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武动诸天 第二十一章 潜流

时间:2018-04-02作者:行为金融

    “的确是大麻烦。”

    古院森森,悠扬的钟声回荡在天地间,伴随着梵语诵经的呢喃声,古寺里的松柏都低垂下来,仿佛聆听着佛门高僧的禅学至理。

    这里是少林寺,整个江湖上最强大的门派势力,即使历经千年时光的冲刷,传承依旧不变,几乎成了整个江湖上活着的传奇。

    寺院的大殿之中,一身穿宽大长袍,衣着服饰昂贵,脑门微微凸起,气宇轩昂的中年人目露精光,四周弥漫着不俗的威仪气势。

    “平南王是今上最尊敬的皇叔,也是镇守江南九省的边镇大臣。”

    “若是往常尔等无法无天之辈杀害一两个县官还好说,今上仁慈不与尔等计较。”

    “但王爷是何等人物?这次若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莫怪朝廷大军杀到,让你这破庙毁于一旦!”

    中年人威仪甚重,雄浑的声音铿锵有力,在宽广的大殿之内不断回荡。

    而在他身前,一眉宇间满是皱纹,须眉洁白的老和尚正低眉顺耳,安详地盘坐在蒲团上。

    一身黄色的僧袍与高坐堂上的佛像相互照应,温和的气息弥散开来,如若一尊活佛高僧降临到了世间。

    “阿弥陀佛,大人莫恼,少林既为当今天下武林之首,自然会担当起相应责任,如此无法无天之徒,我等自然会给朝廷一个交代。”

    “如此最好!”

    中年人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待到人影消失在大门远处,宽广的宫殿内方才安静下来,只余一个老和尚盘坐在大殿之中,面对着眼前低眉的佛像闭目养神,手中拿着一串圆润光滑的佛珠,一个一个地转着,口中念念有词。

    “师兄,我们当真要掺杂进这事里面吗?”

    这时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和尚从一根红漆巨柱之中走出,面露惊疑之色,朝着老和尚问道。

    “平南王身居高位,周身保护定然极为严密,再加上那武功在武林之中也算得上是一流的五大高手贴身保护,竟然还是满门尽灭,出手之人定是武功极高,我等蓦然参与其中,恐怕会为少林惹下一个大敌啊。”

    老和尚没有说话,手中转佛珠的动作也没停下。

    过了好一会儿,一篇经文仿佛已经默念完,老和尚方才开口道:

    “师弟,你着相了。”

    “世间武林门派犹如过江之鲫,多如繁星,但唯独我少林能够传承千年,靠的不是寺内武学有多高,而是看清时势,不与大势相驳逆啊。”

    “眼观元庭气数虽是将尽,但如今毕竟虎威犹存,若是惹恼了他们,说不得千年古刹就此化为飞灰,我等自然要站在他们身边。”

    “至于那个胆大妄为的贼子,据逍帅所言,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

    “区区一人,武功再高又能如何?只要召集多几个高手自然能够将其镇压下去,师弟无需多虑。”

    那中年和尚闻言点了点头,觉得非常有理,面上也是露出了笑容,赞同道:

    “有师兄出手,那人自然是死定了。”

    ........

    与此同时,崇山脚下。

    面色极好的中年男人在众多护卫的簇拥之下坐上了轿子,浩浩荡荡地朝着远方走去。

    “恭喜大人马到功成,区区一个破寺庙整天吹得自己有多厉害,结果大人一出马还不是当即俯首称臣?大人果然是为运筹帷幄,智算超人!”

    有眼尖的下属当即靠到轿子旁奉承道。

    好话任谁听起来都十分愉快,那中年官员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是沾了天子的光而已,当不得如此。”

    虽然这样子说,但他脸上愉悦的表情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少林寺在这江湖武林之中乃是执牛耳一般的地位,既然已经摆平了它们,其余五大派人马自然不会难到哪里去。

    此次平南王府的血案交到他手上,既是一次挑战,也是一次机会。

    只要把它处理得好好看看的,进入朝廷诸公的视线,甚至于直达天听,还不是手到擒来?

    以江湖人制江湖人,不费朝廷一兵一卒将其完美解决,这便是他的思路。

    “只不过..........杀散卓鲁所部军队的究竟是那些贼子所做?与那个胆敢杀害平南王的狗贼又有什么关系呢?”

    高兴之余,中年官员也不由得沉思起来。

    两件事发生在一起,前后距离不过几天时间,让人不得不多想一些东西。

    只可惜事后虽然找到了些许逃卒,但多数都语焉不详,根本无多大的参考价值。

    而那个楚逍在还了自己的人情之后就直接离开,也没能够得到更多的消息。

    “到底会是哪一方势力干的呢?张士诚,陈友谅,还是那个新近崛起的新人朱元璋?”

    中年官员沉思道。

    能够与军队对抗的,也就只有军队。

    至少,对于现在的江湖武林来说是如此,因而此人并没有联想到其他。

    ........

    天空灰蒙蒙的,丝丝细雨点点落下,伴随着那微凉的秋风,给整个大地仿佛都染上了一层衰老的黄色。

    亭台林立,错落有致。

    晶莹的水珠自飞起的檐角上滴落,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

    这是一座九层高的庭楼,最顶上的楼层四面通风,随便就能够将整座城市尽收眼底,乃是众多商贾豪富挥斥万金也不能求得一观的存在。

    然而今天,掌柜恭敬地站在顶楼中,脸色微微发白,只觉得四周微冷的秋风仿佛变得刺骨了起来。

    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人,黑色的长发,黑色的衣服,整个人仿佛要融入黑暗之中。

    他负手站在那里,眺望着远方,哀伤孤寂倒影着他的瞳孔。

    冷风如刀,细雨似剑,刺得掌柜砭骨生寒。

    “我的弟弟天赋并不算好,即便是修习了门内最高的绝学武功也不过才一流层次,但即便是如此,他都是一直想要得到我这个做哥哥的认可。”

    “所以他投靠了平南王,想要博得一个官位光宗耀祖。”

    “我还记得那一天,他背上了包袱跨上马,对我说:哥,等着,我去给你搏一个锦绣前程,到那时我们就一起衣锦还乡.......”

    说着,黑衣人闭上眼睛,眼角划过一丝泪痕。

    掌柜的死命低下头,不敢去看。

    “但我终究没等到那一天。”

    “去,去找到那个人!”

    “我不管他是谁,一定要让他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话音刚落,有如剑鸣出鞘,可怕的气势喷薄而出,外面丝丝缕缕的雨水忽然朝上倒卷,迸裂成虚无。

    一抹寒光忽然闪过,映照着楼顶那铁画银钩的三个大字:

    剑雨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