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极品透视狂兵 第693章我想静静

时间:2018-04-02作者:蜗牛快跑

    ,!

    一夜无眠。

    一夜无话。

    只有白蛟自始至终都在嘭嘭巨跳的心跳声,宛若惊雷般在叶天耳边回荡着。

    连叶天都感到不可思议。

    离开浴室的白蛟,来到客厅时,打开灯,然后就坐在自己对面的沙发上。

    正襟危坐,修长纤细的手指,轻轻放置在膝盖上,灿若星辰的眼眸中,平静如水的直视着自己,没有愤怒,没有幽怨,也没有不甘心。

    只是一种出奇的平静。

    在白蛟没有出现之前,叶天甚至做好了应对白蛟发飙的各种准备。

    然而白蛟却是眼前这副姿态。

    既然白蛟不肯说话,叶天也不愿再次开口发声,再次与白蛟杠上。

    叶天只是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

    浓浓的烟雾,萦绕在他面前。

    客厅里除了白蛟的心跳声外,就只有墙上壁钟走动时的清脆”咔擦“声响。

    直到两个小时后,叶天身上的三包烟,抽得一根不剩,而外面,东方的天际,已经露出一抹鱼肚白色时,白蛟才涩声开口,打破了安静如死的氛围。

    “抽烟有害健康。”

    白蛟轻启朱唇,吐气开声,短短的一句话出口后,标志着两个小时的平静,终于结束。

    叶天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嘴角一抽,脸上浮现出一抹难以掩饰的落寞神色,苦笑道:“只要死不了,就继续抽。

    有些东西,你不懂,你这个层次的人,无法理解我的心事。

    毕竟你只是个局外人。”

    这些年,无数不可一世的强者,纷纷死在叶天手上。

    每次杀人之后,叶天都会感到一种深深的寂寞。

    不是他主动的想杀人,而是那些人,总是不知死活的想要挑衅他的底线和忍耐限度。

    感到寂寞时,每一根烟,就成了叶天的精神寄托。

    只有在吞云吐雾中,口鼻之内充斥着强烈的烟雾,呛得涕泪横流时,他才知道自己还活着……

    “你真的不懂。”这一刻的叶天,不是为了装逼,有感而发的再次感慨了一句。

    白蛟眯了眯眼,黛眉轻蹙,凝视着叶天眉宇间化不开的忧伤和哀愁,她的芳心,也在这一刻,瞬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刺了一下,感到一阵难言的伤感。

    摁灭手中的最后一个烟头。

    叶天长身而起,天空里,一线熹微的晨光,冉冉升起,以他的耳力,隐隐可以听到几公里外的长街,正在苏醒,车水马龙的喧嚣声音,传入耳中。

    白蛟也在这时,站起身,望着叶天棱角分明的脸庞,郑重其事的说了两个字,“我懂!”

    “你……”

    随着白蛟话音一落,叶天的脸色,也在这一瞬,变得惨白,豆大的汗珠,刷的一下,从额头上,滚滚而落,顷刻间,满脸都是冷汗,向来稳如泰山般的钢铁身躯,也如风中残烛般,轻轻的颤抖起来。

    叶天哆嗦的手指,指向白蛟,嘴角抽动着,只觉得喉咙一阵干涸,像是燃烧着火焰,万千话语涌上心头,最终却只是再次断断续续的发出一个字,“你……你……你……”

    ……

    团山。

    直到此时,方华才拖着疲倦不堪的脚步,在程蝶衣的搀扶下,失魂落魄般回到家里。

    自从一接到消息说,韩修德因为心脏病复发,没有及时得到缓解,而死在街头时,原本已经睡下了的方华,就迫不及待的叫醒程蝶衣,离开家,直奔医院而去。

    在医院的太平间。

    方华在见到尸体已经僵硬了的韩修德时,一下子晕死过去。

    因为她跟韩修德并不是光明正大的夫妻,她并不敢理直气壮的去见韩修德的最后一面。

    韩修德的尸体旁,围绕着他的原配。

    方华只是远远的站在一旁……

    直到韩修德的亲属全部离开后,方华才带着程蝶衣,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医院。

    自此之后,今生今世。

    她再也不能再见韩修德一面。

    这个男人,在她生命中划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改变了她的命运。

    所以她不求任何名分,哪怕只是当地下情人,也要守在他身边。

    “小姨,你别难过了。姨夫要是在天有灵的话,看见你这么悲伤,他也会不开心的。”

    程蝶衣精致婉约的绝美小脸上,也带着一抹无法掩饰的悲伤,抽出纸巾,轻柔的为方华擦去眼角的泪水,小声的劝慰着,然后又给方华倒了一杯热水,柔声道,“小姨,咱们的日子还长着呢,总得向前看不是?

    我虽然不知道深爱一个男人的滋味是什么,但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程蝶衣的眼角,也悬着两行晶莹的泪水,泫然欲泣,愈发显得楚楚可怜,一手勾搭着方华的脖颈,另一手环抱着方华纤细如柳的腰肢,娇小玲珑的身子,无限依恋般,依靠在方华的肩膀上。

    方华原本就是国色天香的成熟美人,此时在满脸泪痕的渲染下,愈发的显得哀婉动人,令人忍不住想要把她拥入怀中安慰一番。

    “小蝶,你不用劝我,你不知道我跟老韩的感情。”方华捧着玻璃水杯,哽咽着道,“折腾了大半夜,你也累了,赶紧回房去睡一觉,我没事的,你不用管我。”

    程蝶衣嘟了嘟娇嫩的嘴唇,有些不情愿的道:“小姨,我要陪着你。”

    “小蝶,听话。”方华轻抚了一下程蝶衣的俏脸,美丽的嘴边勾起一抹牵强的笑容,“我想一个人静静。”

    程蝶衣抿着嘴唇,眼角的泪水终于滑落下来,嗫嚅着道:“小姨,你可不能做傻事啊。在江城,我也只有你一个亲人,可以依靠。

    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啊?

    所以你要好好的。“

    方华当然知道程蝶衣这话的意思,强打精神,又挤出一抹笑容,揉着程蝶衣的脑袋,无限宠溺的柔声道:“我不会那么傻,你放心吧,乖乖的,听话,你赶紧去睡一觉。”

    直到这一刻,程蝶衣才”哦“了一声,虽然不情愿,却又不得不听方华的话,起身向楼上的卧室走去。

    就在程蝶衣起身后,背对着方华时,她的眼中浮现出一抹阴狠毒辣,宛若毒蛇喷吐毒液时的寒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