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极品透视狂兵 第661章神仙打架,凡人遭殃(4000字大章)

时间:2018-04-02作者:蜗牛快跑

    ,!

    紧接着,她又听到“咣……”的一声爆响,像是大铁门被人硬生生砸成稀巴烂时,发出的声音。

    再之后,赵蓓就感到自己仿佛置身于地下,丝丝缕缕的热气,从四面八方向自己蔓延过来。

    而她却苦于手足四肢,还依旧被绳索捆绑着,无法动弹,只能任由怀中的人抱着,风驰电掣般飞掠着。

    这种奇妙的处境,赵蓓也还是第一次经历。

    渐渐地,身上越来越热,她真切的感觉到汗水已经浸~湿~了她的贴身衣物。

    想到对方有着夜眼的技能,赵蓓不由得俏~脸绯红,想到,自己此时湿透的衣物,紧贴着身子时,把凹凸有致的性~感曲线,完全衬托出来……

    这一幕,岂不是,都被对方毫无障碍的给看到了?

    赵蓓越想,越发觉得羞涩难当。

    只能祈求对方能尽快把自己放下。

    ……

    清冷的月色,从霍然大开的铁门内,投射在仓库中修建得非常简易的水泥地板上。

    月光笼罩在白发人身上。

    将他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白发再次无风自动。

    他笔直挺立如标枪般的身子,像是钉在地上的钉子。

    双手背负在身后,额前的发丝,依旧遮掩在他的面部。

    以至于尽管他正面对着月光,还是无法让人看清他的五官容貌。

    “啪”的一声。

    他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声音一落,仓库内,灯光大亮。

    上千平米的仓库,空空落落的,没有堆积着半点货物,目光所及之处,一览无遗。

    地上积累了一层尘埃。

    尘埃在灯光里,萦绕着。

    在百米之外的地面,赫然出现一个足球般大小的窟窿,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醒目。

    “刷!”的一下,白发人瞬移至窟窿旁。

    他的身形才落地。

    漆黑幽深的窟窿,竟然在这一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像是伤口般缓缓愈合。

    几乎是在眨眼间,整个窟窿愈合如初,水泥地板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土行孙,呵呵,没想到你也现身了,一辈子见不得光的老鼠。”

    阴冷如寒冰的声音,从白发人口中说出。

    整个空阔的仓库都在回荡着白发人这句话,经久不息。

    白发人双足往地上一踩,“轰隆”巨响声,从地下传来,“砰砰砰……”的爆响声,在地面上响成一片,缭绕翻转的粉尘,四处激射乱飞的碎石,充斥在整个仓库内。

    “智者千虑,或有一失。”白发人的身形,完全被仓库内此时的骇人景象遮掩住,他饶有深意的感慨声突然响起。

    此时的仓库,地面崩裂出无数蛛网般的纹路,似乎正在经受一场大地震的残酷洗礼。

    白发人向着大明宫词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冲天而起。

    “轰落隆……”

    这一刻,若是从高空向下俯瞰的话,就会发现,整个物流中心足有上万平米的仓库都在坍塌崩碎,阵阵烟尘,从废墟中升空而起。

    ……

    当赵铁铮听完孙昌硕的解释之后,一颗心都凉了半截,恨不得把此时昏迷不醒的赵飞扬碎尸万段。

    这一切都是因为赵飞扬为了给叶天出气,指派唐绍基逮捕孙昌硕而起

    而叶天也是直到此时,才知道孙昌硕为什么会性情大变的真正原因。

    即便孙昌硕没有言明,他在二监的具体遭遇,但叶天也能猜测得到,一旦进入二监,而且还是得到赵飞扬的授意,囚牢内的囚犯要是还能对孙昌硕礼让相待,那就真是咄咄怪事了。

    毕竟,叶天当初也在二监待过一晚,对那里的情况,略知一二。

    “所以你在越狱之后,又再次返回二监,虐杀宋金刚,以及那些囚犯?”叶天蹙着眉,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孙昌硕冷哼道:“狗一,你没资格向本尊提问题。”

    话音一落,孙昌硕身形一颤,惨白的脸色,掠过一抹潮~红,像是被人在后面狠狠的捅了一刀,望向叶天的目光里,涌动着仇怨,恶毒的道:“真没想到,土行孙也是你的狗腿子。”

    听到孙昌硕这话,叶天也不由得神色一愣。

    土行孙是谁?

