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极品透视狂兵 第649章忍辱负重,复仇路漫漫(1更)

时间:2018-04-02作者:蜗牛快跑

    ,!

    车子飞向深渊。

    异变陡生!

    几乎是在眨眼间,呼啸而出的车子,就已经冲出路面,飞临到深渊的上空。

    不仅是孙长风,即便是孙昌硕也在这一刻,神色微愣,修长的身子,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孙昌硕就做出了应变……

    说时迟,那时快,孙昌硕淡然自若的哼了一声,双臂一伸,屈指弹了两下。

    两侧的车窗玻璃砰然爆碎,两道力量汹涌而出,轰的一声,落在山体上,把山体砸出个深坑,另一道力量则落在百米之外的另一座山丘上。

    两道力量,像两根无形的绳索,牢牢的把车子吊在半空中,再也无法向下坠落。

    ”孙福……“

    孙长风闪电般扼住孙福的喉咙,睚呲欲裂,怒声咆哮道。

    孙福是他的人,而现在孙福却做出要置孙昌硕于死地的行为。

    孙长风大惊失色,孙福的行为,会让孙昌硕认定,是自己指使的……

    “主人,小人,小人不知道这狗奴才……”孙长风不断地擦着从额头上滚落的冷汗。

    他身上的衣物,已完全被汗水浸*湿,目光一转,不在逼问孙福,而是望向后座位上的孙昌硕,惶恐不安的解释道。

    孙昌硕眼中厉芒一闪,并没有搭理孙长风,两道森冷的目光,锁定在孙福脸上。

    “为了这一天,老子整整等了三十年,可惜,可惜啊,最终还是功亏一篑!我不甘心啊!“

    孙福竟然还能正常开口说话,只是声音低沉嘶哑,但还是能让人分的清他这话的内容。

    孙长风大惊失色,难以置信的看着孙福,仿佛见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一幕。

    孙福不仅能说话,他这话的内容更是让孙长风感到震惊。

    “你的舌头不是已经……”

    孙福当初进入孙家时,舌头还是被孙长风亲自动手,齐根割下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再重新长出来,所以才会对孙福,信赖有加,自己的很多事,孙福都了如指掌。

    此时的孙长风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挥舞着双臂的孙福,身子略略向前倾,神色激动,国字型的脸庞上浮动着掩饰不住的愤怒和狞笑表情,尖声道:“是啊,你当年的确是割了我的舌头,但你不知道的是,我事先在喉咙内藏了一枚。

    不论舌头遭到怎样的重创都能在三年之内,重新生出。

    老子还要实话告诉你,当年老子进入你们孙家,目的就是为了报仇,老子做足了充分的准备,不仅喉咙有,就连那个地方也藏着一枚。

    即便你们阉*割了我,我的男人尊严,还能再次生长出来。

    因为老子当年只有五岁,在药物作用下,身体受到的任何损伤,都能复原如初……“

    孙福话音未落,脖子再次被孙长风的坚硬如刚的手指抓*住,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气喘吁吁的瞪着眼孙长风,满脸不甘。

    “咻!”

    轻响声中,一道指风,锋利如刀,切断孙长风扼在孙福脖子上的手腕。

    孙长风一声惨叫,跌坐在椅子上,一颗心更是沉到了谷底。

    他最担心的事,终归还是发生了。

    孙昌硕已经开始怀疑不相信自己,尽管自己是清白的,但这种事,真是百口莫辩……

    汗出如浆的孙长风,全身哆嗦着,耷*拉着脑袋,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蝼蚁,你当年进入孙家,是为了给谁报仇?”

    孙昌硕冷如玄冰般的眼眸,直勾勾的锁定在孙福身上。

    孙福自始至终都表现出一副视死如归的决绝表情,面对孙昌硕的质问,脸上没有露出半点恐惧之色,冷笑道:“我家三十九口人,就是死在孙长风这老狗手上的。

    三十年前,孙长风为了在年青一代中树立起自己的影响力,带着一帮鹰犬,干着无异于打家劫舍的勾当。

    我出生于殷实小康之家,那天晚上,孙长风带人闯入我家的庄园,烧杀掳掠,一把大火少了我家上百年的基业,只剩下年满五岁的我,在母亲的怀抱中,苟且偷生活了下来。

    为了复仇,在一个月后,我故意落到人贩子手上,让人贩子把我卖入孙家。

    只有进入孙家,我才有机会下手。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报仇之路,竟然这么艰辛,贼老天啊,握草*你大*爷的,你怎么这么不长眼啊。“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孙福浑身颤抖着,指着浩渺的苍穹,痛心疾首的咒骂着。

    随着孙福的话,一句句的说出,孙长风则是越听越心惊,后背一片冰凉。

    年轻时候的他,确实如孙福说的那样,为了树立个人威望,每当月圆之夜,就会带着一帮小弟,对江城境内四大世家、八大家族之外的一些弱小家族,进行烧杀劫掠。

    即便有人知道,是他做的,也没人敢声张。

    那时候的孙家,势力非常强,几乎能与八大家族中的任何一个家族分庭抗礼。

    因为遭到孙长风劫掠的弱小家族,太多了,他根本记不清,眼前的孙福,究竟是来自哪个弱小家族……

    孙昌硕蹙着眉,阴鸷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孙福。

    孙福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后,嘶声道:“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而孙长风这老狗,却在三年后继承了家主之位,位高权重,实力不凡,我想报仇,无异于痴人说梦。

    正当我感到报仇无望时,转机出现了,我竟然成了孙长风的跟班,付出的代价是一条舌头,尽管事后已经长出,但总算是付出了代价。

    然而,我还是没机会下手,即便我后来成了孙长风的司机,跟他单独相处的机会增多了,下手的机会,还是没有。

    正当我准备放弃,离开孙家时,他叫我跟他混,成为他在孙家打探孙家众人的眼线。

    那一年,我十五岁,距离现在已有二十年的时间。

    在这二十年内,我兢兢业业为他做事,受到他的信任。

    就在昨天,我重回当年家族所在的旧址,在一片长满荒草的废墟下,发现一张秘藏在琉璃内的信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