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傲天圣帝 第0104章,玩不死你

时间:2018-04-02作者:唯易永恒

    金面万万没有想到,真正的陷阱,会在这传信玉简上,这也难怪他会上当。

    从始至终,眼前这人都表现的无比谦卑,这正是黄泉制度下的关系,哪怕金面杀了银面,银面也绝不会反抗。

    而且对方还提及了前一段时间的任务,如果不知道黄泉任务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前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但即便如此,金面还是有所防备,他在第一时间,检查了一下这个玉简,却发现这正是黄泉的玉简,而且里面所蕴含的血煞之气,等级还不低。

    所以才敢注入血煞之气打开,但他没想到,血煞之气注入其中,便出现了变故。

    里面蕴藏的阵势,在第一时间被触发,狂暴的风火灵力,伴随着恐怖的煞气,狂涌而出,将他整个人都淹没了。

    也就在此时,那银面突然发难,只见刀光一闪,伴随着湛蓝色的刀气,一把长刀,猛的朝他劈了过来。

    “铁手!”金面一开始还以为是夜,但他没想到假扮的人,竟然是铁手。

    看qv正。版*章n(节y上8,

    这一刀的时机选择的非常好,如同风卷残云,咆哮而至,这让原本就被风火灵力与血煞之气缠绕的金面,脸色无比难看。

    如果驱逐风火灵力和这血煞之气,他肯定会受伤,可他更知道,如果不阻挡铁手这一刀,他肯定会被劈成两半。

    铁手毕竟是地榜三十位的高手,哪怕他战士境,依然不可能结结实实的挨他一刀不死。

    一股恐怖的血煞之气,从金面身上涌出,他想以此逼退玉简炸裂的所带来的伤害。

    血光一闪,匕首扬起,格挡了上去。

    “锵!”

    金铁交加,恐怖刀气,灌入身体,连血煞之气,都被震的溃散,他的身体更是无法支撑,被震退了两步。

    反观铁手,就有些难受了,这全力一刀,而且还是偷袭的一刀,却没有让对方受到伤害,这让铁手有些难受。

    但这已经是他全力以赴的结果,对方毕竟是战士境的强者,一刀过后,铁手直接闪身离去。

    原本还以为铁手会趁势攻击的金面傻了,看到铁手几个闪烁,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脸上有些难看。

    但一想到刚才的偷袭,一股怒火直冲面门,他也不顾的身上的伤势,身形一闪便追了上去。

    铁手虽然恢复了实力,却跑不过金面,大约追了两三里路,金面已经快粘上铁手了。

    可就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道:“大人莫追,前面那是陷阱!”

    金面愣了一下,扫了不远处一眼,又见一名银面杀手走了出来,他望了望远处的山势,隐隐间好似布下了什么阵势,而铁手进去后,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他扫了这名银面一眼,却见这银面一脸着急的朝他走了过来。

    金面的目光阴沉到了极点:“夜,你真当本座是白痴,骗了本座两次,竟然还敢骗本座第三次!”

    “大人莫要误会,我是上峰……”

    “你是上峰派来的传达任务的?是之前的任务?”金面打断了他,目光中闪烁着怒火,“小畜生,受死!”

    金面二话不说,身上血煞之气涌动,匕首直接刺向了这名银面杀手的小腹。

    他的速度快如闪电,眨眼间便到了银面杀手面前,顺手便刺了下去。

    然而,当匕首距离这银面的小腹,还有一寸时,金面突然停了下来。

    他望着眼前银面杀手,问道:“你真是上峰派来的?”

    “大……大……大人明鉴,是……是小人来……来迟了。”银面满头大汗,身上更是不停的颤抖着。

    那双眼睛,除了畏惧之外,没有丝毫想要反抗的色彩。

    也正是因为如此,金面这才停下手,如果真是假扮的,对方不可能绝不会任由宰割,只有低等级的杀手,面对高等级的杀手,才会如此束手待毙。

    如果眼前这人,是夜假扮的,那夜也太可怕了,这种微妙的心理变化,那些了活了几十年的老家伙都未必能够做到,更不用说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了。

    “传信玉简呢?”金面到是很干脆。

    眼前的银面,当即又递出了一个玉简,他接过去,正准备打开,却犹豫了一下。

    看到眼前这银面发抖的手,这才松懈下来,当即注入了血煞之气。

    “轰”

    又是一声炸响,伴随着恐怖的风火灵力,以及一股可怕的血煞之气,狂涌而出。

    那一刹那,金面只感觉脑子里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把叶天泽碎尸万段的念头都有了。

    狂怒之下,他根本不在意这爆炸,挥舞着匕首,朝眼前的银面刺了过去,可他很快便发现,眼前的人血光一闪,避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夜!!!”一声怒吼,响彻在这片山林里。

    此刻的金面狼狈至极,那一身黑袍千疮百孔,披头散发,唯有脸上的金色面具,还保持着完整。

    “我在呢!”一个声音传来,叶天泽突然出现,摘下了脸上的银色面具,道,“找我有事?”

    “……”金面。

    与此同时,铁手也走了出来,他没想到,叶天泽的计划真的能成功,虽然他也出谋划策,告知了一些关于黄泉杀手的习性,但总体的计划,可是叶天泽编制起来的。

    尤其是最后那一步,也是最危险的一步,万一金面不信,很有可能死在金面的匕首下。

    但他不敢相信的是,叶天泽完成这么好,在金面的杀气下,演的那么出色,这已经跟实力无关,而是一种心境!

    “你们还敢出来!”金面没想到,两人竟然还没走。

    连续被骗了三次,这要是传出去,他不自裁,黄泉都会杀了他,以儆效尤。

    “为何不敢?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叶天泽说道。

    “大言不惭!”金面无比恼怒,身上一股血煞之气,狂啸而出,战士境的气息,令人生畏。

    “这点小伤算什么,本座从青铜一路杀上来,不知经历过多少腥风血雨,比你聪明的本座见的太多,最后还不是被本座给杀了!”金面冷道,“今日你二人,若是从本座手里走脱,本座跪下来给你们磕头!”

    “是吗?”叶天泽笑着道,“你以为我们处心积虑的骗你两次,只是想偷袭一下吗?不不不,真正的门道,还是在那玉简里,中毒的滋味可不好受啊!”

    “你!”金面脸色一变,突然感觉刚才没有驱逐的血煞之气,侵入了五脏六腑。

    一般情况下,他只需要稍稍运转一下体内的血煞之气,就能够驱逐出来。

    可这次不同,这血煞之气,混合了不一样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