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49章怎么不理我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话音没落人就缩李柔身后去了。

    李柔皱眉回头看她,“你干嘛?”

    她咬咬唇,脑子乱哄哄的,可又白茫茫一片。

    叶承爵怎么会在这里?

    上次见面还是在病房的时候,是他看光了她那次……

    她脸一下子躁起来,额头挨着李柔的背,“他们走了没?”

    “正要走……啊,叶先生朝着这里看了。”

    林迦南身体又缩了缩,才听李柔道:“进电梯了。”

    林迦南松了口气,这才出来。

    俩人往前走,李柔问:“你怎么见叶先生跟做贼似的呢?不是说你受伤他还帮你了吗?”

    林迦南没精打采点头,“帮是帮了,不过也正是因为帮了,他变成我的大债主了。”

    李柔目瞪口呆,林迦南补充:“我爸没给医药费,都是叶先生出的。”

    李柔恍然大悟,“那些钱对于叶先生来说不算什么吧……”

    林迦南倒是淡然,“是不算什么,但是人家也不是慈善家,凭什么白白给我花钱?”

    “好吧,”李柔面色有些颓,“可他怎么会跑咱们报社来?而且看起来,好像和咱社草挺熟?”

    林迦南扯扯唇角,“我不知道。”

    三个小时以后,林迦南没有答案的问题有了结果——

    她按照陆瑾言的要求抱着笔记本电脑刚进会议室,就看到了叶承爵。

    男人坐在会议桌一头的主位上,正低头看手中一份文件,冷色调的装潢和他身上的气息简直一个步调,陆瑾言在他旁边说话,梁韶茵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了,站在旁边。

    林迦南咬着唇,心里打起退堂鼓。

    她到现在还是没办法正视她被叶承爵看光了这事儿,长这么大和男人没有多少亲密接触,心里到底还是很在意,她声音小小的:“主编……你要的电脑。”

    陆瑾言抬头看她一眼,“站那么远,等我接?”

    林迦南硬着头皮走过去,将电脑递给陆瑾言。

    陆瑾言没接,“你拿着,坐这里,等下做会议记录。”

    她可以说不吗?

    叶承爵就没正眼看过她,这会儿别过脸,正和梁韶茵交代什么。

    他的表情很淡,投入工作中的状态和她之前见到的差距很大,整个人在那一身黑色西服和这冷色调的背景下显得十分禁欲。

    陆瑾言声音又传来,“林迦南,你要不做事就出去换个人来。”

    林迦南憋屈地拿着笔记本在陆瑾言旁边的位置坐下了。

    她面试的时候被徐明辉钦点来做主编小跟班,后来她知道那是因为徐明辉想潜她,现在徐明辉人走了,她却没能摆脱这个跟班的打杂角色。

    会议室里陆陆续续有人进来,很快会议开始了,陆瑾言开场白不多,很快就切入正题。

    “大家都知道报社易主,现在在整改阶段,我今天向大家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现在报社的直接投资人,叶氏的叶总。”

    林迦南在键盘上的手停了下,脑袋嗡的一声响,不由自主看向叶承爵。

    他没有看她,对着其他人微微点头。

    买下报社的,是叶承爵!

    这个消息炸的她脑袋一片空白,他知道她在这个报社,之前从没和她提过有这个意向。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也对,他们什么关系,也谈不到这些事情……

    她说不清心里什么感觉,复杂到了极点,有震惊,有失落,还有一点点的……

    欣喜。

    陆瑾言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过来,在她手背敲了下,并不看她,她惊的手一缩,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继续做记录。

    这个会议是报社核心管理层的会议,主要说的是报社需要整改的一些工作,叶承爵话不多,都是听别人汇报或者提出意见。

    林迦南好容易坚持到会议结束,按照惯例坐在原位没动,整理会议记录。

    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席,陆瑾言不久也走了,她全都整理完一抬头,诺大的会议室里,居然只剩下她一个人。

    叶承爵和梁韶茵也走了。

    她手在键盘上挪了下,将会议记录发送给陆瑾言,心一点点沉入谷底。

    叶承爵今天全程表现的像是和她完全不认识,虽然她刚开始也有些别扭之前的事情,但是她没想装作陌生人。

    以前他会逗她,偶尔也会对她很温柔,就算有时候生气,也不会对她这么冷漠,顶多是说几句难听话。

    她不知道她是哪里得罪到他了,因为欠钱没还,还是因为她之前态度很糟糕说不想再见他?

    旋即她又想起,他其实脾气很好,哪怕跟她非亲非故,偶尔也会包容她,曾经她胡乱朝他发火他也不生气。

    她合上笔记本,视线落在叶承爵坐过的那个位置上,愣了一会儿,起身过去,坐在了他坐过的位置上。

    她的手按在面前桌子上,有些无力地趴在上面,额头轻轻碰了两下桌面。

    冷的,像是叶承爵那张脸。

    她懊恼地自言自语:“怎么不理我……”

    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她拍了把脸抬头,还没起身,会议室门又被推开了。

    叶承爵拿着还在震动的手机站门口,看见她微微一怔,但也没太大反应,关上门接电话。

    整改完成之前投资人在报社是不设办公点的,他看起来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接电话,林迦南愣了几秒才赶紧起身,拿了笔记本往出走。

    叶承爵人在门口,挡在她跟前。

    他还在听电话,并不看她也不同她说话,只是脚步稳稳地挡了她离开的步伐。

    林迦南咬唇抬头,眼前男人蹙眉,打电话的表情倒是很专注,她小声说:“我要出去。”

    他没理,也没让。

    她抱着笔记本,刚企图绕过他,结果男人直接靠在了门板上。

    林迦南心跳的慌乱,这样单独在一起,她会想起那一天的情景。

    她耳根一下子烫起来,腾出一只手,轻轻推了一下他手臂,“让一下,我要出去。”

    停了下,可能是觉得这样和投资人说话不礼貌,仰着脸声音轻微却软了:“叶总,麻烦让一让,我还有工作……”

    叶承爵有了反应,侧过脸看了她一眼,但却还顾着和电话那头说话。

    她好声好气他不配合,她犟劲儿就上来了,推他的手真使了力气。

    男人冷不防还真被推的微微动了下,旋即皱眉,空着的手一把攥住她手腕。

    她瞪大眼,他捉着她手腕往唇边去,她还没反应过来,他竖起食指。

    “嘘”,他做了个噤声手势,手指竖在菲薄的唇前,她的手背甚至感觉到了他的吐息,温热的。

    她脸一下子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