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伐仙问道 第一百一十三章 风起雪落

时间:2018-08-02作者:天伤星无泪

    归一门山下镇,无名客栈里,目前住客为零。

    云怜雪正趴在桌子上,手托香腮,看着掌柜老头一个人下着棋。

    “喂,丫头,那子不就离开几个月吗?不至于这么想他吧?”

    云怜雪脸一红:“我才没有想他呢!”

    “还没有,你那张脸上都写得清清楚楚的!”

    “前辈,我只是。。。我只是有些担心他!”

    “担心他?”老头头都没抬,继续摆弄着棋盘:“那子鬼灵精的很,你有事,他都不会有事!”

    “可是,他说了的,只要在山上稳定了,就会下来看我们的!”

    “也许人家早就有了新欢,忘了你这旧爱了!”

    “谁是他的旧爱,我只是把余毅当哥哥而已!”云怜雪跺脚,娇羞不已:“前辈,您怎么这么为老不尊啊!”

    老头翻了个白眼:“我只是实话实说话!别在那里发呆了,过来陪我下棋!”

    “不要吧,前辈,我又不会下,每次都惹得您生气。您还是自己下吧,等余毅大哥来了,让他陪您下!”

    “也好,和你下棋,反而降低我水平。我要好好练练,等他回来了,好好教训他!”

    云怜雪忽然抬头看天:“前辈,下雪了!”

    天空上,一片片细碎的雪花随风飞舞,慢慢落了下来。

    “下雪了吗?”

    老头终于丢下了棋子,抬头看天,浑浊的眼睛中冒出了一丝精光来,一闪即逝。

    归一峰的一处偏殿中,韩元良和贾世成并排坐着,下方左右分别站着陆方和司徒浩,再下方站了两排弟子,中间还掺杂着数名穿着红衣面具的人。

    韩元良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找了快半个月了,你们还没有找到那子?”

    下方,归一峰弟子齐齐摇头,一名归一峰弟子声回答:“师父,我们在大师兄的带领下,已经捜遍了那片区域,就连附近的山都找过了。可是,姓余那子就是不见踪影,我们都快要掘地三尺了,是真的尽力了。。。”

    “够了!你们已经失踪了好几个人了,居然都没能抓住他,还有脸和我狡辩!”

    韩元良打断那弟子的话,转头看向贾世成。

    贾世成明白他的意思,接着问道:“你们呢,也一点线索都没有?”

    下方落日峰弟子和红衣面具人也齐齐摇头,他们没有解释,低着头不说话。

    “一群饭桶!”

    韩元良怒喝一声,站起身来:“再给你五天的时候,若是还抓不到人,你们自己提头来见我!”

    下方归一峰的弟子都是身子一晃,陆方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没有说出来。

    韩元良撇了贾世成一眼,贾世成冷哼了一声:“掌门师兄的话,你们没有听见吗?”

    下面落日峰和红衣面具人终于有了反应,齐齐躬身:“是!”

    韩元良大袖一挥:“都出去吧!”

    除了陆方和司徒浩,下方所有人齐齐躬身行礼,退了出去。

    韩元良看着这些人的背影,还有些愤愤不平,一掌拍在椅子的扶手上,扶手咔嚓一声碎裂了:“一帮蠢货,近千人都抓不住那子!”

    贾世成安慰道:“师兄稍安勿躁,归一峰附近大山林立,那子又非常狡猾机警,随便找个地方一猫,想找到他还真不容易!”

    这倒是实话,韩元良慢慢平静了下来,有些不甘地道:“我哪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眼看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真怕那老东西得到消息,躲起来了。若真是被他躲起来了,我们再想找到他,可就是大海捞针了!”

    贾世成也皱起了眉头,他思索了一会,道:“我记得那子在山下有个侍女来着,我们若是把那侍女给抓来,能不能钓出他来?”

    韩元良的眼睛亮了起来,想了一下,微微摇头,将云怜雪的情况说了一遍:“那丫头是昔日落花派云若海的孙女,虽然和他一路同行,但是想要用她钓出那子来,恐怕很难。”

    贾世成身子一震,双眼中精光暴涨,抬头看向韩元良:“那丫头是云若海的孙女云怜雪?”

    韩元良点头:“怎么?师弟知道她?”

    贾世成眼中的精光消失,恢复了平静:“听说过,落花派可是很我们归一门齐名的大派,也是掌控一府的三大派之一,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血煞怎么会不知道!”

    “哦,”韩元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继续道:“既然如此,那就由师弟派人下山,把那丫头抓来吧,成与不成,总要试上一试的!”

    “好,我等下就派人去抓把那丫头抓来!”

    这事敲定了,韩元良转头看向陆方:“你越冲师叔和詹化师叔怎么样,可有答应效忠于我?”

    陆方摇头:“我去见过他们几次,他们一见我,就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说他们受师祖大恩,一辈子都不可能背叛归一门的!”

    “笑话,我现在是归一门的掌门,他们既然不背叛归一门,为何不愿向我效忠?”

    陆方嘴巴翕动了两下,却没有说话,低下了头去,显然是越冲和詹化后面说的话不太好听。

    贾世成道:“那两个顽固不化的东西,不愿意投降也无妨,有他们不多,没他们不少。一旦抓住余毅那子,若他们还不愿意投降,就杀了他们得了!”

    韩元良摇头,脸上有些惋惜:“毕竟是同门师兄弟,能不杀还是不杀吧!”

    贾世成心中暗骂虚伪,表面上却是笑着道:“师兄就是这么仁义,弟佩服!”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各自散了。

    地下溶洞,石室中。

    彩翼睁开了眼睛,看见对面盘坐的余毅还未醒过来,遂压低了呼吸,尽量不发出响声。她盯着余毅的脸瞅着,此刻,少年的脸上没有了精明和沉稳,只有青涩和稚嫩。她有些痴了,相处了一个多月以来,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余毅了,也越来越佩服他了。

    她自问自己不是一个蠢笨的人,也不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可和余毅待在一起久了,她却发现自己比余毅差了不知道多少。这个少年做事沉稳,行事即谨慎又果断,完全不像是一个少年该有的手段。若是余毅现在三十四岁了,倒还能说的过去,可偏偏余毅的年纪比她还,这就让她有些想不明白了。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她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佩服余毅,甚至是有些崇拜他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