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42章我欠着你的了?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那一嗓子吼的气吞山河的,吼完,整个楼道都静了……

    林远志瞪大眼,“你怎么跟叶先生说话呢!”

    许昭也瞪大眼,不过是兴奋的,简直新大陆,这瑶城能冲叶承爵这么吼的前无古人,他饶有兴味扭头去看叶承爵。

    叶承爵已经停了步子回头。

    有护士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天哪,叶承爵……那不是叶家大少吗?”

    “我还没见过他真人呢!原来那么帅啊!”

    “这女人是什么人啊,敢对着叶大少吼……”

    林迦南吼完根本没顾上反应,就因为用力太过先咳嗽起来了,咳的脸都发红,身旁的护士连忙给她顺着气,“小心呀,你有内出血,咳嗽的时候稍微注意点!”

    叶承爵转过身,但并没有走向她,只是远远地,看着她狼狈的样子。

    林迦南好容易咳完了,身体更无力,但还是坚持扶着墙壁往前走。

    几个人都有些愣,唯有许昭看不下去过去搭了一把手,扶住了林迦南,把她一直带到叶承爵面前。

    林远志和景彦要跟着过来,被许昭给拦了很远,林迦南瞥了一眼松口气,终于可以和叶承爵单独说话了,可她这回头一抬眼,对上男人目光,就愣了下。

    叶承爵看着她的眼神带着探究,“你找死?”

    她缩了下脖子。

    大庭广众之下那么喊他,丢脸的可不止是她自个儿的脸,把他也带上了。

    “……谁让你走那么快!”她嘟着嘴,不服气。

    恶人先告状,叶承爵被她气的笑了,“林迦南……”

    尾音拖长,他顿了顿,“我欠着你的了?”

    她咬着唇,头低下去一点。

    “我有义务要听你说话?”

    她脑袋垂的更低了,声音也很小,“你没必要说那么清楚……我知道我对你来说什么都不是,我又不会粘着你。”

    在林远志面前他给足她面子,表现的和她很亲密,但其实两个人什么关系,她心知肚明,可他话这么直白,她还是有点受伤。

    “我知道你觉得我没出息,原谅他,但其实我没有原谅,”她攥着自己衣角解释着,“我不是没脑子,我不追究是因为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承诺不会动我妈的坟,而且我就这一个亲人,他是我爸,我一直想要做的是把林筱筱母女赶出去,而不是把我自己从林家赶出去,他要是真的知错了,我总归就还有个家。”

    叶承爵没说话,垂眸看着她。

    良久,林迦南等不到回应,缓慢地抬头,一双大眼小心翼翼睨他,“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她那双眸子盛了水一样,他心口突兀地仿佛被戳了一下,但语气依旧淡:“为这样的家,值得?”

    她险些真的丢了命。

    她面色凄然,“我只有这一个家,如果没有了……我就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

    叶承爵心口像是被针刺了下,一点点尖锐的痛。

    他说:“随你吧。”

    反正他仁至义尽,也不算欠她,总不必再内疚。

    林迦南点头,笑了下,“这次真的很感谢你,帮了我这么多……”

    “是你拿命换来的,谢我做什么。”

    她抿抿唇,“反正还是要谢谢你……”

    话音没落,又捂着胸口咳嗽起来。

    叶承爵微微蹙眉,她是从病床上直接下来的,只穿了一件单薄的t恤,楼道要凉的多,她就这样慌慌张张追出来了。

    他往前一步,右手抬起在她背后轻轻抚,为她顺气。<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r />

    林迦南咳完了,头有些晕,整个人虚虚软软的,这才发觉自己整个人几乎被他拢在怀里了,她耳根发烫,准备后退,他的手却轻轻按住她肩头。

    遂抬眼看去,林远志虽人和景彦许昭站一起,隔了几十米的距离,却不时地往这边看。

    他想了想,突然低头,靠近林迦南耳边,低声问:“你家人能照顾好你?”

    这个距离特别近,近的林迦南耳朵被他呼吸间的温热气息烫的局促起来,不由自主地就缩。

    从远处看起来,视觉上像是他在亲吻她。

    他手覆在她后颈那里轻轻捏了下,“回答我。”

    他的嗓音莫名的带了些哑,她的心跳有点快了,“我……我能照顾好我自己。”

    他懂了,“陪护给你留着。”

    她也没有真的完全信任林远志。

    他摸摸她的头发,“我送你回病房休息。”

    说完,也不等她说话就将她打横抱起来。

    许昭和林远志还有景彦都目瞪口呆,林迦南冲叶家大少直呼其名吼了那么一嗓子,别人都等着看她下场了,结果下场是,她被叶承爵公主抱,送回了病房。

    林迦南被放在床上,手还抓着叶承爵衣角,声音蚊子哼哼一样,“谢谢叶先生。”

    “谢过了。”叶承爵起身,扫一眼已经跟回病房的林远志,景彦,“既然迦南说算了,那这件事就这样,我请的陪护会在这里留到她出院为止,这段时间我希望林总尽一下父亲的义务。”

    这话让林远志无地自容却无力反驳,只能点头。

    解决了母亲坟的事情,林迦南接下来过了段较为安心的日子,和报社那边请了假在医院休养,而林远志不知道是因为良心发现还是因为叶承爵临走之前那句话,倒是经常到医院来探望,不仅如此,有时候还亲力亲为给林迦南送饭。

    叶承爵后来没再出现过,时间过去一周,林迦南昨晚检查恢复的还不错,医生说再过几天就能出院,林迦南寻思着陪护的工作也该到头了,便在某天下午和陪护阿姨商量起这事儿。

    不问不知道,一问发现一件尴尬的事儿——

    陪护阿姨是叶承爵让梁秘书给请的,梁秘书和阿姨说好的是陪护工作结束之后结算薪水,林迦南本来没想到这一茬,她以为叶承爵什么都安排好了,她没多少钱,但人阿姨都陪她这一段时间了,做的也不错,她总不能赖账。

    她豁出去,让阿姨报个数,结果这阿姨一张口就把她吓一跳。

    阿姨要五千多,这跟她预估的数目差了太远,导致她直接坐在病床上叫出声,“怎么这么贵?”

    阿姨不爱听了,“丫头,阿姨在这行是有资格证的,就这个价格,当时那个梁秘书说没问题的!”

    林迦南抓了一把头发,才想起梁秘书是和她不对盘那个女秘书,这难道不是故意坑她吗?给她请个工资比她都高的阿姨!

    她现在全部身家不过千,根本没钱给阿姨。

    难道要问林远志要?

    这个想法跳出来很快就被她自己否决了,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林远志要过钱,印象中最后一次要钱的时候林筱筱母亲宋瑶羽对她冷嘲热讽,她不想再看那个脸色。

    但她实在没钱。

    林迦南纠结了半天,问阿姨:“我现在没钱……能不能等我有钱再补?我保证一定会给……”

    阿姨一下子拉下脸,“我挣钱容易吗你还拖……丫头你家那么有钱,你欠着我这点钱良心过得去?”

    林迦南有苦说不出,陪护阿姨絮絮叨叨一堆好似讨债的,她垂着脑袋听了半天,阿姨见这样她都不给钱,就有些火了,拿出手机给梁韶茵打电话。

    林迦南看着阿姨背影,摸到自己手机,再难也得开口解决这事儿,她得给叶承爵打个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