无意的飘过来,贪婪地注视着冽瞳的一举一动。

    一直以来,寒族南府·冽瞳,乃是一品候补势力中的闪耀明珠,也是各大势力想要联姻的最佳对象。

    此前,骆家骆礼真与南府冽瞳,两女固然并称双姝,但是,众人都很清楚,骆礼真与冽瞳之间,两者还有不小的差距。

    之所以能够并称,也有骆家刻意造势的缘故。

    这一次试炼中的变故后,骆礼真的声名狼藉,则是越衬得冽瞳的不凡。

    现在,冽瞳竟与秦墨一起,两人独自离开,这情景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要知道,还从未听闻,冽瞳对那个年轻男子独处过。

    “墨兄弟果然是男人啊!连冽瞳小姐也另眼相看,不过,两人倒确是般配。”奇彦灌着美酒,嘀嘀咕咕,却是有些萧索。

    他想到了逝去的心爱女子,若是没有那桩惨事生,他现在一定很幸福。

    旁边,骆珊君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默默喝着酒,一杯接着一杯,也不知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

    (ps:前两个月被失眠困扰,苦不堪言,整个人如梦游一样。写书时有些地方出了点bug,这两天整理时才觉,很是汗颜。几处bug,会在后面的章节修复补全。给大家造成的不便,还请见谅。)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