    他当然知道,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土行孙竟然会在这个关键时刻现身。

    虽然叶天不明白土行今晚做出了什么行为,令得孙昌硕感到惊讶,但也叶天还是在这有时候长出一口气。

    土行孙愿意现身,这是一件自己期待许久的好事。

    这说明,时隔多年后的今晚,土行孙终于解开了心结……

    “你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呢。“叶天气定神闲一笑。

    孙昌硕不再说话,他的眉宇间露出一抹不耐烦的暴怒之色,抬起手臂,酒杯凑到唇边,缓缓扬起脖子,杯中酒流入口中。

    红酒的流速,很正常,孙昌硕并没有加快喝酒的速度。

    这时候的孙昌硕,浑身上下都是破绽。

    就连赵铁铮也觉得,自己要是叶天的话,绝对会趁着这个机会,发起致命的一击,跟孙昌硕这种人讲道义,只会把自己的小命给葬送掉……

    而叶天却平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孙昌硕杯中的红酒,越来越少。

    终于,一杯酒进了孙昌硕的肚子。

    酒杯在孙昌硕手上,砰然碎裂,粉碎成渣。

    孙昌硕一声狂吼,无尽的血色氤氲,悬浮在身上,嗖的一下,出现在叶天面前,轻描淡写的一掌,迎着叶天的头顶,猛拍而下。

    “咔咔咔……”

    大明宫词内,独*立成栋的玉皇殿,此时十米高的头顶,紫金色的琉璃瓦纷纷爆碎,密集如雨点般的瓦砾,纷纷扬扬向下坠落,具有华夏古典建筑之美的玉皇殿内,即便是坚不可摧的世所罕见的南海阴沉木打造的横梁,也在这时寸寸皆断,爆碎成渣。

    各种装饰物、宫灯、四壁的名人字画,都在这一刻,经受不住孙昌硕这一掌释放出的狂暴威势,瞬间粉碎,化作碎片。

    整个玉皇殿,都在这一刻变得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坍塌,变成废墟。

    大明宫词其他包房内的食客,觉察到玉皇殿这边的诡异状态,纷纷离座而起,惊骇欲绝的目光,远远的向这边投注过来。

    虽然众人心中好奇,但谁也不敢贸然向玉皇殿这边跑来。

    他们都知道,能进入玉皇殿的人,非富即贵,绝不是他们这个层次的蝼蚁角色能接触得到的。

    对方爱怎们闹腾,就去闹腾吧。

    有道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自己也乐得做个安静的吃瓜群众。

    好好吃瓜,别他妈拿着自己的小命去开玩笑。

    很多人都下意识的掏出手机,开始冲着这边拍照摄像……

    而身处在风暴漩涡中心的叶天,直到现在还纹丝不动的凝滞在原地。

    孙昌硕的巨型手掌,足有火车头大小,似慢实快,轰的一下,砸到叶天头上。

    “砰砰砰砰……”

    整个地面都在瞬间崩碎,几百平米的玉皇殿内,所有的地面全都在这一刻化作废墟。

    与叶天距离最近的赵铁铮,则被这一道巨力硬生生撞得倒飞出几十米,口吐鲜血,体内气血翻涌,气喘吁吁的背靠着桌椅,浑浊的目光,在几十米外,向叶天这边凝望过来。

    叶天的身形,完全被孙昌硕一掌打入地下,连脑袋都看不见。

    见到这一幕,赵铁铮的一颗心顿时凉了半截,不由得有些埋怨叶天,之前太过逞强,没有趁着孙昌硕喝酒时,露出破绽发动致命一击。

    高手之争,一招定生死。

    “这回真是完蛋了,不仅老夫玩了,连赵家也完蛋了……”

    赵铁铮甚至有些后悔这次的江城之行,虽然遇到了叶天这样的后起之秀,却把自己老命和家族,全都葬送在了江城这片弹丸之地上。

    虽然不甘,但赵铁铮也是束手无策。

    随着孙昌硕的出手,对玉皇殿的气机压制,也随之减弱。

    所以赵铁铮受到的禁锢,也没先前那样的强烈恐怖。

    孙昌硕身形悬浮在半空中。

    硕大的掌印,落在地面。

    轰!

