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傲天圣帝 第0519章,五万年后的崇拜者

时间:2018-06-13作者:唯易永恒

    ,!

    看着朱雀的手按在自己头上,一股灵力探入他的身体中,他也干脆不反抗了。

    这个过程持续了足足半个时辰,叶天泽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被朱雀查看了一遍。

    这让叶天泽生出一种,被她灵力推倒的羞耻感!

    朱雀却没羞没臊,只是脸上充满了疑惑,而一旁的秦未央自然知道她在做什么,对她又踢又挠。

    无奈,境界差距实在太大,秦未央的攻击对朱雀来说,简直就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而朱雀也直接无视了她的攻击,问道:“你的身上,竟然看不出丝毫怪异之处,真是奇怪!”

    这是当然的了,叶天泽敢给她看,自然就不怕身体中的秘密暴露,因为过去之胎里的太一,直接以庞大的意志,将他身上的秘密,全都掩盖了下去。

    因为是在自己体内,所以要瞒过朱雀并不难,但如果是在外界,那就有些困难了。

    “我也很奇怪啊。”叶天泽摊了摊手,“总觉得身体里有个暗洞,怎么吃都吃不饱的样子。”

    朱雀沉默了一会,道:“跟我走吧。”

    “去哪?”叶天泽有些担忧。

    “你不是说,让我帮你对付都天氏吗?”朱雀说道,“我答应了,不过,你也得帮我一把!”

    “怎么帮你?”叶天泽问道。

    “二战周天城,你必须出战!”朱雀说道,“而且,必须战而胜之!”

    “这个简单。”叶天泽点了点头。

    朱雀却神秘的看着他,道:“你别想耍花招,此事关系重大,你要是战胜不了你的对手,就只有一条路!”

    “死?”叶天泽笑了笑,道,“我有这个觉悟。”

    朱雀惊讶的扫了他一眼,有时候她感觉叶天泽,就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弱冠少年,可有时候她又觉得叶天泽深沉的像是一个活几千年的老怪物,身上充满了矛盾。

    她一抬手,眼前出现了一条飞梭,这飞梭呈现火红之色,其上布满了羽翼纹路,如同一条巨大的火鸟。

    “极品道器!”旁边的秦未央眼热的看着眼前的飞梭,好像夺过了似的。

    但叶天泽知道,她似乎并不在乎什么极品道器,吸引她的是这飞梭的外观,比起叶天泽从天元国主那里抢来的飞梭,有着天壤之别。

    不等叶天泽反应过来,朱雀便将他送到了飞梭上,除了叶天泽两人,朱雀只带了水月舞和五名侍女。

    伴随着红光一闪,飞梭腾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朱雀谷内。

    正在朱雀山外探听消息的都天跃,看到天上闪过一道红光,顿时一惊:“朱雀梭!”

    “那不是朱雀的座驾吗?”供奉们疑惑道。

    “看来这个女人着急了啊!”

    都天跃笑着道,“可惜,即便她真的拿那小畜生去我都天氏,家主也不会站在她这边,但那小畜生,我们要定了,立即赶回世族,这回可有好戏看了!”

    “如果那小畜生,真在朱雀手中,恐怕没这么好要吧!”供奉们担忧道,毕竟对方可是南境朱雀军团的统帅。

    “现在可不是我们求她,而是她求我们,如今她自身难保,还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条件?”都天跃冷笑道,“况且,我都天氏也不是好对付的!”

    朱雀梭上。

    叶天泽迎着风,坐在船首,秦未央自从上来之后,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但叶天泽知道,自己丢了,她也不会丢,便也没有太担心。

    更何况,船上还有一位朱雀镇守,又能出什么事情呢?

    “其实,朱雀大人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不好说话。”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叶天泽一看,发现是水月舞走了过来,她盘坐到自己身边,继续道,“我还很小的时候,她就已经在战场上征伐了,她能够成为第九代朱雀,可是一路血战,在坐稳的位置。”

    “你想说什么?”叶天泽问道。

    “我只想说……想说,你不要误会了朱雀大人。”水月舞说道。

    “我没有误会她。”叶天泽说道。

    “那你可知道,此次出行的凶险?”水月舞说完,情绪有些低落,“有可能,朱雀大人,再也回不到朱雀谷,也回不到朱雀军团了。”

    “怎么说?”叶天泽好奇道。

    水月舞当即将形势叙述了一遍,叶天泽听完水月舞的话,顿时陷入了沉默,他显然没想到,形势竟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沉默了一会,水月舞继续道:“她一心为族群而战,可讽刺的是,那些人根本就不买她的账,南境的这些大世族,大宗门,想的全都是自己的利益,如果周天城之战败了,又或者人皇殿之战败了,朱雀大人肯定会被牺牲!”

    说到这里,水月舞抬头望着叶天泽,“但你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吗?她想,如果她的牺牲,可以换来族人的觉醒,她死而无憾!”

    叶天泽再次沉默。

    虽然一开始他对朱雀的印象并不好,但当她义无反顾的接下那三战时,叶天泽的印象便彻底改观了,尤其是水月舞说出了她的心声时,这种好感便更加强烈了。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叶天泽说道。

    水月舞眼中一亮,又叹了一口气:“五万年前,若是没有不周山那一战,或许人族现在的情况,会完全不一样,那一战,我人族精锐尽丧,彻底失去了跟异族争雄的机会。”

    叶天泽愣了一下,原本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都怪那个罪人,他为何要那么自负,为何要……”水月舞抱怨道。

    “闭嘴!”一个冷厉的声音传来。

    水月舞浑身一哆嗦,立即站了起来:“大人,我……”

    叶天泽回过头看了一眼,不知何时,朱雀已经来到了船首。

    “我不希望再听到你说他的坏话!”朱雀的脸,异常凝重,“你没有资格评论他!”

    水月舞有些不服,但还是闭上了嘴。

    她来的也快,去的也快,转眼间便消失在了船首,直到她走了许久,水月舞才松了一口气。

    “她为何要维护一个……罪人?”叶天泽问道。

    “因为朱雀大人,是唯一一个不相信不周山之败真相的人,她一直觉得,不周山之败另有缘由!”水月舞苦笑道,“她从小最崇拜的人,就是那个……那个人。”

    “哦。”叶天泽愣了一下,尴尬一笑,“他不值得崇拜。”

    “我也这么觉得。”水月舞说道,“但这话,可不能让朱雀大人听到,不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