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武动诸天 第三十七章 独孤

时间:2018-04-02作者:行为金融

    人生难免会遭遇各种各样的意外,没有人能够顺着自己的心意一直活下去,这个道理王平飞早在灭门之变后就知道了。

    所以他完全没有反抗,也没有反抗的资格,只能在前方带着那个名为杨明的家伙去那个他完全不想再次踏足的地方。

    王平飞在这一刻真的想哭,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从那个地方逃出来,如今却却要自己主动送上门去。

    两人的身影在长街远处消失,雨幕淅淅沥沥地下着,隐藏在暗中的众人方才从那压抑至极的气氛之中回过神来,望着那被劲气轰塌毁坏的房屋以及长街,皆是一脸后怕的样子。

    “好生厉害的高手,而且竟然还如此年轻,不知是五大门派中哪一家的少侠!”

    “青魔手的武功在江湖上也能排入前十,一点都不逊色于那五大门派的掌门人,可还是被那个年轻少侠眨眼间击毙,如此武功也太可怕了些。”

    “就是啊,要是刚才我逃得慢一点,说不定当场就交代在那里了。”

    “有这么厉害的家伙出山,江湖恐怕要大变啰。”

    长街两旁的商铺房屋纷纷亮起了灯火,议论之声骤然响起,每个人都在讨论着,仿佛说话能够驱散心中的恐惧。

    暮色日霭,漆黑的天幕终于覆压了整个天空。

    对于后面那些人的议论,王平飞没有丝毫的心思去关注,此刻他终于将杨明带到了城外的一座巨大宅院前。

    “就是这里了吗?”

    杨明望着这空无一人的走巷尽头,耸立着高大的围墙,围墙正中央,一扇仿佛吞噬一切的黑暗门户正静静矗立着,在这阴暗的雨天之中直如深山鬼宅。

    隐约之间,还能听到湖水拍打的声音,那是因为整座庄园傍水而建,庄园之内就连接着西湖的万顷波涛。

    王平飞双眼之中充满了忌惮,如果不是杨明站在身旁给予了他信心,恐怕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别人不知道,但王平飞经过一系列的追察跟踪,潜入这座庄园方才发现,此庄真当是江湖之中最为险恶的地方。

    甚至从中的蛛丝马迹王平飞甚至在心中有所猜测,里面可能隐居着七年前自从玄顶峰一战之后退隐江湖,消失不见的大魔头,魔教教主独孤胜!

    当然王平飞也不知道,当初他胆大包天潜入这座庄园,其实早就被在不远处垂钓的独孤胜所感知到。

    如若不是独孤胜完善了吞星大法,感叹武功天下第一无人能敌之寂寞,同时生出培养出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的想法,莫说潜入湖底密室,恐怕在翻过围墙的那一刻就已经凉了。

    哪还能够在西湖底密室得到独孤胜一生武道精髓,随后更是“机缘巧合”之下吞食了一枚返元丹得以功力大进,最后更是有着一群有一群的小兵来给他送经验,从而将自身武功融合一体?

    独孤胜的苦心孤诣王平飞当然一无所知,在这个庄园里面历经九死一生的他更是对此地产生了畏惧之感。

    “是的前辈,你所说的地方应该是这里。”

    “很好,要不要一起进去?”杨明微微一笑。

    “哈哈,晚辈武力低微,就不给前辈添乱了。”王平飞打了个哈哈,却是拒绝道。

    杨明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也没有多说,整个人也不见什么动作,就身体就忽然拔地而起,如同冯虚御风,越过数丈之高的围墙,落入其中,不见任何声息。

    王平之咬咬牙,转身就走。

    然而还没迈出几步,脚步就突然停顿了下来,脸上阴晴不定,煞是可怕。

    他有一种预感,在这个无名的雨夜,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一场整个江湖史以来最为灿烂的一战!

    王平飞不是井底之蛙看不到市面的三流江湖人,他能清楚地认知得到在这个江湖武林,站在顶峰的那一类武人是怎样的一种层次。

    因而他很清楚,无论是那个叫做杨明的家伙,还是很有可能隐藏在最深处的独孤胜,每一个人都是当今世上最为武功最为强横的存在。

    而这两人之间的碰撞,堪称上百年来江湖武林最为巅峰灿烂的一战!

    寻常人能够期望见识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决斗而不能,而他如今却要仓皇逃离?!!

    “如果连观战的勇气都没有,我又用什么来报仇!”

    王平飞心里一狠,转过头来,却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

    对于离开后王平飞的心里轨迹变化,杨明并没有丝毫的在意。

    此刻他如同一只飞鸟从高空之中掠过幽寂的庄园,顺着心中的那个感觉朝着某个方向前进。

    庄园内没有一个人,其实作为独孤胜的隐居之地,这里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一个守卫都能够成为世间最为安全的地方。

    王平飞前日里遇到的那重重阻拦,不过是独孤胜为了磨炼他而专门调过来的喽啰而已,平日里连守门的护卫都没几个,更何况如今是雨天,连仆人都不愿意多出来,是以杨明一路上竟没遇到任何一个人。

    只是没遇到人却并不意味着杨明完美地潜入到了这座傍着西湖水而建的广阔庄园之中。

    有人,早就知道杨明的到来。

    而杨明,也凭着冥冥的一丝预感知道了对方的察觉,因而不躲不避,直接朝着灵机感觉之处驶去。

    半响过后,眼前忽然一亮,却是来到了西湖边缘。

    亭阁林立,长廊傍水而建,连绵不断,一条木板铺成的栈道抬升在水面上延伸进湖内。

    栈道尽头,正坐着一个人。

    这人只穿了件浆洗得灰白的衣衫,一头浓密如墨的发丝披散肩头,头戴柳条扎成的兜里,单手握着一截青翠欲滴的竹竿,枝头上更是系着比蜘蛛丝更细的丝线,自由顶端垂落,没入湖内。

    杨明见此随即如鸿毛一般落在某座庭楼的尖顶上,悠然笑道:

    “独孤教主好兴致,只是天色已晚,鱼儿也已经睡觉又岂会上钩?”

    那人影恍若未觉,雄浑的声音却是说道:

    “古有姜太公钓鱼不舍昼夜而有愿者上钩,老夫在此处已经呆了三天三夜有余,然吾非钓鱼,钓的却是孤单寂寞啊!”

    就见他轻轻一提鱼竿,鱼线微微晃动,一条长三尺许的大鱼跃破湖面,“嗖”的一声窜到了空中。

    然而此刻屋顶上的杨明脸色怪异,差点就吐出一口老血........

    孤单寂寞,你还真会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