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极品透视狂兵 第712章洗白白

时间:2018-04-02作者:蜗牛快跑

    ,!

    “老大,我对不起你。

    因为我穷怕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五千万的财富,从我手中溜走。“

    老花眼睛一闭,手指瞬间用力,向后一勾,扣动扳机。“你放心吧,每年清明节,我都会给你上坟烧纸的,我也会帮你好好照顾嫂子的。”

    宋淑萍的眼中则闪过一道如释重负般的狂喜。

    暗暗长出一口气,终于捡回一条命了。

    “啪!”

    一道撞针碰撞的轻响声传出。

    然而,这并不是枪声。

    老花神色巨变,下意识的睁开眼睛。

    他瞬间反应过来,枪膛里根本没有子弹。

    当老花的眼睛刚睁开一条缝隙时,他就看到一只布满疤痕的拳头,带着狂暴的力量,砸了过来。

    “嘭!”

    拳头落在老花的鼻梁上。

    “咔擦!”

    老花的鼻梁骨应声爆碎。

    “嗷!”

    整个脸部传来撕心裂肺般的剧痛,令得老花惨叫出声。

    三道声音,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

    此时的老花满脸都是鲜血,以及……

    被鲜血掩盖下,隐约浮现出的恐惧、悔恨和绝望。

    他也终于在这一刻明白过来:

    一切都是个圈套。

    就等着自己这种傻*逼往里钻呢。

    “老花,你太令我失望了。”韦金咪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拳头上的血迹,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的遗憾和无奈。

    宋淑萍满腔的狂喜,又在这一刻化作绝望,大大的长着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韦金咪一声轻叹,望了一眼老花,“为了钱,你竟然要杀我。”

    “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兄弟,既然是兄弟,那你为什么要设下圈套,来试探我。”老花也索性豁出去了,仰着脸,争锋相对的回应道,“我现在才明白,今早行动之前,你说要帮我检查一下手枪的准星。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你就取走我枪膛内的子弹,然后将一把空枪,归还给我。

    你也从来没相信过我,你根本没把我当成是兄弟,我只不过是你用来冲锋陷阵的炮灰。

    当我们把三个警员干掉之后,我就失去了利用价值,但我偏偏又知道你太多的秘密。

    所以,你一步步勾起我对金钱的贪欲,最终逼我对你拔枪。

    而你就能名正言顺的杀我灭口。“

    老花能在道上混这么多年,当然不可能是个没脑子的二百五。

    从种种迹象中,略一沉吟就明白了其中的内幕。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韦金咪哼了一声,另一手,食中二指,微微一张,宛如毒蛇张开的嘴巴,闪电般叼在老花的咽喉处。

    “咔擦”一声。

    老花喉骨尽碎,命丧黄泉。

    韦金咪又轻叹一声,“我不杀你,你却要杀我,是你坏了道上的规矩,怨不得我,黄泉路上,走好。”

    宋淑萍已经彻底绝望了,肥胖的身子,轻轻*颤抖起来,牙关咯咯作响。

    韦金咪说杀人,就杀人,而且连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都杀。

    自己又算得了什么?

    “大哥,我……”宋淑萍试图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又因为强烈的恐惧,令得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韦金咪点燃一根烟后,气定神闲的回应道:“母猪,谁说老子不爱钱?少一个人分钱,老子就能多得到一千多万。哈哈哈……”

    听着韦金咪疯狂的大笑声,宋淑萍的心脏一阵抽*搐。

    她活了四五十岁,却还是第一次经历到这种一波三折的遭遇。

    “把你的全部财产,奉送给老子,老子会考虑让你死得痛快一点。”韦金咪阴阳怪气的补充了一句,舌尖轻*舔*着嘴唇,露出几分血腥残忍的神态。“你要是敢跟老子玩心眼,老子会让你生不如死,哼哼哼……”

    警车依旧在道路上飞驰着,此时已经离开了市中心,高速路两侧都是连绵起伏的大山。

    宋淑萍的心,都在滴血。

    这时,韦金咪接到一个电话。

    “亲爱的,你咋还没有回来呢,人家可是洗白白脱*光光,趴在床*上等着你了呀,还有哦,人家已经把那里洗干净了,就等着你来攻城略地了,到时候你可得温柔一点,别那么粗暴,人家的这里,毕竟还是第一次,经不起你的狂轰滥炸哦……”

    一道甜美娇嗔的声音,嗲嗲的传入韦金咪的耳中,令得韦金咪喉结滚动,身体的某个部位,在瞬间就发生了最原始的本能变化。

    韦金咪咧嘴呲牙,满脸邪恶兴奋的回应道:“小宝贝儿,你就好好等着呢,待会儿,我还得给你送上一份厚礼,保证让你心花怒放。

    从此以后,我要经常光临你的后院。

    额,对了,待会儿,我可是要仔细检查的哟。“

    韦金咪和手机那头的女人,完全无视车内的宋淑萍和司机两人,肆无忌惮的跟对方打情骂俏,说着各种不堪入耳的带颜色段子。

    两人调笑了一会儿,才结束通话。

    满脸都是银邪笑容的韦金咪,转头冲着司机沉声道:“温明,把车速再提高一点,老子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自始至终都保持沉默的司机,直到这一刻才惶恐不安的点了下头,小声道:”大哥,我知道了。

    “握草,什么大哥啊?你才是老子的大舅哥啊。一想到你姐那风情万种的媚*态,老子就忍不住想要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在她身上,体现出老子的男人雄风。

    我看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待会儿,老子跟你姐翻云覆雨时,老子允许你在一旁观战,你要是也有需求的话,等老子发射之后,也可以跟你姐好好玩一下。

    老子不是那种独断专行的人,有句话咋说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快乐要一起分享,美人更应该一起分享。“

    韦金咪布满血丝的眼睛,叽里咕噜的转动着,眼底深处带着戒备和警惕,似有意似无意的关注着温明的表情变化。

    “大哥,我……我真的……真的不敢……”

    留着板寸头的温明,穿着一件蓝色的长袖衬衣,以及灰色的牛仔裤。

    衣物上,随处可见斑斑点点的污渍。

    就连头发,也是油腻腻的,显然又好几天没清洗过了。

    一张惨白得像是不见天日的病人般的脸孔上,在听到韦金咪这话后,道道冷汗像失控的水龙头似的,喷*涌而出,布满了整张脸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