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武动诸天 第三十六章 问路

时间:2018-04-02作者:行为金融

    昏暗的天色之下,被劲气毁坏轰塌的长街久久寂寥无声。

    两旁的茶楼酒肆,商铺民居早已亮起了点点稀疏的灯火,可这时却已相继熄灭,黑暗之中还能听见短促的呼吸声响。

    青魔手雷哭和王平飞的一战骤然爆发,又在电光火石之间结束,时间短暂得仅有短短的两三个呼吸之间。

    然而但凡看见了这一战的每个人都是满脸的震撼,这些旁人之中也有学过武的江湖人,自然有着一些基本的眼力。

    青魔手一掌挥出,掌势笼罩长空,势如雷霆闪电,已然是天下一等一的掌法。

    放眼江湖,能够挡得下他那一掌的人,恐怕不多于两手之数。

    可那年轻的陌生少侠狂刀逆转,撕裂空气,刀光席卷长空,却是与青魔手打了个不相上下!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要知道那青魔手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堂堂魔教八大堂主之一,武功站在世间最顶端之人,竟然拿不下一个默默无闻的江湖雏鸟。

    眼看着青魔手雷哭远去,他们心中已是想要打个主意上前和那个无名少侠拉个关系。

    然而他们还没行动,就看到了什么?

    由他们看到青魔手雷哭身影消失的那一刻,到雷哭的身影倒飞回来,将整栋房屋轰开一个大洞,倒塌下来,死活不知,惊变来得太快,也太骇人!

    要知道青魔手在独孤胜麾下的八大堂主之中也不是弱手,若是在江湖之上评选八大堂主实力的排名次序,以青魔手一身雄浑功力绝对掉不出前三之列。

    即便是放眼整个江湖,青魔手的实力也不会掉出前十之列!

    然而如此厉害的一个高手,竟然在弹指之间被人瞬间轰杀?

    倘若青魔手面临的对手只有一人的话,那此人的武功恐怕已经臻至不可思议的境界!

    王平飞躲开坍塌的房屋,翻滚着落在湿漉漉的长街,回首望去,之间青魔手镶嵌在一块濒临破碎的墙壁上,蛛网般的裂缝蔓延开来,偌大的房屋正在雨中缓缓坍塌下去,落下的碎木断瓦将青魔手不知死活的身躯覆盖。

    长街之上唯有细雨纷纷,湿漉漉的长街上看不到任何的行人,两旁的商铺房屋都紧闭门窗,即便好事者也都隐没在隐蔽的黑窗脚下,屏住呼吸。

    天地间一片寂静,显得极是空旷寂寥。

    王平飞忽然间只觉得天地虽辽阔广袤,但宇内苍茫,无边无际,只余他一人的孤寂感觉。

    仿佛刹那,但又像永恒。

    就在王平飞沉沦在那一股如潮水般的孤寂之感时,忽然之间有足音在耳边响起。

    声音并不大,却为寂寞苍茫的天地染上了声色,使得整个世界都仿佛在这一瞬间生动了起来。

    王平飞抬眼望去,只见一位身穿青衣的模糊人影,自雨幕之中缓缓走来,越来越近。

    雨水淅淅沥沥地落下,跌落在王平飞的身上,肩上,脸上,将他全身都打湿。

    时值深秋,雨水有些冷,触体冰凉,但再冷也不及心中的冷。

    一股寒气从脚底涌上来,仿佛在隆冬天里掉进了冰窟,彻骨的寒气几乎将他全身的血液都凝固,整个人动弹不得。

    因为他见到了一个人,自从灭门之便发生之后,王平飞就不再相信任何的鬼神,然而这个人却比鬼神更为可怕。

    天空之中风雨簌簌落下,却在即将滴落到那人身上时自动绕开,在他周身形成一道雨幕,仿佛风雨也为之畏惧而自动绕道。

    危险!危险!危险!

    王平飞心中警兆急促闪烁,寒毛乍起,身体止不住就要逃离开来。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看到有人站于雨水之中,滴水自动绕开其身体,滴雨不沾,也许会觉得那人会觉得很厉害,但到底有多厉害却没有一个清楚的认知,反正就是能够一拳将自己打死就是了。

    但王平飞不同,此时历经多番困难无论是见识还是武功都大大超过了一般的江湖人,内功都是达到了准一流的层次,因而他更是清楚,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不敢动,因为那人正往着他的方向前来,他怕激怒那神秘的强者,那是能让他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的恐怖存在。

    王平飞呆呆地站在空旷的街道中心,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天下凄冷的雨滴落下,如同冰冷的刀子刮过,仿佛遭受着世间最可怕的惩罚。

    也许是眨眼间,也许过去了很久。

    迷糊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穿过了重重的雨幕,来到了王平飞身前。

    出乎意料的,来人很年轻。

    肌肤如玉,唇红齿白,面容虽不是千里挑一的美男子,但五官却协调无比,自有一股温润的气质。

    但王平飞更关注的是此人身上的衣服。

    没有沾上半点雨水更没有半点尘埃,干净得过分,就连脚下明明迈过充满污秽积水的鞋子也是干燥如新,整个人与这雨天格格不入。

    “王平飞?看来我的运气不错。”

    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只见那人嘴角带着一丝不明意味的笑意,一双璀璨的眼睛仿佛将他全身上下全部的秘密都窥视干净。

    王平飞一惊,却是抱着双拳,微微屈身恭敬说道:

    “不知前辈有何指示,若是晚辈力所能及,必定在所不辞。”

    虽然不知道这人年纪是不是比自己大,接近自己到底有什么目的,但对于这种随手就能拍死自己的存在,还是先认怂低头再说。

    “不必如此,我叫杨明,你可以叫我杨公子。”

    温和的声音使得王平飞紧绷着的心神也是稍稍松了些,只是脸上仍然掩饰不住紧张之色,随后又见杨明说道:

    “放心,我又不是来寻仇的,只是恰好碰见来向你问问路而已。”

    旋即指着一旁的坍塌下来的废墟,丝毫不在意地说道:

    “半路上遇到了你的对头,就顺手解决掉,作为问资如何?”

    王平飞望着身旁倒塌的房屋,回想着刚才几乎被砸成一团肉饼此刻已经被压在废墟之下的青魔手雷哭,嘴角微微抽搐,我能不答应吗?

    好在他不傻,只是心中吐槽,口中却是恭敬地说道:

    “前辈尽管问,晚辈必定知无不言。”

    “好,那现在就带我去你刚刚出来的那个庄园。”

    “什么!!!”

    王平飞猛然一惊,瞳孔骤然缩成针尖大小。

    那可是.......魔教隐藏最深的老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