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伐仙问道 第一百三十五章 再战归一峰

时间:2018-08-02作者:天伤星无泪

    石室中,越冲感叹:“这小子不得了,这才修炼多久,身上就有了一丝雷劫的味道,看这架势,第一招的修炼也要快了。”

    詹化也感应到了那股若有若无的剑意,他有些吃惊地道:“真的假的?我没记错的话,师叔修炼第一招都花了一年多吧?余毅再厉害,还能比师叔还厉害?”

    “比师叔厉害,这倒不至于!”越冲摇头,顿了顿又道:“你不是剑修,当然不明白,九劫伏魔剑讲究剑意,一旦领悟透了剑意,修炼就快了。他观摩师叔留下的剑刻,相当于直接获得了师叔的经验,修炼的自然也会快些,倒不是说他就比师叔厉害。”

    “那也未免太快了些吧?”

    “确实有些快,这小子很了不得!不过,这小子现在无法调动天地元气,紫电中又没有多少雷电,即使能使出第一招,也是徒具其形而已。而现在是冬天,除非遇到罕见的冬雷,把他的紫电中注满雷电。否则,想真正发挥出第一招的威力,他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两人感慨着,余毅和彩翼已经顺着溶洞,来到了出口的山洞处。

    前段时间,有人来这里搜查,余毅先一步把洞封了,后来等搜查的风头过了,他又悄悄把山洞给打通了。顺着山洞出去,外面依旧是白雪皑皑,静悄悄的,只有风吹枯枝的声音。

    两人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就在他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彩翼突然拉住余毅,低声传音:“师弟,你看那边!”

    余毅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颗树上被划了三道痕,露出了里面的树干来。

    两人走近,发现上面隐约有灵气波动,余毅将手掌按在划痕上,脑海中响起了陆方的声音:“初二,子夜!”

    话说完,灵气波动慢慢消散了。

    今天是初一,明天是初二,那就是明天晚上,陆方终于有信息来了。

    两人回到石室中,将消息告诉了越冲和詹化。

    越冲和詹化很激动,他们已经忍耐太久了,如今终于来了消息,脸上都露出了期待的神色。很显然,两人心中是既期待事情的发展,又期待着能见到那个人,那个久违了的独孤峰。虽然,师叔化成僵尸的事情还有些疑惑,可这却不能阻断他们对独孤峰的尊敬和爱戴。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就到了第二日晚上子夜时分。

    一道身影从山林中闪了出来,那身影脚不沾地,一路御风,迅速向这片雪林飞来。

    “师兄,这边!”

    余毅早在暗处观察过了,发现没有人追踪,这才传音给了来人。

    那身影循着声音的方向,终于看见了余毅,他的身形一闪,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余毅的身边。

    来人虽然英俊依旧,却消瘦了不少,他对余毅和彩翼拱了拱手:“师弟,师妹,别来无恙?师叔他们怎么样了,伤势可恢复好了?”

    余毅和身边的彩翼还礼:“我们一切都好,你怎么样,韩元良没有再怀疑你吧?”

    陆方摇了摇头:“还好,他还是对我有一点怀疑,不过没有再派人监视我了。”

    “那就好!”

    说实话,余毅的心中也是有些忐忑的,当初让陆方那么干,也是在赌,幸好赌赢了。

    “不知师兄这次和我们见面,有什么事情吗?”

    陆方沉默了一下道:“我来给你们传个话,师祖他老人家约你们三日后,子夜时分突袭归一峰,问你们去不去?”

    “去,当然去!”

    彩翼接话,她对归一门的感情深,眼见有了光复归一门的机会,当然是毫不犹豫。

    “好,这是夜间通行令牌,你们收好,口令是:无咎对安乐。”

    陆方说完,转身要走,余毅一把拉住:“师兄,现在归一门是什么情况?”

    陆方停下脚步:“现在,归一门有点乱,贾师叔回落日峰住了,归一峰和血煞之间,有点不和睦!”

    余毅闻言,眉头微微一挑:“好的,师兄小心,我们到时候归一峰再见!”

    “好,师弟、师妹,后会有期!”

    话音未落,陆方的身影消失不见,已经御风离开了。

    三日后,夜深人静。

    四道人影悄悄摸向了归一峰,一路往上,对口令,验腰牌,顺利上到了山顶。然后,四人摸进了一处无人的房舍中,蛰伏了下来,静候子夜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见时辰已至子夜时分,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喝:“什么人?”

    身影凌厉,震得山野中回音缭绕,正是韩元良的声音。

    紧接着,外面就传来了数声气劲交击之声,跟着又传来了受伤后的闷哼声。

    四人从屋中扑出,只见两道人影正在空中纠缠不休,他们的速度极快,剑来掌去,打得非常激烈,偶有剑光掌风落下,都会在雪地上留下一道道深有丈许的痕迹。

    归一峰上的弟子们都被惊动了,不时有人御剑飞起,加入战团。可是,层次差的太多,只是一个照面,加入之人就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落在雪地上一动不动了。

    四人中的一人低声道:“好像是师父,我去帮忙,你们见机行事!”

    他手一举,低喝一声:“剑来!”

    归一峰的一处库房中,被封禁的长剑忽然剧烈摇晃了起来,然后长剑挣破封禁,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声,化成一道蓝色的剑光飞走了。

    有职守弟子大喊:“不好了,越冲的长剑飞走了,他上了归一峰!”

    可惜,他这一声喊完全被外面的喊杀声给淹没了,根本没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一道蓝芒破空飞来,那举手之人一把接住,整个人化成一道剑光,直射入上方的战团中。

    “越冲,你们终于来了!”

    韩元良以一敌二,虽然被打得只守不攻,却神态悠闲。

    “韩元良,今日就要你的狗命,为师父,为死去的归一门弟子,除掉你这畜生!”

    越冲口中大喝,剑光也越来越急,杀得韩元良左支右拙。

    另一个参战之人趁韩元良躲闪之际,觑准机会,一掌狠狠印在了韩元良的背心处。

    韩元良惨叫一声,从半空中跌落了下去,掉在了地上。

    空中的两人身形一顿,这才让人看了个清楚,除了越冲外,另一个人是一个须发皆白、行将就木的老者,正是客栈的掌柜。

    越冲转头看着老者:“您。。。您是师父?”

    老者的气势有点像独孤峰,只是这样貌根本不是,这让越冲有点把握不准了。

    老者浑浊的眼睛死死盯着地上的韩元良,身形闪动,向下方扑去,口中急喝:“先杀了韩元良,再叙旧不迟!”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