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武动诸天 第六章 蓝凤凰

时间:2018-04-02作者:行为金融

    长江,东连苏杭,西通巴蜀,及至明朝中叶,已是整个国家最为繁荣的黄金水道。

    这一日,大江之上,三艘数十丈之高,如同空中楼阁一般的大船横贯长江,逆流而上。

    帆影重重,遮天蔽日。

    路上商旅纷纷靠边,躲避开来。

    “那是谁的船?这么嚣张就没人管吗!”有被逼到岸边的年轻人忿然说道。

    “嘶!你不要命了!那可是五毒教的船只!当心今晚死得不明不白!”

    那年轻人脸色一白,眼光躲闪,却是再也不敢直视那三艘巨船。

    江湖之上,若是问谁武功天下第一,很多人都会答数年前在玄顶峰上败尽江湖五大高手的独孤胜。

    但若问哪个势力绝不能招惹,五毒教必是其中之一。

    年轻人初出江湖,想要扬名立万,最好的方法不过惩奸除恶,斩妖除魔。

    若是胆子大一些,不妨去日月神教麾下的青楼赌馆踢馆,那就更容易出名。

    但即便是再鲁莽的年轻少侠,也甚少有人敢去招惹五毒教。

    五毒教,以五毒为根基,教众武力不高,但用毒却极为诡异,甚至对方连什么时候下的毒都不知道就已然倒下。

    其诡异之处,甚至连江湖一流高手稍有不慎都遭其毒手。

    昔年巴蜀之地绿林有一高手硬功大成,一双铁掌几乎打遍巴蜀无敌手,内力催发之下开碑裂石不在话下,是以被江湖人唤作铁掌无敌王千军。

    后来王千军听闻西南五毒教教主蓝凤凰貌美如花,是一个娇滴滴的美娘子,便放出豪言要蓝凤凰为妾。

    结果第二天早上日上三竿,王千军一直在房屋里没有出来,兄弟们察觉不对闯入他房间,才发现王千军脸色乌青倒在地上,尸体早已经凉了。

    而当时五毒教教主蓝凤凰还在黑木崖上,传闻身处在西蜀的五毒教之人只不过是一个护法而已,这样的护法,五毒教之内一共有一十二人。

    自那时候起,江湖人对五毒教便是闻之色变,再无人胆敢招惹。

    三艘巨船威风鼎鼎,闲人退避,让人不由得生出大丈夫当如是的感觉。

    然而江边众人不知道的是,巨船之内的五毒教教主蓝凤凰此刻却是觉得一阵阵的心寒。

    蓝凤凰是一个有讲究的人。

    她饲养蜘蛛,蜈蚣,蛇蝎等毒物,平常人一想到这些就觉得她必然是那种声音沙哑满面皱纹,浑身散发着黑烟恶臭的毒妇。

    但事实却恰恰相反,蓝凤凰的声音很好听,娇柔婉转,荡人心魂。

    她的相貌也上佳,配合她身居高位的身份,更有着一种独特的韵味。

    她喜欢干净,喜欢清爽,所以她居住的房间都是三艘船之中最中间,最高的阁楼上。

    在那里可以轻易地将江间胜景,世间风貌尽览于眼,从江岸上吹来的清风也可以将水面上的潮湿之气都吹走干净。

    她没有随身的丫鬟,也不需要随身的丫鬟,除了特定的时间会有仆从来整理她的阁楼之外,整个房间经常都是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

    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很久以前她就想要一间属于自己的大房子。

    现在她做到了,她不喜欢有人打扰她享受大房子的感觉,所以没有人会不在她同意的情况下进入她的房间。

    敢这样做的,都成了死人。

    曾经有过一个仆人,在整理她房间的时候落下了东西,本着就算偷偷进去也不会被发现的想法在规定的时间之外进了去。

    结果后来仆人们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同伴,蓝凤凰也没见过,整个人在进入屋子之后就不见了,连一滴血液,一根骨头也没留下。

    从那时起,蓝凤凰的房间就成了五毒教之中的禁地。

    即便是收拾整理东西的仆人,也严格按照时间进出,不敢早到或者迟退哪怕一秒。

    然而今天,禁地之内却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少年。

    他背负着双手,随意地站在一堵墙面前,欣赏着挂在墙上的苍松迎客图。

    屋子外面,巡逻着的是蓝凤凰麾下最为精锐的亲信。

    屋子内,更是密布着与她心神相连的好宝贝。

    这样的一个屋子,即便是老鼠,在进来之前都会变成一只死老鼠,尸骨无存。

    然而这个少年却随意得好像春外出游一般,欣赏着红花绿树,活生生地站在了这里。

    “啊,蓝教主来了。”

    好一会儿,少年好像才回过神来,惊讶道。

    他转过身,望向蓝凤凰。

    蓝凤凰很快便将所有的心神都收回来,放在了眼前的少年身上。

    对方很年轻,唇红齿白,肌肤如玉,面相虽不是千里挑一的美男子,但五官却协调无比,自有一股温润的气质。

    最令她难忘的,还是对方那一双清澈见底,没有丝毫杂质的眼睛,竟然让蓝凤凰心中也是生出了一抹羞愧。

    “蓝教主先坐,在下冒味到访,却是找蓝教主有些事。”

    他伸出手对着某张椅子的方向,摆了一个请坐的姿势。

    少年很有礼貌,彬彬有礼,一看就是大门大户里面出来的公子,但蓝凤凰却是险些气歪了鼻子。

    她还是首次见到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明明这船是自己的,屋子是自己的,你做出一副主人的样子是闹哪样?

    但蓝凤凰认为她涵养好,所以没有发作。

    “不知公子来找人家有什么事?”

    蓝凤凰顺势坐了下来,慵懒着身子,散发着一股妩媚的气息,睁大着圆圆的眼睛,腻声道。

    她脸色如常,面带笑容,让人如沐春风,整间阁楼里仿佛都在她那嫣然一笑之中花开烂漫了起来。

    但与之相反的,却是蓝凤凰的内心。

    冷,

    寒冷,

    冰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