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武动诸天 第十二章 百态

时间:2018-04-02作者:行为金融

    东瀛,海面上碧波滔滔,风波甚急,卷起阵阵浪花拍打在岸上,散碎一地晶莹。

    但见一人如同标枪挺立在丈许来长的木筏上,其人身穿白色武士服,腰佩武士刀,面容倨傲,睥睨之间有着一股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张狂。

    武士抬头,面朝着大海的方向,犀利如剑的目光仿佛刺破虚空,将眼前天地大海都要斩成两半。

    “传闻中土人杰地灵,武道繁盛,力抗千军,已是达到不可思议的境界。”

    “但我不信!”

    武士面上布满了不屑,浑身上下随之充斥着一股舍我其谁的张狂。

    他隔海遥望,仿佛将另一个大陆的世界俯视在脚下。

    “若是中土人武道当真如此之高,达到那般境地,那为何会被一群鞑子所灭,沦为蒙古人的奴隶?”

    “所谓的强大,不过是一群冢中枯骨为了掩饰自身无能而将对手吹嘘起来的而已!”

    “我大和国的剑道,才是世间最强的武道!”

    此人名为柳生源,乃是柳生心眼流一脉弟子,其人剑术已然达到了一秒十八斩的境界,惊人至极。

    柳生源天生剑骨,剑道修行极快,不到二十岁,剑法就已然超越了东瀛武林的诸多剑术大师,只是其人为人狂傲,常以下克上,为东瀛武林所不喜。

    只是他武功奇高,进境奇快,待到三十岁那年,整个东瀛武林除了上一个时代遗留下来的一两个风云人物,再无一人是其敌手。

    一月之前,柳生源约占东瀛公认的最强剑术宗师伊藤吉之助,并在一百招之后战而胜之,随之登顶东瀛武林最强之位,被东瀛武林公认为最年轻的一代剑圣。

    “大和的武道,将由我来发扬光大!”

    柳生源毫不犹豫,脚下木筏犹如离线之剑劈风斩浪,激射出去。

    “村正啊村正,这一次我等必将名传千古!”

    他如恋人一般抚摸着手中的武士刀,对此次出山能否横扫中原武林没有丝毫怀疑。

    ......

    时值中原大旱,蝗灾四起,上又有蒙古鞑子高额赋税,民众生活苦不堪言。

    一座荒败的寺庙之中,四周田地干枯得触目惊心,荒草遍布,寺中地产早已抛荒数年,无人耕种。

    “师兄,你真的不愿跟我一起走吗?寺中佃户都已经走光,四周村庄百姓人家大多也早已抛弃祖业离开家乡,剩下的即便是不愿离开也是家中无多少存粮,这个狗日的世道,根本容不得咱们活下去!!”

    崎岖山道上,一身材削瘦的和尚背负着一个单薄衣裹,衣上打满了补丁,面带菜色的脸上流露出忿忿之色。

    “重八,寺庙虽破,佛像虽败,但终究是方丈留下来的东西,我从小在寺庙之中长大,这里就是我的家,我要守候这里,将余生侍奉给佛祖菩萨。”

    稍微年长一些的和尚双手合十,面色平淡,仿佛什么也打动不了他的心境。

    脸上流露出虔诚慈悲之色,让人感到极为舒适,如若从佛像里走出来的菩萨。

    “哼,什么狗屁菩萨!若是这个世间真有神明,那为什么恶人能够高居庙堂之上享尽荣华富贵,好人却要日夜辛劳也不得一餐半饱?”

    年轻和尚越说越愤怒,怒气冲冲地指着山上破庙的方向。

    “那尊朽木日夜接受我们敬仰供奉,但又何曾给过一丝半点的恩惠于我们!佛要我们忍受今生苦难,以望来生轮回转世投个好胎享受富贵,我才不信这种鬼话!”

    “我不信命数,也不信来生,我只信自己的手,只信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我要享尽今生的荣华富贵,而不是那朽木所说的忍受当世苦难,求得来生活得更好!”

    年轻和尚脸上忿恨,竟说出了一番极为大逆不道的话,大骂庙中佛像为朽木。

    可年长和尚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他伸手替年轻和尚整了整衣领。

    “重八,师兄知道你有大志向大本事。你自幼出生贫苦,懂得百姓苦顿,若是有一天你成就了一番大事业,请不要忘记你出生处境,师兄没有什么东西支持你,就祝愿你此番锦绣青云,龙入大海。”

    听到年长和尚的赞扬,年轻一些的和尚显然很高兴。

    “师兄,若是有一天我朱重八当真大业有成,定要回来给寺庙刷上牛漆,饰上金粉,将寺院修成天下间最辉煌的寺院!”

    年长和尚点点头,又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

    襄阳城,昔日南宋故国的军事重镇,巅峰时期甚至有数百万人居住于此。

    然而自元庭灭亡后,城内居民遭受蒙古军队肆意屠杀,已是十不存一,只剩二三十万残余人口,成为城内蒙古贵族的奴隶。

    近些日子以来,城内人口在百来年内再次上升,但却是因为天下大旱,无数逃民涌入襄阳城的缘故。

    哒啦、哒啦……

    马踩在地上的声音在长街之中响起,但见长街尽头,一队骑兵奔驰而来,即便是在集市上也丝毫不见减速。

    路上行人纷纷躲避而开,在元庭统治之下,汉人是不允许有马匹,因而来人不用看都是蒙古贵人。

    成人懂得趋吉避凶,但却有一六七岁小儿呆立在街道中央,惶然不知所措。

    轰隆!

    如铁甲洪流一般的骑兵重重的撞在那小子身上,整个人抛飞起来落在远处,鲜血飞溅,眼看着就是不活了。

    “我儿!!!”

    一道凄厉的惨叫当空响起,但见一面带菜色,衣衫褴褛的妇人疯狂从人群中扑出。

    然而未等她靠近,一抹寒光骤然绽放,噗嗤一声整个脑袋冲天而起,翻滚落地。

    待到那队骑兵远去,原地里便是留下来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四周行人依旧,但每一个人脸上都布满着麻木不仁。

    却说另一头,那队骑兵掠过长街,直入襄阳城内最大的平南王府。

    “父王!”

    领队一身穿貂皮大衣,颚骨高深的年轻人翻身下马,朝着一个眼神精悍,身穿名贵丝绸的中年人单膝跪下。

    “我儿总算回来了,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并不算好,今年大灾,眼看就要过冬了,很多牧民都没有足够的草料,牛马也还没养好膘。”

    平南王点点头,沉吟了一会说道。

    “既然如此,襄阳城外不是有三十万亩田地的么,派人将上面的那些汉奴赶走,圈作草场。”

    平南王一言便下了决定,丝毫不管他这命令会使多少人妻离子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