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极品透视狂兵 第1011章天女下凡似的大美人(六更求花)

时间:2018-04-27作者:蜗牛快跑

    叶天伪装成一个路人甲的身份,颤颤巍巍的走到一群青年中间,掏出两盒烟,给这些青年一人发了一根,这才压低声音,开口道:“各位兄弟,你们这是干嘛?

    光天化日之下,也敢抡着铁锤,砸人家的门。

    小心被抓去坐牢啊。

    坐牢的滋味,可真是不好受啊。

    我觉得你们还是有话好好说,别动粗,别乱来。

    这是法治社会,不能随心所欲的解决个人恩怨。”

    为首一个青年,染着黄发,露在外面的两条手臂上,纹着两条栩栩如生的青龙刺秦,枯瘦如柴的脸上,没有二两肉,眼睛凹陷,鼻梁高耸,轻轻吐出一个烟圈,扫了一眼一团和气的叶天,冷声道:“你丫的是什么人?”

    “过路的,就是因为好奇你们现在的行为,所以才忍不住问问。”叶天憨厚的笑着,满脸疑惑不解的表情,说着话,又掏出一盒烟,塞进黄毛的手中。

    黄毛拿着五百多元一盒的香烟,点了下头,嘿嘿一笑,“你丫的挺会来事儿哈。嗯,实话告诉你吧,今夜这家人,若是不规规矩矩的把闺女交出来,我和我这帮兄弟,就把他们一个个‘咔擦咔擦……’了。”

    敌远地不酷敌学战冷帆早指

    “这家人得罪你了?”叶天故作惶恐的倒退一步,失声问,“你们这是要赶尽杀绝嘛。”

    黄毛狠狠吸了两口烟,咬牙切齿的道:“他们得罪的是我大哥,丫的,收了我大哥的彩礼,却不愿把闺女嫁给我大哥。

    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他们的胆子太大了,连我大哥都敢欺骗。

    若是不给他们点教训,以后我大哥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他们家闺女叫啥名字?”叶天表现得愈发的好奇,笑呵呵的问,“兄弟你别多心,我也只是问问而已,你要是不愿说,也没关系。”

    敌不科科酷敌术所月孙指察

    此时的叶天,已经隐隐推测出一些端倪,白素的父亲白敬忠生性吝啬,爱贪小.便宜,而且还非常市侩,脑子也非常好使,总是在想方设法的占别人的便宜。

    收人彩礼,却又不愿付出代价这种事,白敬忠绝对做得出来。

    孙地远科鬼艘察接冷术接故

    敌地地地独敌术陌月指陌故

    叶天越是这样说,黄毛却愈发感到不好意思,在叶天耳边,语气中带着一丝银邪猥琐,压低声道:“白素,一个水灵得就跟天女下凡似的大美人。

    你要是见了她,也会在瞬间忍不住想要把她,压在身下,一逞雄风的。

    我这些兄弟,哪个不是把她当成了女神一样的供着?

    再者说,她要是不漂亮,我大哥也不会花费三十万的彩礼娶她过门呀。”

    叶天连连点头,心中却是念头百转。

    黄毛拍拍叶天的肩膀,告诫道:“过路的,赶紧走吧。你丫的得给老子保守秘密啊,要是让我知道你胡说八道,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你碎尸万段。

    老子也是杀过人的,不在乎再杀你一人。”

    黄毛话一说完,远处砸门的小弟,终于把白家的铁门砸开,咣的一声巨响,铁门倒在地上。

    “兄弟啊,我觉得你还是带着手下的人马,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这件事你还是置身事外的好,免得给自己带来灾难。”叶天也掏出一根烟,给自己点燃,语重心长的拍着黄毛的肩膀,“我这么劝你,也是因为你刚才对我的态度还不错。”

    黄毛倒退一步,抽.出藏在腰间的砍刀,露出戒备凶恶的神色,刀尖直指向叶天的胸口,冷声呵斥道:“你丫是什么人?”

    “一个路人而已,无名之辈,不值一提,呵呵。”叶天冲着黄毛,挥了挥手,再次劝道,“带着你的人,回去吧。”

    这时候,黄毛的手下,已经冲进白家,把正在 大呼小叫着的白敬忠拖了出来,扔到黄毛脚边。

    孙远地不酷艘学由闹技封孙

    叶天打量着地上的白敬忠,还是与当年一样,留着两撇山羊胡,梳着中分发型,穿着灰色的短裤,踩着一双拖鞋,肥硕的身形,趴在地上,就像一只仓惶不安的大白鼠似的,两只小小的眼睛,叽里咕噜的转动着,在不经意间闪烁着精光。

    毕竟十多年没见,叶天早已从一个小孩子,成长为英武的青年,尽管白敬忠也瞟了几眼叶天,但他却也没认出眼前这个青年的真实身份。

    他反倒是把叶天当成了这群混混的同伙。

    “各位大哥,你们这是干啥呀?砸坏了我家的大门,是要赔钱的……”白敬忠一脸惶恐的开口道,挣扎着想要站起身。

    艘地科不酷敌学所阳地情孤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一个小弟,“嘭”的一脚,重重的踹在屁.股上,强大的力量,顿时令得他再次一个恶狗扑食般,扑倒在地。

    一见到白敬忠出现,黄毛则直接无视了叶天的存在,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白敬忠身上,这些天,他们一直在打探白敬忠的行踪,终于在今夜把白敬忠围堵在了家里。

    这一次,他决不能再让白敬忠逃之夭夭,更要让白敬忠交代出女儿白素的下落,不然的话,他回去之后,也没法向大哥复命……

    黄毛一步踏出,一脚踩在白敬忠的后背上,冷声呵斥道:“老东西,丫的你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赔钱?握草.你老娘的,老子赔你钱,只怕你也没命花。

    孙科远仇方艘察所冷孙封不

    交出白素,就饶你不死,否则,杀你全家,白素最终还是会落到我大哥手上。

    丫的你连我大哥都敢欺骗,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着话,黄毛手上的砍刀,直接架在了白敬忠的脖子上,“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白敬忠这一次终于被吓得面如土色,眼中满是恐惧和害怕,哀求道:“大哥啊,我真没骗过你大哥,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三十万彩礼钱,你用到哪儿去了?”黄毛的砍刀,森冷的刀锋,浸入白敬忠的皮肤,令得白敬忠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还有,这几天,白素为什么不在超市里?

    你把她藏到哪儿去了?”

    一旁的叶天,此时也蹙起了眉峰,白敬忠收了人家三十万彩礼钱的事,白素是不是被白敬忠瞒在鼓里,并不知情……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