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武动诸天 第二十八章 朝阳

时间:2018-04-02作者:行为金融

    武侠世界随着朝代的更迭逐步开始没落,除了天地灵气不断地消散,世界变得贫瘠之外,更重要的是掌握着武功的高人还有门派太过于墨守成规,对于自身传承死守门户之见,父传子,师传弟,高深一点的武功基本上都是一脉单传。

    但这种一脉单传的方式却恰恰是最为容易断了传承的方式,人有生老病死,各种意外经常发生,真正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徒弟哪有那么容易,再加上不少人怀着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心思,一些武功总是藏着掖着,自己挂掉之前又没做补救。

    于是很多武功随着老一辈的意外逝去被他们带入了棺材板之中,消失在江湖之上。

    这样子下来最终的结果便是越来越多的武功湮灭在历史的河流,剩下来的也不过是一些上一个时代的大路货而已。

    杨明此界一行,不管是收刮了五毒教之内所有的书籍秘典,还是打上华山,要求所有的四象宗武功秘籍一观。

    这些行为他都可以义正言辞地说这是在保护前人遗留的智慧而已。

    反正这些武功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会不断地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自己将其带往主世界,让它们重新焕发出精彩,相比那些创出这些武功的先人们不会介意吧!

    杨明是如此正义凛然地认为,自己的行为完完全全是正确的,拯救这些没落武学的行为更是光荣高大的!

    然而并非随便一人都能够看穿未来,更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着广阔心胸。

    在杨明看来再好不过的事情在岳冲面前却是极度的羞辱!

    “狂妄!”

    岳冲只觉得怒火在心中就要炸裂开来,厉喝一声,整个世界仿佛有如雷霆炸响,震得人的耳朵一阵轰鸣。

    灰色的儒衫无风自动,紫气蒸腾,灌注长剑,剑体嗡嗡颤抖,隐隐间有闷雷滚动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

    岳冲作为中原五大高手之一,其武功在十年之前就已然与其余四大派掌门不相上下,如今经过多年的潜修,内力之深更是直追少林寺方圆大师以及武当木道人,甚至与天下第一高手独孤胜相比,也只是差了那么一筹而已。

    原著之中,同为中原五大门派的玄阴教以独孤胜重出江湖为由,广发请帖召开武林大会,意欲以联盟之策暗中吞并其余四大派。

    结果擂台之上的最后一场比斗,岳冲以精修多年的朝阳神功正面击败玄阴教掌门王崇阳,摘走了玄阴教布局多年的桃子,成为最大的赢家。

    由此可见,岳冲的武功之高,如今江湖之上能够胜得过他的人绝不多于五指之数!

    其内功之深,已是世间罕有!

    岳冲一身朝阳神功已是练至了大成境地,全力催发之下,整个人都像是笼罩在了朝阳紫气之中,如若一轮大日从云天雾海间冉冉升起。

    与白玉书剑气化莲,以巧劲使得莲花在空间绽放不同,岳冲的剑,是追求煌煌大日的真意,走的是那以大势压人的道路。

    此剑法配合他那一身高超的内功修为,整个江湖世界,能够正面接下此剑的人绝不会超过三个!

    “狂逆之辈,给我去死!”

    岳冲一声大喝,手中紫剑化作一道撕裂空气的流光从天而降,如若上苍审判人间罪恶的神罚!

    刺眼的流光贯穿天地,恐怖的威势蔓延开来,瘆人的压力确实比白玉书强了不止一筹。

    “这就是掌门的实力吗,好厉害!”

    周遭的四象宗弟子第一次见到掌门全力出手,顿时脸上冷汗涔涔,一股心悸质感不由自主地涌上心头。

    “好!有爹爹出手,定然能够这个敢伤害大师哥的家伙拿下!”

    岳如烟捏紧小拳头,小脸一阵兴奋,双眼之中充满着愤懑与希冀。

    然而面对这恐怖的一剑,杨明脸上的神色却并没有多大的变化,面色淡然。

    “以朝阳神功所练出来的堂皇大势融入剑法之中,威力的确厉害,只是对手与你内功修为相差不多还好,若是差距过大,这剑法不过是一场笑话.......”

    手腕一转,不知何时杨明手中已是握着一柄刀身闪耀着森亮的钢刀,寒光在他眼中映耀。

    “我没有练过什么高深的刀法,但只要功力足够,就足以以力破巧!”

    杨明一刀破空斩去,冷冽的刀光撕裂空气,直撞上那紫色的雷霆长剑之中。

    刀剑相交,当的一声金铁交鸣之音震颤,回荡在悬崖空谷之间,仿若阵阵雷音,颤声经久不绝!

    砰砰砰!

    脚下的大地在一股无形的力量之下塌陷下去,蛛网般的裂缝蔓延开来,一块块碎裂的石子被弹飞到空中,随着肉眼可见的气浪往外一荡,顿时如同子弹般朝外外面激射而去!

    整个广场之内卷起了滔天的风暴,巨大的烟尘伴随着激射的碎石席卷开来。

    “师妹!小心!”

    白玉书情急之下直接抱起愣在一旁的岳如烟,飞速朝后退去。

    周遭的弟子也纷纷后退,有反应慢一些的被那个如同实质一般的气浪一撞,竟是被击飞到空中,吐出好大一口鲜血方才重重砸倒在地上。

    “爹爹!”

    被白玉书抱着后退了好一段距离,岳如烟方才反应过来,惊恐大喊,只是朦胧的烟尘之间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白玉书也是脸色苍白,刚才强行运转了一下内力却是使得他伤上加上,已是没有精力去安慰身旁的小师妹。

    望着那破碎了大半的广场,白玉书咕噜一声咽下一口唾沫,脑海之中却是不由自主地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难道那人已经修炼成了神仙,返老还童了不成?不然为什么我感觉他的功力还在师傅之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