    地面碎石飙射。

    一个深坑,出现在叶天身形消失的地面。

    轰然声一落,紧接着又是”砰“的一声爆响传出,叶天鬼魅的身形,从百米之外的地下,冲天而起,凌空一个翻转,双足一落地,像来自远古洪荒的凶兽般疯狂的冲向孙昌硕。

    月牙刀痕盘旋在叶天头顶上空,刀光闪烁,一片雪意盎然,叶天所到之处的空间里,瞬间冰封,凝聚成寒气逼人的冰霜。

    而叶天的眼中,则流动着猩红的光芒。

    他的疯血,就在刚才被启动,也随之暴涨,“嗤嗤嗤”几步冲出后,他身上的衣物,赫然被块块喷张鼓~胀的钢铁肌肉,硬生生撑爆,成了碎片,眨眼间就成了一~丝~不~挂的原始人状态。

    雪白的皮肤,跃动着圣洁莹润,宛若宝石般的光泽,线条流畅的身体,充斥着爆炸性~力量的肌肉,随着身子的摆动,发出惊雷般的闷响。

    几乎就在眨眼间,叶天已经冲到孙昌硕面前,浑身上下涌动着毁天灭地的绝世凶威,七窍之内,喷吐出丝丝缕缕的白色烟雾,脸上”主“字灵纹,像水波般晃动着。

    这一刻,即便是孙昌硕也是目光一凝,紧接着眼中爆发出炽~热如疯魔般的烈焰,又是一拳,迎着叶天狂扫而至。

    叶天同样也是一拳,笔直如剑般,毫无花哨的向前轰出。

    “嘭!”

    两人双拳相撞,强大的破坏力,形成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眨眼间向四面八方震荡横扫出去。

    四面五百米外的墙壁,再也经受不住这股力量的碾压,轰然坍塌,震耳欲聋的爆响声,不绝于耳的从周围传来,与玉皇殿相邻的包房,受到余波震荡,也在这一刻崩碎。

    各处包房内的食客,发出阵阵惊慌失措的尖叫声,那些正在拍照录视频的食客,也纷纷拔足向大明宫词外跑去。

    能进入大明宫词消费的他们,当然不会是没见过世面的角色,他们隐约猜测到,在玉皇殿内正发生着一场普通人根本靠近的恐怖战斗。

    烟尘升腾中,金碧辉煌的玉皇殿,化作废墟,轰然倒下。

    与大明宫词,相隔不到八百米的一座写字楼内。

    站在窗前,目光望向大明宫词这个方向的张朝华,一声惨叫后,双~腿一软,一屁~股直接跌坐在地,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彻底懵了。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直到身边的秘书把他搀扶起来后,他还没回过神来。

    “菲菲,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大明宫词是张家祖上的产业,对张家有着异乎寻常的意义,而大明宫词最具代表性的玉皇殿则更是重中之重。

    张朝华当年从父亲手上接过家主信物时,曾耳提面命的告诫过,哪怕是张家所有人都死了,也决不能让玉皇殿受到半点损伤,玉皇殿内埋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个秘密是什么……

    张朝华掌权后,曾多次暗中组织各个领域内的权威专家,对玉皇殿进行全面的考察分析,最终也没有任何发现。

    只是把玉皇殿定义为具有华夏古建筑之美,浓缩了华夏五千年古建筑的精华,对研究华夏古建筑有着巨大的参考意义和价值……

    神色激动,心如死灰的张朝华,像是疯了一般,双手紧紧抓着秘书菲菲的肩膀,用力的椅着,失魂落魄的大声质问着菲菲。

    一身黑色ol职业套装的菲菲,清秀美丽的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恐惧。

    在她印象中的张朝华,那是个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虽然身为自己的直接领导,但一向洁身自好,作风正经,从来没有对都自己动手动脚的,而现在却变得精神失常,状若疯魔,大大的出乎了菲菲的意料。

    “张先生,我……我……”即便是身为张朝华的秘书,菲菲也不知道玉皇殿对张家的意义有多重要。

    在她看来,那无非就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古典建筑吗?

    既然坍塌了,那就重新建造呗,何必搞得这么激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