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143章 叠速之奥义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剑辉如喷涌的浪花,一圈圈的扩散,坚固如地金的擂台再也无法承受,以擂台中央为轴心,碎裂的岩石如叠浪般溅射开来。

    咚咚咚咚

    巨响迭起,如同是两把巨大的钝兵在碰撞,丝毫没有剑鸣的清越,却是令人心中如镇重岳,几近窒息。

    青曦缭绕的剑光,飞鸿般的剑辉,不断的碰撞着,不断撞击在一起的身影,其中有一人发出鬼厉般的嚎叫。

    “死吧!”

    此时的青剑祁麟,眼眸中黑雾弥漫,运剑的攻势越来越诡异而霸道,竟是抛开了青曦宗剑技的精妙,以近乎搏命的打法,与秦墨进行战斗。

    至于秦墨的身形,则是在不断交锋中,越来越灵动飘逸,双足剑光时闪时隐,身形或快或慢,每一次移动,皆是妙至毫巅。

    跻身王者境,对于邪影剑步的运用,秦墨是真正达到了一个巅峰。

    邪影剑步,自从在血魔遗址中,将这门身法推演出来,秦墨始终未能真正的修至大成。

    因为这门身法,即使在天境的层次,也难以发挥完全的威力。唯有跻身王者境,以王者意志来催动,才能发挥其超乎想像的极速。

    嗡嗡嗡,邪影剑步连闪,无数道剑光的轨迹划过,在虚空中交织出一片剑幕,让人根本分不清,秦墨的身形所在。

    若是无法捕捉到秦墨的踪迹,观战者甚至会认为,这是秦墨以超高速的运剑,所构成的一片剑幕,却又怎么会想到,这是一种剑步身法。

    同时,秦墨手握狂月地阙剑,将幻天极神剑的拔剑术,融入到大道九剑之中,其剑势如惊雷闪电,运转之间,有种一气呵成的畅快。

    “是了。这才是拔剑术的精髓,在拔剑之后,剑势不绝,每一次挥剑,其剑速就会增进一分。这种剑技的奥义,与万谛斩龙诀,有异曲同工之妙。”

    秦墨心中,闪过这样的明悟,跻身王者境之后,随着王者意志的真正凝成,其脑海中的明悟如同花火一样,不断的闪现,每一个明悟,对于武道都有着裨益。

    这一刻,秦墨才真正明了,为何武者跻身王者境后,其武道各方面的造诣,都会有显著的提升。

    这是因为王者意志的形成,对于既往武道的滞涩之处,自然就豁然而通。如同是水到渠成一样自然。

    幻天拔剑术的叠速,比之万谛斩龙诀的叠力,无疑要高明不止一个层次。需知剑速达到一个极限,想要再快一分,都是千难万难,而剑力则不同,有着种种方法,可以让剑劲的力量有所提升。

    这样的叠速,配合叠劲,使得秦墨的剑势立时达到一个新的层次,挥洒之间,有着鬼神莫测之机。

    反观青剑祁麟,随着其王者境修为的释放,再加之剑魂之力的全开,其剑势呈现一丝絮乱的迹象。

    “果然,青曦宗这小子的根基不稳,一切实力得来太易,又有长辈的各种灌顶输功,武道根基能稳固就怪事了。”银澄的声音响起。

    “得来太易的力量,终是无法彻底掌控,哪怕经历再多的磨砺。只要不是生死磨砺,就无法将自身的力量完全的控制自如。青曦宗这帮老混蛋,还真是一群蠢货。”高矮子的声音也是适时响起。

    这一年来,正如青曦宗对于秦墨的探查,从未停止过。秦墨对于青剑祁麟的过往,也有着深入的了解,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毫无疑问,在北域年轻一辈中,青剑祁麟在各方面,都有冠绝群伦之势。

