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 第二百四十九章 谁重要,贝壳惹的祸

时间:2018-04-02作者:天青地白

    只是赵暖月看到的,和刘文强说得有点差别。此时的曹静雅师姐,笑容满面,不断跟大家打招呼,很热情啊!

    “师傅,这就是小师妹吧?昨天我一直在医院里忙碌,并没有时间过来,还请师傅师娘见谅,还请师妹见谅。”曹静雅看向赵暖月,笑着说道,“师妹,这是我给你买得围巾,送给你做见面礼!”

    赵暖月有些受宠若惊,点了点头道:“谢谢,曹师姐。”

    “不用谢,我们是师姐妹,我现在首都第三医院工作,有事情,尽管来找我。”曹静雅热情说道,“你啊,跟在师傅面前,一定要好好学习,像我这样工作了,就没时间学习了,愧对师傅。”

    “谢谢师姐提醒,我会好好学习的。”赵暖月客气道,虽然曹师姐很热情,但她总觉得有点不自在,可能是刘文强之前说的话,让她先入为主地觉得曹静雅有些表里不一。

    赵暖月也明白,看人不能这样看,需要自己去观察。

    孙浩然虽然见曹静雅来了,也就没有继续说话了,脸上的表情也是淡淡的。

    “师傅,您喜欢喝酒,这酒,您收着。”曹静雅笑道,“如果您喜欢喝,徒弟下次再给你买,孝敬您。”

    “客气了。”孙浩然轻声说道,“好了,时间到了,一起去饭厅吃饭吧。”

    到了饭厅里,大家已经来齐了。

    小红鲤正吃得香甜呢,也不用赵暖月喂了。

    赵暖月跟刘文强,唐凯旋等人坐在一起。

    桌上曹静雅对孙浩然,孙夫人殷勤备至,不过两位老人家表情淡淡的,不拒绝,但也不热络。

    赵暖月很奇怪,但她刚来,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所以假装看不见,闷头吃饭。

    吃过饭,曹静雅跟在孙浩然,孙夫人前面,喜笑颜开的,赵暖月在外面走了一天了,特别累,于是就带着弟弟妹妹回到自己的松音小院。

    赵暖阳洗漱之后,回到房间里,并不觉得困,于是关了门,拴上门之后,就开始进入空间里,研究他的书画!

    赵暖月脱掉小红鲤的鞋子,袜子,然后给小红鲤洗脚,洗漱,然后缓换上干净的棉睡衣,两姐妹躺在被窝里。

    赵暖月很累,到了床上,很快就开始迷迷糊糊了。

    “姐姐,姐姐!”赵暖月正在想事情的呢,只是还没想明白呢,就听到了小红鲤的呼吸声音。

    赵暖月迷迷糊糊,嘟囔道:“怎么了?小红鲤?”

    “姐姐,你醒醒,你醒醒,我有话跟你说。”小红鲤看着姐姐没心没肺的样子,真是愁人啊。

    在七桥村,姐姐那样谨慎,怎么到了京城就变得没防备了呢?

    她没有感到危机吗?

    她没有感到刁难吗?

    赵暖月揉揉眼睛,好困了,还想继续睡。

    小红鲤不乐意了,于是直接钻到被窝了,压在姐姐的身上,说道:“姐姐,你醒醒,你醒醒啊,有关华裕森的,你不想听吗?”

    华裕森?

    赵暖月迷迷糊糊间听到这个名字,突然来了精神,瞪大眼睛,急忙抱着小红鲤,侧躺着,亲了亲小红鲤的脸,说道:“小红鲤,你知道什么?华裕森怎么了?”

    见姐姐如此,小红鲤直接翻了翻可爱的小白眼。

    “姐姐,我喊你好几声你都不醒,就听了一句华裕森,你就醒了。”小红鲤不满道,“你说,小红鲤在你心里才是最重要的,你骗我!”

    “呃呃······”面对小红鲤的控诉,赵暖月有些无语,大晚上的不睡觉,难道就是为了比较她和华裕森谁更重要吗?

    “你不说我最重要,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小红鲤见赵暖月没有第一时间道歉,不乐意了,翻过身体,屁股对着赵暖月,只给赵暖月留下一个后脑勺。

    气哼哼的,即使穿着棉睡衣,也能看到身上的小肉肉气得乱颤。

    哎呀,小红鲤气性不小啊!

    小红鲤从来不是捣乱的孩子,小红鲤叫醒她,必然有事情。

    为了能够听到这件事情,赵暖月只好伸出两手把小红鲤抱在自己胸前,然后趴在她的耳边,亲了亲她的脸,笑说道:“姐姐心里最重要的就是小红鲤了,一百个华裕森都顶不上!”

    “哼哼,才不信!”小红鲤鼻孔出气,反驳道。

    “小红鲤最可爱了,姐姐怎么会不喜欢小红鲤呢?在姐姐心里小红鲤最美丽了。”赵暖月甜腻腻说道,“刚才姐姐不对,跟小红鲤道歉了,小红鲤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姐姐这一次吧!”

    “哼,不原谅。”哼哼声变成了单音节,小红鲤的气消了一些,但还没有消完。

    连夸奖小红鲤,都不能让小红鲤高兴了,那就只能使用最后一招了。

    赵暖月伸出两只手,开始往小红鲤的咯吱窝放去,然后轻轻挠挠。

    “哈哈,哈哈······”小红鲤随即爆发出清脆的笑声,“哈哈,哈哈······”

    “还生气不?”赵暖月笑着问道,“还生气的好,姐姐我会让你继续笑口常开的。”

    “不生气了,哈哈,不生气了,小红鲤真得不生气了。”小红鲤在被窝里不停挣扎,然后很快转头身体,在赵暖月怀里拱来拱去,“不敢了,小红鲤不生气了,不敢生气了。”

    这时候,赵暖月才收了手。

    “小红鲤,那你现在可以说说今天医院里看到华裕森的情况吗”赵暖月问道,一脸焦急,“我觉得华大哥并不是简单的昏迷,也不是植物人那么简单,好像是中邪了,你知道吗?”

    小红鲤见姐姐着急,得意洋洋,一脸“你求我”的表情。

    赵暖月不爽了,伸手就要继续挠小红鲤的咯吱窝。

    “好,好,我说。”小红鲤连连求饶,“那华裕森并不是中邪了,也不是植物人,是我给你的那个贝壳造成的。”

    “啊?”赵暖月一愣,不敢相信,然后从自己的脖子上掏出一根用贝壳做吊坠的项链,“你是说贝壳造成的?不对啊,你之前不是说这贝壳可以保命吗?”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