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 第2章 谁怂谁吃亏!

时间:2018-04-02作者:天青地白

    赵暖月看着赵静海做戏,这个男人一向假惺惺,虚伪至极。如果不想让赵慧兰说,为什么不一开始就维护妈妈?

    天真的妈妈,在听到赵静海的话,居然还感激地看向赵静海,祈求赵静海能够帮她。

    这样笨的女人,活该被赵静海骗得团团转,以至于儿子惨死,女儿被糟蹋,什么也做不了,到了后来,甚至只会逃避。

    “好啊,你们这是想逼死我。”赵慧兰说完,面容狰狞,嘶声力竭,“我这就跟我妈,我奶,我外公外婆说,你们是一家人,就我一个是坏人,你们一起欺负我!我算是看明白了,有后妈就有后爹,连我亲爹也不向着我!”

    赵慧兰状似癫狂,吓得赵暖阳往赵暖月身后躲,瑟瑟发抖,表情有些狰狞。

    赵暖月握住赵暖阳的手,默默鼓励,安抚弟弟。

    夏莹玉吓得眼睛里布满泪水,讷讷道:“我真没有,真没有······”

    就在赵慧兰大喊大叫的时候,门开了,赵静海的母亲王莲花进来了,看到孙女哭得可怜,赶紧一把抱着孙女,哭喊道:“我可怜的孙女儿,又被不下蛋的鸡欺负了······”

    这一句话,让小声哭泣的夏莹玉吓得面色苍白,目瞪口呆,瑟缩着身体。

    这个年代不兴离婚,即使赵暖月支持妈妈离婚,夏莹玉也不会离婚的。

    虽然气母亲不争气,但看到母亲夏莹玉在赵静海,赵慧兰,王莲花的逼迫之下瑟瑟发抖,她又有些心疼。

    只是母亲的软弱,前世让弟弟死去,让她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她又恨她的母亲。

    “妈,妈······”夏暖阳突然像是发疯了一样,冲到妈妈面前,挡住赵慧兰,不让她上前撕扯夏莹玉。

    王莲花伸手就在赵暖阳的脸上扇了一巴掌,骂道:“不知好歹的拖油瓶,这是我们赵家的地盘,没你们说话的地儿!”

    赵暖阳被打得愣愣的,然后眼睛里闪现出愤怒,癫狂的神色,冲上去一把推开了王莲花。

    “哎呀喂!”王莲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的老腰啊,这个不要脸的杂种,居然敢打我,夏莹玉,你个贱人,这就是你养出来的贱种。我们老赵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让你这样女人带着拖油瓶进门。”

    赵静海见母亲被推到了,也生气了,起身就要打赵暖阳。赵暖月转身跑到厨房拿了一把菜刀:“谁敢动我弟弟,我这就砍死他!剁成肉泥!”

    赵暖月挡在弟弟面前,怒视着赵静海,王莲花,还有正在幸灾乐祸的赵慧兰。

    光脚不怕穿鞋,谁怂谁吃亏!

    不管是什么年代,人都是欺软怕硬的。赵暖月不能像前世那样做个人人欺辱的软包子,而要拿起手中的一切武器,保护自己,保护亲人。

    赵静海抬起头,在看到赵暖月手里磨得亮亮的菜刀之时,犹豫了两秒钟,还是放下了手。

    王莲花也不假装老腰疼了,指着赵暖月的鼻子骂道:“你这个有娘生,没爹养的玩意儿,居然想杀人。行啊,你来砍啊,照我头砍!”

    说着,就要对赵暖月冲过来。

    赵暖月才不怕这个老东西呢,整天就会“阴阳大憋气”,有点不顺心的,就假装晕倒,往地上一躺讹人,活脱脱的一个碰瓷好手。

    “反正过不下去了,都是死,砍死一个就够本了,多砍死几个就当是赚了。”赵暖月恶狠狠说道,说完她举起刀,就要朝着王莲花砍去。

    王莲花本来就是吓唬赵暖月,但看到平时跟个小猫咪一样的赵暖月,突然发疯了,也是吓了一跳。

    万一这赵暖月跟那个精神病赵暖阳一样,都是精神病,砍死人也不枪毙的,她不是白死了吗?

    这赵暖月命贱,她的命,可金贵着呢!

    王莲花赶紧停住脚步,不敢往前了。

    赵静海把母亲拉到身后,赶紧说道:“暖月,你太过分了,再怎么说,这是你的长辈。你不能这么没教养。”

    赵暖月冷笑:“你们都说了,我有娘生,没爹养了,还有什么教养。在这个家里,我们不是吃白饭的,我们吃得是我亲爹用命换来的抚恤粮。我承认到了这家,外面没人欺负我们了,但我也从进到这个家门,每天就干活,你的女儿呢,干过什么活?既然你们讨要恩情,那我还,我去上山下乡。不过呢,你们答应我一个条件。如果答应,我就同意去;不答应,谁也别想让我去。”

    闷葫芦一样的继女,突然变得伶牙俐齿,让赵静海有些不适应,他有些相信母亲的话,这赵暖月是个内毒的。

    这样的人放在家里,的确不是好事儿,还不如早点赶出去。要不是因为夏莹玉,他真不想要这两个拖油瓶。

    一个是内毒的,一个是精神病,说不定哪天拿刀就把家里几个人砍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个不要脸的,居然还想提条件,真是作孽啊,不是亲生的就养不熟啊,都是白眼狼啊!”王莲花扯着嗓子嚎,幸亏住得是队里比较偏远的平房,离得远听不见,要不然估计门口一定围满了人。

    赵慧兰扶着奶奶王莲花,添油加醋道:“奶,你也看到了吧,他们平时就这样欺负我!”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好意思这么说,每天都抢她和暖阳的食物,为了凸显继母的大度,夏莹玉总是先让赵慧兰先吃跑,剩下的才给赵暖阳和她吃。

    真正没有心的,刻薄的,从来都不是赵暖月,赵暖阳,而是赵静海这边的人。

    对付没良心的人,那就要更加没良心。

    赵暖月眯着眼睛,眼睛里迸射出阴狠的目光,晃了晃手里的菜刀,挑眉冷笑:“别说那些乱七八糟的,到底什么情况,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答不答应,随便你们。我亲妈软弱,护不住我们,我们只能自己保护自己了。”

    那边的夏莹玉听到女儿的话,终于忍不住嚎嚎大哭,她对不起失去的前夫啊,也对不起两个孩子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