    除了在年少时,被绝世剑才封曦落压了一头,之后,封曦落销声匿迹,整个北域的年轻一辈,就成了青剑祁麟的天下。

    也使得在青剑祁麟在那时开始,在年轻一辈就没了对手,而青曦宗安排的试炼,对于祁麟来说,则根本没有挑战性。

    毕竟,这样一位绝世天才,必须经受比同辈残酷十倍的试炼,才能得到真正的磨砺。

    可是,青曦宗的祁氏是不会这样做的,这样一位绝世奇才若是陨落,是祁氏不能承受之痛。

    所以,就秦墨所知,青剑祁麟的成长轨迹,实在太过顺风顺水了。哪怕是经历过极其残酷的试炼,那也是针对同辈的其他天才而言,对于祁麟来说,实是根本算不了什么。

    这样的成长轨迹,其弊端很显而易见,就是一切的成就得来太过轻易,也使得祁麟难以掌握自身的力量。

    此前,在青剑祁麟传奇的战绩面前,这种弊端并不能显现出来。

    现在,这一点则是暴露无遗,开启全部力量的祁麟,剑势已是有了一丝絮乱。

    并且,这种絮乱的趋势,正在不断加大。

    “你的实力,就是如此吗?”

    秦墨淡淡开口,狂月地阙剑乌墨的剑身陡得绽放光辉,其剑身中央出现一道剑印,且是狂振起来。

    一道剑吟,从狂月地阙剑中炸开,与秦墨体内的剑魂交相呼应,这一瞬间,秦墨的整个身躯暴开一团光辉,如无数道剑影盘旋,他则置身其中,宛如掌控万剑的剑王。

    此时,他的眼眸一亮,一直以来,若隐若现的“”字,首次清晰的呈现。

    嗡嗡嗡嗡

    远处,众多剑客的佩剑竟是颤动起来,发出一阵阵鸣响,如同是拜见剑中的王者,发出臣服的共鸣。

    “这是怎么回事?”

    “万剑齐鸣,是那口佩剑,难道是一口圣剑!?”

    “也不太对,万剑齐鸣,也可能是受到威力超绝的剑魂影响,难道是西城秦墨的剑魂之力?”

    许多剑道强者惊异不定,不明白这种异状的缘由,来自于何方,从狂月地阙剑的情况来看,这口剑难道是一件圣器?

    一口口佩剑的异动越来越大,众多剑道强者不得不进行压制,否则,他们的佩剑就要离体而去。

    轰!

    剑吟如龙,秦墨手中佩剑一转,骤然间,一剑斩出。

    “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那结束吧!”

    一声低沉的喝斥,伴随着璀璨的剑光弥漫开来,秦墨的这一剑绽放的锋芒,陡得提升了十倍,以一种无比锋锐的剑势,狠狠斩在祁麟的青剑上。

    双剑碰撞的刹那,祁麟有些狂乱的神情,顿时急剧变化,眼中浮现震撼之色,他只觉一股浩荡无边的剑意,竟是沿着青玉剑身,一股脑贯入体内,而后在其身体经脉中爆发出来,冲击向全身的四肢百骸。

    这股剑意,无孔不入,任凭祁麟如何调动体内的力量,也无法遏制,只能任其在体内肆虐,并且竟有一丝丝剑意,渗入其神魂之中。

    “这是什么剑意?这剑魂之力,竟能伤及神魂”

    一个尖锐的声音,从祁麟的口中传出,与其清朗的嗓音截然不同。

    可是,秦墨听到这个声音,目光则是暴出森寒之意,他对这个声音是相当熟悉。

    栾皇宫殿深处,那个鬼主残存的意志,就与这种声音很相似。

    “祁氏背后,果然与鬼族的一个鬼主有勾结!”

    砰!

    狂月地阙剑上的剑芒,竟是再一次提升,秦墨将暴体天功催动到极致,使得自身的剑意,也是达到跻身王者境以来的极限。

    这一霎那,一片剑光如万丈波涛般冲起,将祁麟的身形彻底吞噬进去。

    轰隆!

    远处,无数观战者则是看到,在半空中,碎裂擂台的碎石飞溅中,秦墨挥斩出的剑光,以一种可怕的速度爆裂开来,将那片虚空彻底撕裂。

    而后,一个身影从剑光中倒射而出,正是青剑祁麟,他身上的剑罡铠甲尽碎,口中溢着鲜血,再无平素的俊逸清朗,显得极是狼狈。

    在身体横飞之中,青剑祁麟的眼眸忽得亮起,眼中的黑气尽褪,恢复了清明。

    “我败了么”

    祁麟喃喃自语,看着前方,一口乌墨长剑直刺过来,他脸上浮现一丝奇怪的笑容,身形一纵,竟是朝着那口剑迎了过去。

    噗!

    鲜血飞溅,狂月地阙剑直刺而入,穿透了祁麟的心脏,狂暴的剑气涌入,将其体内的经脉绞成粉碎。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