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43章你脱几件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翻了一会儿,林迦南有些绝望——她连叶承爵的号码都没有。

    陪护阿姨提到钱翻脸非常快,这会儿正情绪激昂地和梁韶茵讲电话,她越听越头疼,这事儿既丢脸又让她不舒服,叶承爵那身份也许是不可能亲自做给她请陪护这种事儿,但为什么要任由看她不顺眼的梁韶茵请个这么贵的?

    比她都贵!

    阿姨挂了电话,回头看着林迦南,语气倒是没刚才那么冲了,“梁秘书说等下有人过来结算费用,我在这儿等会。”

    林迦南摸了摸头,觉得脸上无光,阿姨看她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个赖账的。

    她以为会是梁韶茵过来结算,结果到下午五点多,叶承爵来了一趟。

    陪护阿姨年龄大了很古董,对现金有种执念,叶承爵拿着个厚厚的信封给了阿姨,阿姨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病房里剩下两个人,叶承爵回头看了林迦南一眼,手随意松了下领带,在沙发上坐下来,“你和她说你没钱?”

    林迦南别过脸,“我又没说我不给!她就是着急,而且……”

    她顿了顿,又看他,噘着嘴,“梁秘书什么居心,为什么要请这么贵的陪护啊。”

    叶承爵在沙发坐姿有些慵懒,那双幽邃的眸子淬了一点笑意,林迦南噘嘴的样子很好玩,他说:“我让梁秘书请最好的。”

    林迦南气鼓鼓看着他,“既然是我付钱,为什么不和我商量?”

    “请我吃饭能请到麻辣烫那种地方,和你商量,那还用请陪护?”

    林迦南说不出话,他还挺清楚她的小气,要她自己选,绝对不请。

    叶承爵手在眉心按了下,“你爸为什么不来和阿姨结算?”

    林迦南眼神黯淡了点儿,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拉倒吧,我再花我爸一分钱,要林筱筱她妈知道了又要和我爸吵架。”

    “你怕他们吵架?”

    林迦南摇摇头,“我巴不得他们吵架,但是我不想自己像个乞丐,要钱还看脸色。”

    林迦南自尊心挺强,他眯了下眸子,“没了陪护,出院前这几天,自己应付得了?”

    她侧着坐在病床上,两脚在下面悬空踢了两下,又抬手挥一挥,“没问题,现在就能去跑马拉松!”

    到底是解决了心头重负,她笑的挺灿烂,一点也不淑女,露着点儿洁白的牙齿。

    他不由莞尔,声音也融入笑意:“林迦南,你倒是说说看,我凭什么要搭钱给你请陪护?”

    她笑容就卡住了,隔了几秒,眼角抽抽,“你怎么和那个眼里只有钱的陪护阿姨一样啊!我又没说不给你!”

    叶承爵还没出声,她就又说,“不过得一阵子,我工资还没阿姨高,我可能……”

    她扳着手指,“下下个月……不,下下下个月,我给你。”

    叶承爵单手撑了下巴,看着她不做声。

    林迦南看着他,可怜巴巴眨眼睛,“叶先生,你什么身份地位,你可是富可敌国的大总裁啊!总不至于几千块都那么着急吧。”

    叶承爵眼眸转也不转睨着她,“挺急的。”

    林迦南:“……”

    叶承爵又道:“对了,你这次的医疗费用全都是我垫付的,算起来,你欠我的不止几千块。”

    林迦南瞪大眼,“我爸没给?”

    叶承爵点了下头。

    林迦南气的牙根痒痒,“怎么当爸的!”

    气完了又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有些难受,林远志对她到底还是不上心,她摸不清林远志这些天给她的好脸到底是真想通了想要维护一下父女关系,还是因为忌惮叶承爵。

    叶承爵没给她的低落留时间,“打算什么时候还钱?”

    林迦南心情瞬间就不好了,要不要这么急着给她雪上加霜啊!她耍赖皮:“现在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叶承爵安静了几秒,林迦南抬眼看,他已经起身走过来了。

    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

    她挺胸抬头,死撑着,瞪着他,“看什么看,再看也看不出钱来。”

    她这动作挺夸张,叶承爵本来没什么想法的视线顺势就落在了她胸口。

    病号服很大,松松垮垮地罩她身上,显得她身体更单薄,他以目光描画她微微起伏的曲线,她实在算不得丰腴,但线条带着年轻女孩子独有的娇柔,也会令人心猿意马。

    林迦南呆了几秒,才顺着他视线看过去,一把捂住胸口,“流氓,你看什么呀!”

    叶承爵收回视线,唇角噙了笑,“是没什么好看的。”

    林迦南脸红红,手按在胸口,这人说话怎么那么直白,她胸小她又不是不知道……

    他反问:“不是要命一条?命都给我了,看不得?”

    林迦南咬着唇不说话。

    他忽然俯身靠近,她在一室消毒水气息里面也清晰辨别出他身上独有的好闻而清冽的气息,顿时又觉得缺氧,身体往后仰着,嘴巴还很硬,“给你看了能不还钱吗?”

    男人俊美的脸已经近在咫尺,她身体仰成一个奇怪的角度,他笑:“我什么都没看到,你觉得有这种好事?”

    她嘴巴鼓了鼓。

    “你脱几件,倒是可以考虑。”

    林迦南身上还有伤,无法再往后仰了,“我选择还钱!”

    男人逗她上瘾,“什么时候,嗯?”

    没见过这么追债的,她也想说立刻马上,但没底气,最后气若游丝出声,说的是:“你远点儿,我,我腰疼……”

    叶承爵眯着眼,很自然地伸出手按住她的背部把人捞回来一点,她微微一抬头,唇就在他下巴上蹭了下。

    她傻了。

    叶承爵还维持着弯着身的姿势,也恍惚了一瞬,僵了几秒,旋即放开她直起身子来。

    玩的有些过火了。

    林迦南低了头,手无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嘴唇,视线不知道要往哪里放,她也不是故意的。

    这就尴尬了……

    叶承爵默了默,“你不是说自己做过家政?”

    她愣了一点,点点头。

    “打工抵债吧,”他嗓音微微沉哑,“伤好了给我打电话。”

    她咬咬唇,真是资本家,她这还没下病床就已经相算好了,真是一分钱都不白花,她苦着脸点了点头,又想起什么,“对了,我还没有你的电话号码啊。”

    他从床头拿起她的手机拨通自己的号,然后递给她。

    手机震动起来,他挂掉之后存她的号码,在备注的时候手指停了片刻,才输。

    他输的不是她名字。

    林迦南也认真地存了,倒是很认真地输入了“叶先生”三个字,输完,唇角勾了勾。

    有他的号码了。

    其实也不是多么大不了的事儿,但她却有些莫名的高兴,还没高兴完,手里的手机响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