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武动诸天 第七章 小石头

时间:2018-04-02作者:行为金融

    在兑换榜单上的那几门后天功法所做的手脚,也正是杨明不怕别人将功法兑换之后私底下交易出去的底气所在。

    不说杨明凭借着几部基本没什么多大作用的功法大赚了一笔,一开始就不存在亏本的可能,其后越多人修炼那些武功,进阶后天境越多,对于进阶版的内功心法需求就越大,到时候杨明估计能够赚得更多。

    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以利益将众多武者绑在他的战车上,供他驱使。

    就算杨明的谋算大白于天下,那些武林散人,小家族小势力也无从反抗。

    因为眺目四望,也只有杨明的南沼领才有直接渠道让他们那些没有传承的小家族小势力接触到后天境的传承。

    如果没有杨明弄出来的兑换榜,这些家族势力或者武林散修想要更进一步,要么就探索遗迹希望走大运收获一两门传承,要么碰巧遇到黑市出售后天功法,然后倾家荡产将其买回来,还要防备周围敌人的觊觎。

    当然还有一个途径,那就是举家投靠在某一个大型家族手下成为附属家族,为主家呕心沥血,竭力卖命,然后从主家之中得到功法赏赐。

    但这得看人家乐不乐意将功法赐给你,那些被坑得一脸血的小家族小势力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至于杨氏这种巨无霸一般的庞然大物,也看不起你一个后天境都没有的小家族小势力。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马车之内,杨明低声轻吟。

    只不过是随后几部用不到的功法,还是删减版本,再加上一些练习炼丹之术得来的丹药,就得到了驱使众多武者家族势力的权力。

    这也让杨明不由得感叹,自己当真是投了个好胎。

    如果不是生在平常人家,练武入道都成问题,更不用说要达到后天境界了。

    没能达到后天,体内的破界石也就成了一个摆设,从草莽之中崛起也就无从谈起。

    就在杨明脑海中泛起众多念头之际,眼角余光扫过长街旁的一间武馆。

    咦?

    杨明一愣,随后叫车夫停下,眼睛饶有兴致地看了起来。

    那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皮肤有些黝黑,打满补丁的破烂衣衫上满是泥土灰尘。

    若仅是如此,不过是一个寻常普通的乡下少年罢了,杨明走路都不会多看两眼。

    但此刻少年却是跪着的,就跪那间武馆面前,脸色苍白,低垂的脑袋下嘴唇干裂,身体摇摇晃晃仿佛下一刻就要摔倒在地,周遭人来人往,却仿佛对其视而不见。

    有意思.......

    “诶,大爷,你说那孩子是怎么回事啊?”

    杨明拉住一位街边摆摊卖烧饼的大爷指着那少年出声问道。

    那大爷也是个爽朗人,嘴巴滔滔不绝地就讲了起来。

    “哦,你说小石头啊,哎,那也是个苦命的孩子。”

    “自小就没娘,又摊上了个酒鬼父亲,可怜小小的六七岁年纪既要照顾那个废物老爹,还要当妈照顾妹妹,空余时间还要跑到别家去做点家务活挣钱养活一家。”

    “当时看得我们这些邻里乡村的是那个心疼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最多平时接济接济。”

    “一个小孩子拉拉扯扯竟然带着一家子熬过了七八年也是上天保佑,眼看着小石头即将成年家境也越来越好,但谁知小石头那个废物老爹又出问题了。”

    “就在两三个月前,那酒鬼喝醉了耍酒疯跑到沼荒被赤冠蛇咬了一口,蛇毒发作半死不活地躺尸在家中。”

    “这世道还真是祸害遗千年,常人要是真被赤冠蛇咬到,登时就毙了命,可那废物酒鬼竟然还吊着一口气,怎么死也死不了,就连那些被请过来的大夫都是啧啧称奇,只是除非小石头能够获得解毒丹,不然那废物酒鬼就在床上等死吧。”

    “可是你也知道,任何跟丹药二字拉得上关系的都可以作为传家宝了,哪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弄的到的?就算小石头这孩子再孝顺,天上又能掉下一瓶解毒丹下来不成?”

    “而且祸不单行的是,那个与他一直相依为命相依为命的妹妹竟然被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外乡人抢走,说什么要带回去做衣钵弟子,据说还留下了身份说是什么宗,哎,但我看那个一副病痨鬼面容的家伙,肯定是一个骗人的人贩子!可惜那家伙溜得快,不然咱们全村人肯定要打死他。”

    “之后呢,那他现在为什么要跪在那武馆面前呢?”

    杨明脸上流露出一丝莫名的意味。

    这家伙简直活生生的就是前世小说主角崛起前的模版,只要时机一到,就要腾龙而起,秒天秒地秒空气的节奏啊!

    “不知道,反正不久前小石头就像发了疯一样想要练武,将那废物酒鬼托付给邻里,然后进城求上了各大武馆。”

    那老汉继续说道:

    “虽说小石头早已错过了练武的年龄,但其诚心还是感动了本地的某间武馆馆主,谁知一经检测,那小石头皮原来竟是天生废体,那馆主遂判定小石头在武道上根本没可能有所成就。”

    “武馆不是善堂,怎么也不可能将资源投入到一个无底洞之中,这些就算我们这些外人都理解。”

    “但谁知小石头这次真是下定了狠心,就在外面跪了下去,而且还跪了个七天七夜。”

    “刚开始还有不少人看热闹,但现在大家都见以为常,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唉,可怜的小石头啊..........”

    眼看着老汉叹息着摇摇脑袋,开始忙活手上的功夫。

    杨明在心中暗暗点头。

    忽然间,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