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48章有你哭的时候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房间的。

    林远志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回响——

    “你管她给人做三做四。”

    “她现在还有用。”

    “我看叶先生对她还好,万一现在我们和她撕破脸皮,那叶先生这边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她站在床前,膝盖一软,倒在床上。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在她心里其实一直存有一点侥幸,对林远志最后一点希望,她觉得他哪怕没有诚心悔改,但看到她受伤也许多少是有一点心软的。

    林远志只是想利用她,她却以为这会是她回到林家的契机,以为这会是他们父女关系的一个转机。

    血浓于水的亲爹着实打了她的脸。

    她在床上翻身,惨淡地看着天花板笑笑,叶承爵问她为了这样一个家,值得么?

    她抬手捂住了脸。

    别墅里的气氛越来越诡异,隔天,林筱筱带着景彦回来了一趟。

    林迦南也不躲,大咧咧在房子里晃,林筱筱和景彦还有宋瑶羽坐在客厅沙发上,林迦南穿着一套珊瑚绒的睡衣和拖鞋,下楼揉着头发想去厨房取瓶酸奶,她才下楼梯,沙发上本来讨论什么正热烈的几个人就不约而同地不说话了,瞪着她。

    她看也没看,径自往厨房走。

    林筱筱最先叫了声,“姐姐。”

    林迦南步子这才一慢,扭头看林筱筱一眼,“有事?”

    林筱筱找人装不住事儿,心直口快说出来:“你受伤这件事,现在爸爸迁怒到景彦身上了,说是景彦办事不力,最近都不准景彦去公司了。”

    林迦南“哦”了一声,“所以呢?”

    景彦面色难堪极了,事情因林迦南而起,而林迦南却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林筱筱沉不住气,“我都听景彦说了,那天是你自己要往前冲的,这责任也不在景彦一个人身上啊!”

    林迦南微微眯眼,脑子飞快地转。

    项目受阻至今,林远志心里肯定不顺畅,大概活剥了她的心思都有,只是这些天都掩藏起来了,火气不能对她发泄,就跑到了景彦这个出气筒那里去。

    她微微笑了,看一眼后面沙发上坐着的宋瑶羽,视线回到林筱筱脸上,“林筱筱,死的要是你妈,别人动她坟你挡不挡?”

    “林迦南!”

    宋瑶羽一下子站了起来,走过来的时候高跟鞋在地板上铿锵做响,仿佛用了极大力气,她气的脸扭曲变形,直直指着林迦南鼻子,“你是不是很得意,以为现在把我们都踩在脚下了,我告诉你,有你哭的时候!”

    林迦南慵懒地靠住了身后墙壁,双手抱臂,不卑不亢:“我等着。”

    ……

    翌日,报社发了工资的短信过来了,林迦南看了一眼就想哭。

    在医院躺了快一个月了,上个月的薪水只有两千多块,这个月又耽误掉好久,眼看又是要吊命好久的节奏。

    到现在身体也还没恢复好,她没法跟林远志撕破脸皮,不然经济压力会更大,她打消了再继续请假的念头,隔天乖乖地去报社上班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报社变化很大,在整顿纪律,她和李柔打过招呼,便去敲了主编办公室的门。

    里面传来很沙哑磁性的一声“进”。

    她推门进去,看到新主编第一眼,心想,果然名不虚传。

    外面大办公室女孩儿们在背地里管新主编叫“社草”,这新主编看起来简直就是二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次元里走出来的,特别秀气,白白净净的脸,一双大大的眼睛,睫毛还很长,这是一张让很多女人都是自惭形秽的脸。

    和叶承爵的感觉不同,这个男人要更秀气一些,也年轻一点。

    不过,也……严肃一点。

    他都不笑,开口就问:“什么事?”

    林迦南摸摸头,“我是之前请长假的那个,林迦南,我来报到,今天开始上班。”

    男人眉心微微一皱,“你就是林迦南。”

    林迦南点点头。

    男人说:“我是陆瑾言,职位你清楚,以前你跟着徐明辉,以后就跟着我。”

    男人说话利索,林迦南爽快应:“好的陆哥!”

    陆瑾言拧眉盯她,“叫我什么?”

    她愣了下,不太确定了:“陆……哥?”

    陆瑾言脸色充满厌恶和嫌弃,她以前叫徐明辉徐哥,报社里很多人也那么叫,这样上下级关系还能亲切点,但现在很明显,这个新主编不喜欢这种称谓。

    她声音小了点:“主编?”

    他脸色这才没那么难看,随口问了句:“确定伤没事了吧。”

    “谢谢主编关心,”林迦南诚惶诚恐,“已经好多了。”

    陆瑾言说:“我不是关心你,但我不希望你因为身体状况再影响到工作。”

    “……”林迦南笑容僵硬,这个男人也太耿直了,说一句好话会死吗!

    陆瑾言摆摆手,仿佛驱赶一只苍蝇:“去工作。”

    林迦南从主编办公室出来,脸是黑的,中午吃饭的时候和李柔倒了一大堆苦水,半数是在说新主编坏话。

    还有一半,说的自然那个让她四面楚歌的林家。

    李柔听着很忧心,“要不你回学校来吧?现在四月了,宿舍可以住到六月份呢!”

    林迦南咬着筷子,“住家里能省几顿饭钱。”

    李柔:“……”

    都无力吐槽了,林迦南何止不像个林家小千金,这穷酸劲儿还不如一个村里来的,村里人都没这么会算。

    林迦南又说:“我现在每一分钱都得抠,多存一点,这样毕业被学校赶出去才不至于两手空空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顿了顿,咬着牙,“而且我现在还欠着别人钱。”

    李柔一愣,“欠多少?”

    林迦南想起这个就头疼,叶承爵垫付医药费的时候很大手笔,拿到发票她才知道那vip病房一天费用多少,按她目前工资,不吃不喝也要很久才能还清。

    她用筷子扒拉了一下子餐盒里的快餐,“未来几个月我是不能吃肉了。”

    李柔这才留意到她餐盒打的都是素菜。

    李柔筷子夹起自己餐盒的鸡块,还没夹过去就被林迦南拦住了,“没事,反正我也不是很爱吃肉。”

    李柔没再坚持,林迦南自尊心那么强,她再多说就适得其反了。

    两个人吃完饭回报社,刚走到楼梯间,林迦南脚步就顿住。

    电梯间空间并不大,一众小职员因着两个气质截然不同的两个人而闪烁星星眼,两人无一例外有着吸引人的好皮相,长身玉立,气宇轩昂,并肩站在电梯前说话都是一道风景线。

    李柔声音小的只有旁边林迦南听得见:“哇,和主编说话那个谁啊,比主编还帅!”

    林迦南怔了好几秒,才回答她。

    “那是叶先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