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45章她自生自灭好了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摇摇头没说话,微微合眼,莫名的感到无比疲累,她说:“叶先生,我好累,我想休息。”

    叶承爵微怔,“多少吃点东西再睡。”

    她手撑着已经躺床上了,“我很困。”

    叶承爵拧眉,强忍着把她从床上拎起来的冲动,小丫头脾气来的莫名其妙的。

    “林迦南,你知道我不可能哄你吧。”

    林迦南脸都埋进枕头里了,按理说叶承爵帮了她这么多她不该给人脸色,但是她这会儿实在是太难受了,一句话也不想说。

    叶承爵有女朋友了,这戏她做不下去,这会儿她脑子都是混乱的,他有女朋友这个消息对她打击很大。

    她才发觉,哪怕再不想承认,她心底其实是有些微妙的期待的,对他。

    他会关心她,偶尔来看她,这些都让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摸不清自己的位置了,她得意忘形了。

    她躺了一会儿,听见脚步声也没去理会,只是眼睛闭的更紧。

    ……

    医院停车场夜晚很安静,叶承爵上了车,没立刻开车,降下车窗点了一支烟。

    手边手机响起,他随手按了免提,许昭声音就传过来了:“你家老头子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你这几天是不是都没回家?”

    叶承爵深深吸了口烟,靠住椅背,“我打算在江北买房子,正在办手续。”

    许昭倒抽一口气,“你这是真要和家里决裂啊……”

    叶承爵抽着烟没说话。

    “你不觉得不划算?”许昭说:“逼婚多大点事儿,那个傅家千金傅轻音我也见过,不是挺漂亮?不行就娶了呗,和谁不是过?”

    叶承爵轻嗤一声,“和谁不是过,你守身如玉这么多年等着牢里那个做什么?”

    许昭:“……”

    要被噎死了,许昭隔了几秒才出声:“我这情况跟你又不一样!”

    叶承爵不语,又抽烟,许昭想了想,“你该不是真喜欢林迦南吧,以林家的背景,你要把她带回叶家,不光你家老头子气半死,她自己最后没有有个全尸都很难说……”

    暗夜里,车厢内灯也没有开,烟头猩红的一点明明灭灭,男人的眼眸更沉,嗓音硬而冷,低唤一句:“许昭。”

    许昭顿了顿,察觉失言,赶紧转了话锋,“反正我是觉得你和那个傅轻音要是成了,也算是好事,很多问题迎刃而解了你说是不是?”

    “傅轻音前几天找我找到我家去,晚上直接在我家留宿,”叶承爵语气带点不屑,“已经把自己当成叶家人了,打电话给我催我回家。”

    “……”许昭也吓了一跳,“这女人要不要管这么严?”

    “我很快会从家里搬出来。”他在烟灰缸将烟给熄了,“我可以一无所有,但不能受制于人,我不会和傅轻音在一起。”

    许昭也想不到要说什么,叶承爵要是从叶家搬出来,可以想象叶家是要翻天的,以后的麻烦事儿会更多,他默了几秒,声音小了些,“还有个事儿……叶老爷子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你在医院和个女人搂搂抱抱的消息,不过听样子还不知道林迦南的身份,你和傅轻音闹成这样,再搬出来的话……”

    “他想查就去查,”叶承爵抬手揉了下眉心,“我和林迦南没什么实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关系。”

    许昭不太懂了,“你和林迦南到底什么鬼,我还以为你会保护她。”

    “她啊?”叶承爵忽地轻笑一声,“她自生自灭好了。”

    许昭听这笑挺冷,也猜不下去了,“小姑娘挺可怜的,别给你拽进叶家这烂摊子里了,你既然不喜欢,就早点儿断干净,再拖下去你这是害人。”

    叶承爵没应声,林迦南太欠扁了,他挺想害她的。

    挂了电话之后,他在车里静静坐了一会儿。

    傅轻音是叶承爵父亲叶深行钦点的儿媳妇,原因十分简单,傅氏的商业重心在东南亚,后来转向国内,而叶氏正在发展东南亚分公司,和傅氏联姻带来的不仅仅是融资,更重要的是已经成熟的渠道。

    叶承爵和傅轻音见面其实没几次,傅家这个二小姐被惯的无法无天,第一次见面叶承爵就觉得没可能了,但傅轻音不这么想,在他婉拒几次之后,反而更来劲,甩话一定要追到他。

    一路追到了叶家去,他不想回家看到那张脸,这几天除了最初那天住在病房之外,后来几天都住在酒店里。

    他松了下领带,越想越烦,女人都很烦,林迦南也一样。

    找她茬的是林家人,她把气出在他身上。

    他在车里足足呆了半个多小时,又抽了支烟,最后还是没开车,反而是下去在医院的食堂买了点东西。

    还是清淡的粥,他提着上楼,打算放病房就离开。

    林迦南爱吃不吃,反正身体是她的。

    推开门,苍白的病房静悄悄,他走进去几步扫了眼,顿时无语。

    给他甩完脸,林迦南睡着了。

    他把粥放床头,有些厌恶自己的好心,刚要走,忽然听见细微的女声。

    林迦南叫了什么,很轻,他没听清楚。

    还说梦话……

    他弯身,才看到她眉心皱了很紧,睫毛带着一点点泪珠。

    他不由得愣住,而床上的女人唇动了动,又叫了一声。

    这一次他听清楚了,她叫的是“妈妈”。

    眼泪顺着她眼角流下来,没入枕头里。

    他脚步宛如被钉在原地,良久才直起身。

    毕竟是vip病房,陪护那张床已经被护士收拾的很干净,他想了想,最后没离开,这一夜就在陪护床上休息了。

    ……

    翌日早。

    口服药中有些药物有让人嗜睡的副作用,林迦南一觉醒来已经七点多,人还犯着迷糊,张大嘴巴打着哈欠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看一眼紧闭的病房门,料想周末护士不会来很早,随手拉了一把帘子挡住病房门那一边,然后缓慢地动手,解开扣子,脱掉了上面一件夹棉的病号服。

    因为这几天都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不时还要上药,所以她这几天都没有穿内衣,上半身非常彻底袒露在清晨微凉的空气里。

    然后她抬手拿了床头柜子上的外用药,又打了个哈欠,这个药一天要涂四次,她一般一睡醒就让阿姨帮忙涂药,可现在只能靠自己了,她打开瓶盖,就这么光着身子稍微侧了身看自己的背,正寻思要不要到洗手间去看着镜子弄,不期然地就对上另一侧陪护床上,一双男人的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