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39章我今晚睡这里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叶承爵手插在西裤裤兜里,下巴微微抬了下,那姿态慵懒而矜贵,一张冷峻的脸上表情很淡,看不出什么情绪。

    他能理解林迦南因为林远志突然去动坟的事情迁怒于他,可但凡聪明人,这会儿该看清现状,而属于她的现状就是——

    受了重伤,没人管,就连自个儿亲爹也丝毫不关心。

    林迦南又怎么会听不出他言外之意,她扶着墙,脚步停了停,眼眶酸涩,这一瞬忽然觉得特别委屈。

    她连骂他一句骗子的底气都没有,一来她自己在他眼中也是个骗子,二来,如他所言,他对她没有任何义务。

    他们之间,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

    意味不明的沉默在病房弥散,好一阵,叶承爵似乎是没了耐心,迈开脚步,擦过她身侧,直接走出了病房。

    林迦南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回头看已经被关上的病房门,又低下头,抬手,用衣袖擦掉眼角的眼泪,又开始慢慢地使劲儿往病床上挪去。

    没有关系的,不过是一个人照顾自己而已,过去十多年她也做的很好。

    她不需要任何人的。

    ……

    叶承爵在住院部楼下点了一支烟,越抽越烦躁。

    不要管这个坏脾气的小丫头了,这想法在他脑海一遍又一遍,可心里总还有另外一个声音。

    这次的事情,他多少也是有些责任,而且如果他不管她,她会怎么样?

    那么苍白无力,躺在病床上,一口顺心饭都吃不到嘴里,林远志那种人只关心项目,就算叫来了能照顾好她吗?

    很快他又想到,她从昨天事发到现在,一口饭都没吃。

    他灭了手中还剩着的半支烟,去医院食堂买了一份粥,路过医院的超市,又进去买了一些洗漱用的东西。

    林迦南目前只能吃流食,想给她点儿好的她也没福气吃,他带着东西上楼去,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脚步停了一下。

    里面有声音,虽然因为距离和刻意的压抑而显得隐隐约约,但还是能够辨析,那是女人的哭声。

    很悲伤的呜咽声,她哭的并不畅快,也许是不想被别人听到。

    叶承爵搭在门把上的手攥成拳,骨节发白,胸口有一种钝钝的痛感。

    里面的哭声渐渐更小,最后没了。

    叶承爵在外面站了好一阵子,在楼道的消毒水气息中,站的有些僵硬,最后推开门走进去。

    一抬眼,看到林迦南坐在病床上,顶着一双兔子似的红眼睛,手拿了勺子正拨拉床头柜子上那份中午梁韶茵买来,早就已经凉透了的粥。

    林迦南拿着勺子的动作停顿住,觉得十分尴尬。

    她也想有出息一点不吃梁韶茵买来的东西,但她实在是太饿了,反正叶承爵也走了,她才刚想对自己的人类本能妥协,结了块的粥都还没搅合匀,没想到他又回来了。

    这让她吃还是不吃呢。

    她面色讪讪,咬着嘴唇看着他,声音很小,“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叶承爵看着她的眼睛,她想起自己刚哭过,赶紧低下头,抬手遮了下眼睛。

    虽然也知道没有用,但她没办法自然面对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叶承爵垂眸没回答她,走过去拉开病床旁边椅子坐下,用刚带上来的热粥换掉了她面前冷掉的那一份,然后把买来的洗漱用品放柜子下面一层,又把冷掉的粥给扔了。

    林迦南攥着勺子,还有点呆。

    叶承爵催,“快吃。”

    林迦南还有点拉不下脸,没动。

    叶承爵说:“等我喂?”

    林迦南赶紧摇摇头,低下头开始喝粥了。

    她动作有些慢,喝了两口,暖意从心口熨到胃部,整个人气息都顺畅了不少,冷不防有眼泪砸在粥里面,就一两滴,叶承爵别过了脸看向窗外。

    病房里安安静静,他心也慢慢静下来一点,等林迦南吃完,又开口。

    “游乐场项目,我不会投资。”

    林迦南愣了下,抬头看着他,“真的吗,你没骗我?”

    她那双眼睛还是红肿的叫人无法忽视,他睇了一眼就蹙眉,声音不自觉紧绷:“我能骗得过你?”

    她闻言面色微变,唇抿了条线,眼帘低垂下去。

    叶承爵静了几秒,声音不自觉软了下:“没骗你。”

    旋即,又加一句:“本来已经和许昭说过,确定那块地皮上有坟墓就绝对不会投资,许昭那天要去确定这件事,林远志可能是急了。”

    复又顿了顿,“我的错。”

    一切偶然铸就那天的必然,他不催许昭,许昭不在那个时候去,林远志不会狗急跳墙,她也不会受伤。

    他嗓音低沉,带着一点柔意,林迦南脑子缓慢地转,才明白过来。

    他没骗她。

    只是因为她是个骗子,所以他没相信她一面之词,叫人去确认。

    她松口气的同时,心里又觉得有些难受,她不该以一个骗子的身份去认识他,太不堪了,现在她每句话他都在衡量和斟酌真假。

    她攥了攥拳,抬头对上他视线,“……之前骗你是我的错,但是我后来真的没有骗人。”

    叶承爵心头一动,抬手轻轻揉了下她的头发,微微笑了,“我知道了。”

    林迦南有点愣,这个动作其实也不过分,只是揉她头发而已,却揉的她的心砰砰跳,莫名的紧张。

    四目相对,她的心跳的更不安分,他那双深邃的眸子像夜空像海洋,有一种蛊惑的力量,很要命,她唇动了动,还没说话,就有手机铃声响起来。

    叶承爵接了个电话,走到窗户边去了,林迦南隐约听见那头的是个女人的声音。

    林迦南手飞快摸了摸头顶刚叶承爵触碰的地方,听见叶承爵的声音,似乎是有些不耐烦。

    “我哪里没说清楚?你留在我家也没用……行,留着吧,我今晚不回去。”

    说完,挂断了电话。

    他话音里的烦躁显而易见,林迦南骨子对他的胆怯又回来了,不敢看他也不敢出声。

    而叶承爵拿着手机,转过身,视线落在病房里陪护的那张床上,隔了几秒,叫她名字,“林迦南。”

    她一怔,“啊?”

    他看着她的眼睛,“我今晚睡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