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极品透视狂兵 第797章红颜是骷髅,也是祸水

时间:2018-04-02作者:蜗牛快跑

    ,精彩小说免费!

    万里之外的缅国金银城。

    正在熟睡中的叶天,突然间坐了起来。

    冷汗浸*湿*了他的睡衣。

    这一次,他并没有做梦。

    只是在潜意识中,感应到某种强大的危机,正向他铺天盖地的侵袭而来。

    “妈的,我也开始疑神疑鬼了,都是受苏美人这个妖精的影响。”

    叶天揉着又痛又酸的太阳穴,喃喃自语着吐槽了一句。

    口中说的虽然是埋怨苏心怡的话,但脑海中却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苏心怡那张国色天香的俏*脸,凹凸有致的性*感身段,以及每次自己把她压在身下时,她紧蹙娥眉,樱*唇小口中发出莺声燕语时的媚*态……

    “我还真是有些想念她的那一双迷人,名器就是名器,魅力无可挡啊,要是能再次享用一次她的名器,这辈子也算没白活了。”

    想起下午在飞机上时,苏心怡还言之凿凿的说,下了飞机后,就会偷偷跑来“安慰”自己,叶天又不由得感到一阵激动,连身体也有些燥热起来。

    “唉,女人说的话,都是不可信的,可怜我那么天真,竟然被他给欺骗了。”叶天又喃喃自语了一句,碎碎念似的嘟囔着,“睡觉,什么也不想,只有睡觉才是王道。

    我要做个六根清净的出家人,非礼勿视,非礼勿想,女人都是红颜骷髅,是祸水,是灾难……”

    这个时间段,金银城中,出了军事重地之外,其余机构全都被切断了电源,即便是城中之城的株式会社也不例外。

    不仅是金银城大部分地方处于黑暗状态,就连株式会社内也是伸手不见五指。

    偏偏这个时间段,月光又被厚重的云层遮掩住。

    叶天长吁短叹着,再次倒在榻榻米时,却是身子一颤,浑身的热血都下意识的沸腾了起来。

    因为他的手,正触碰到一团温热美妙的球体上。

    “真是调皮,跟你老公我,还开这种玩笑,嘿嘿嘿,不过,我喜欢,哈哈哈……”

    黑暗中的客房内,垫着一层薄被的榻榻米上,传来一阵令人血脉喷张的声响,榻榻米也跟着咯咯吱吱的低吟着……

    ……

    青阳区医院。

    病房。

    病床两侧,分别站着刘艳和唐果母女。

    母女俩脸上都露出掩饰不住的关切和自责表情。

    她们都知道了唐绍基的病情。

    若不是唐果负气离家,不听唐绍基的话,一意孤行的离开家门,唐绍基也不会遭此厄运。

    若不是刘艳当时正跟唐绍基生闷气,非得要唐绍基亲自把唐果叫回餐厅餐饭,唐绍基肯定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按照医生的说法,唐绍基的那里,爆碎成渣,再先进的医疗手段都不可能复原,院方也无能为力,深表遗憾,而且以当今时代的医疗技术,还无法让唐绍基再次长出男人尊严……

    这一刻,即便是一向雷厉风行,正义感爆棚的唐果蔫了,像霜打的茄子般,站在病床前,耷*拉着脑袋,等待着唐绍基的苏醒。

    病房里,安静如死,只有心电图检测仪的滴滴声,清晰真切的回荡在母女俩的耳边。

    刘艳在家里等了半天,却始终不见唐绍基回家,心知不妙,于是拨通了唐绍基的电话,无人应答。

    多年来养成的警惕,令得刘艳当即做出判断,唐绍基一定是遭遇不测了。

    再之后,刘艳跑出家门,在巷子里找到躺在血泊里,不省人事的唐绍基……

    “妈,我要一定要抓*住凶手,然后也打残丫的!哪怕我去坐牢,我也认了。”

    唐果清纯得宛如高中女生的白*皙脸蛋上,浮现出坚定不移的神色,握紧双拳,狠狠的空气中挥了一下,咬牙切齿的道,“我终于明白了,只有以暴制暴,才能让坏蛋得到惩罚,让正义得到伸张。

    刘艳跺了跺脚,一脸谨慎的瞪着唐果,急促的道:“别胡说八道!你是一个警员,要奉公守法,在律法规定的范围内行*事,更要遵纪守法,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

    守护市民的人身财产安全,这是你的天职。

    你刚才这种胡话,以后绝对不可以再说。

    若是让其他人听到,会让警员的形象在市民心中受到动摇。

    你代表的不是你个人,而是江城,西河省,乃至是全国的警员形象。“

    刘艳退休前,在讲坛上站了三十多年,所以教训起人来,一套一套的,而且还显得颇为义正言辞。

    “妈,我不是警员了。”唐果才擦去的泪水,又从眼中滑落。

    刘艳眉头一皱,隐约猜想到唐果今晚回家时闷闷不乐的原因了。

    唐果埋怨的目光,又望向唐绍基,“是他撤了我职,把我从警局开除了。”

    “你怎么不早些跟我说?”

    刘艳轻叹一声,有时有些埋怨,要是唐果肯说出她郁闷的原因,自己作为她老妈,肯定也要好言相劝,开导一番,也就不会导致唐绍基受到袭击,变成废人……

    唐果却倔强的道:“说了也没用,你也不能改变我爸的决定。”

    “唉,多米诺骨牌效应,果然可怕,环环相扣,你这个环节出了问题,于是引发了后面一系列的事。”刘艳意味深长的感慨着,严肃认真的眼神,盯着对面的唐果,“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你也不再是警员,你没有资格追捕凶手。

    你爸的事,自然会有警方处理。

    你就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然后我会帮你找个安稳的工作,咱们家也不缺你吃喝,养你一辈子都不是问题。

    给你找工作,那是为了让你混日子的。

    你爸把你开除了,也是为你好。

    当初我就不同意你加入警界。

    柔柔弱弱的女孩,干什么不好,非得干那个行业!

    把你辞退,我觉得,这件事,你老爸做得很好,我赞成。“

    “妈,你怎么总是向着他?”唐果气呼呼的质问道。

    刘艳满怀关心的目光,望了一眼唐绍基,冷笑道:“因为他是我老公,我不向着他,我该向着谁?我要是向着别的男人,周围人会戳着我的脊梁骨,臭我是不要脸的表子。

    还因为你是我的女儿,从私人感情上来讲,我无法容忍咱们家三口人,就有两人整天处于九死一生的工作环境中。“

    “刘老师,你说的都对,谁叫你是我妈?”唐果翻着白眼,无奈的回应道。“不管你说的多么的冠冕堂皇,我都要揪出凶手,让凶手受到同样的惩罚!”

    “你……”刘艳为之语塞。

    她也知道自己女儿的性子,一旦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你若是忍心看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发生在我身上,那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刘艳的火气,也一下子上来了,斩钉截铁的道,“我再也不会管你,我若是再说奉劝你的半句话,那我就是你养的……”

    刘艳的这番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咳嗽声打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