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武动诸天 第四十八章 篝火夜话

时间:2018-05-17作者:行为金融

    “嚷嚷什么?赶紧去干活,要是耽搁了看小姐不将你们抽上一顿!”

    一旁的钱刚笑着骂道,同时作势还挥了挥手中的棍子,吓唬吓唬众人。

    显然钱刚在这群人之中很有威势,人群随之一哄而散,纷纷去做手中的活计......

    “方明小兄弟,你这伤不要紧吧,要不回马车上休息一下?”

    眼看着众人离开,钱刚方才将视线重新转移到杨明身上,豪爽一笑,关心地道。

    “钱大哥放心,我这个人什么本事都没有,就是命硬。”

    杨明笑了笑,随便找了个借口,又看了看周围忙忙碌碌正在收拾的众人。

    “钱大哥你去忙吧,我自己一个人在这休息一会就行。”

    “那好,我先去监督那群兔崽子再说,有什么事可以喊我的名字。”

    见杨明如此豁达,钱刚不再说什么,便是转身招呼人扎营。

    眼望着钱刚远去,一道道命令从其口中发出,有序地组织护卫搭建营地,杨明便是走到一处篝火旁盘坐了下来。

    并非是他不想帮忙,而是如今才不过一天的时间,便是从躺在马车上昏迷不醒的重伤人员到能够独自走出来的转变,如果还能上蹦下跳地帮忙干活的话,那就真的是惊世骇俗了。

    因而杨明便是心安理得地坐在旁边,开始打量着这一支车队。

    按照钱刚所说,这支车队应该是林县某个叫做天南城的钱家的家族卫队,加起来有上百人之多,普通杂兵的实力基本坐在锻体中期以上,其中有好几为后天初期的武者。

    当然,那最强的气息当然不会被杨明所忽略。..

    想到这一层,杨明将视线移至众多马车之中最中间的那一辆,与其他马车相比,那一辆马车明显豪华得许多,隐隐间有着幽香传出,而其中的气息,郝然到达了后天圆满的境界。

    这车队.......有点意思。

    转头将脑海之中的心思抛开,杨明便是在原地里打坐练功起来。

    不到片刻钟的功夫,夜色便是笼罩了天幕,遥远的天际之上,月亮如银盘般高高挂起,铺天盖地地洒下银色的光辉。

    荒凉的荒漠之中,少有人烟,广阔的空地上,远处广阔的空地上,却是出奇地透着些许火光以及沸鼎的人声,声音传播开来,将夜晚中那寂静森冷的气息都是冲淡了不少。

    营地之内,好几个大火堆闪烁着通天的火光,将整个营地都是照亮得极为的通透,不少人影聚拢在火堆旁边,手中举着酒坛,大笑着使劲碰撞在一起,咕噜一声在众人的叫好声中一饮而尽。

    “方明小兄弟,给,喝两口暖暖身子。”

    就在杨明坐在火堆旁微笑着看着这些周围喝得满脸通红的大汉,感受这种底层的粗狂气氛之时,一个笑声忽然在耳边响起。

    旋即便见一个酒袋对着他飞了过来,杨明手一伸,将之抓入手中,随后望了眼一身酒气的钱刚,笑着点了点头:

    “多谢钱大哥了。”

    说完,他也是举起酒袋,狠狠的灌了几口,辛辣的感觉立即涌入喉咙,好似火烧,令得杨明面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红色。

    那股直冲鼻头的辣意,杨明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胸中豪气一激,不由得说了声“好!”

    杨明从没有喝过这种酒,粗狂,充满着大漠的汉子的豪情。

    “哈哈,方明小子,挺不错嘛,还有几分男子气概。”

    钱刚拿着一壶酒浑身酒气地走到杨明身边,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一旁坐下。

    打开酒封,高举酒壶便是往嘴里灌,不消片刻,整整一大壶酒便是被其腹中。

    “钱大哥好酒量!”

    见此场景,杨明不由得赞叹道。

    “咳咳.......”

    钱刚放下酒壶,却是大声咳嗽了起来,声音沙哑,好似破风箱发出的声音。

    杨明眉头微皱,敏锐的视线让他看到了其嘴角的一丝血迹。

    “钱大哥,你没事吧。”

    杨明连忙轻拍着钱刚的后背,帮其理顺其中的气息。

    然而真元一探入钱刚体内,查探到钱刚体内的情况,杨明的眉头立时紧皱了起来。

    这具身体.......简直是濒临破碎啊!

    “没事,都是老毛病了。”

    钱刚豁达一笑,摇摇头,倚靠在车轮上,四周是喧闹的喝酒碰撞声,火光照亮了他那充满风霜的面庞。

    等他继续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后,钱刚再次抬起头时,眼望着四周那些精力旺盛正在拼酒的大汉,无意识地摩擦着手中的酒壶,在这喧闹的环境之中,神情却是变得恍惚了起来。

    “钱大哥是天南城本地的人吗?”

    眼看着钱刚好像有心事,杨明也是随之坐了下来,平静地问道。

    钱刚闻言摇摇头,低沉着声音道:

    “我是林县人,但并非天南城人士,我家乡在更北方,一处高原荒漠里。”

    他眼中闪烁着火光,失神地喃喃道:

    “高荒漠,那是苑南郡的边界了,那里天气很是干旱,很少下雨,种庄稼一年收成都不够一家糊口,所以每家每户都有着一手打猎的好功夫,走到大荒上猎杀羚角兽。”

    “羚角兽,很大的那种,打到一只能够吃上大半个月,只不过那玩意跑得飞快,即便是经验最丰富的猎人,也经常有所失手,每次父亲打到那东西,对我们家来说都是一场盛宴。”

    “北荒漠那个地方风沙遍地,天气又冷,一到冬天,连屋子外的木桩都有霜.......我是家里的独子,但是父亲对我的要求很严格,每天早上都要练功,即便是在最冷的冬天里,天没亮,就被父亲从被窝里赶出来,那北风就像刀子一样从你面上刮过,很疼。”

    “说实话,那个时候我也挺怨他的,村子里其他小孩在那些最冷的天气里都是窝到日上三竿的,只有我要在大冬天里面对最冷的寒风练武,所以等他出门后,我就会跑到他床底下,将他那珍贵的烈酒挖出来,偷偷喝上几口,算是对他的报复.......”

    说道这里,钱刚嘴角也是咧出一丝笑容,幼时的闹剧在此时看来也不过是付之一笑。

    “后来呢?”

    杨明静静得在一旁倾听,低声问道。

    “后来啊,后来父亲就死了。”

    钱刚沉默着,又是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

    “那一年冬天,父亲到荒漠深处打猎,遇到了一处古迹,有一群武人在那里厮杀,父亲趁他们不注意偷偷潜入抢了一本功法秘籍,但却在逃出来的时候被人发现,被一掌打成了重伤,好在父亲借着在荒漠之中丰富的经验逃了出来,然而只来得及将秘籍交给我就咽下了气。”

    “父亲常对人说,我的儿子可是天才,他肯定会成为我们村子里第一个成为后天的人,然后别人就会大笑起来,他却也不在意。”

    “其实他可以不用死的,那群人根本没发现他,只要他当时离开就什么事都没有,可是他还是冒险了,为了我能够有更进一步的希望。”

    “我是他最后的希望了,我还能怎么样?就只有拼命地练武,只要没练死,就拼命地往死里练,后来我终于为他报了仇,也成为了后天,可他却是看不见了......”

    喧闹的营地中,杨明默默地听着,不时在篝火中摆弄一下柴火,不发一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