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51章你有女朋友吗?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一顿饭才开始,林远志就和宋瑶羽吵起来了。

    林筱筱和景彦在旁边劝着架,林迦南这个挑事儿的安静下来看热闹。

    宋瑶羽这次是被气的厉害了,吼了一阵子就捂着胸口喘粗气,眼泪不停流出来,林远志也很烦躁,狠话说了不少,林筱筱在旁边使劲拉着林远志。

    一片混乱中,景彦看一眼林迦南,声音有些狠,“真没想到你现在变成这样子,你满意了?”

    林迦南定定盯着景彦看了几秒,最后扭过脸,起身离开厨房。

    从房子里出去,她走到了后院的小花园那里,站在夜幕下,眼神空茫地望着远方。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就是瞎闹腾,不出意外,很快林远志就会来找她谈,说给不了她钱,这种事以前发生过。

    那一次,她的自尊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她觉得自己在这家里就像是个要饭的,后来她再也没有和林远志要过钱。

    现在她的心态其实已经平和许多了,这几句话只是挑事儿,没抱着要到钱的希望。

    换季时节天气忽冷忽热,夜晚的风凉凉的,林迦南站那儿吹了好一阵子,迷茫的找不到方向。

    明明已经解决了母亲坟墓的问题,怎么更看不到未来了呢……

    半个多小时以后,林远志果然找过来了,开口第一句还有模有样:“迦南,你身体还没完全好,别在外面一直吹风。”

    林迦南没应。

    林远志走过来站她旁边了,“唉,你阿姨一直这样,你别和她计较……”

    “那你给我钱吗?”

    林迦南转身看着林远志。

    林远志眼神有些躲闪,“也不是不给……就是得迟一点。”

    “多久?”

    “你那住院什么费用下来都两万多了,我这里钱一下子也转不开,大概得几个月……”

    林迦南终于还是忍不住冷笑了一声,“你出去跟人说,你一个自个儿开公司的,两万块要几个月时间,你觉得有人信?”

    林迦南的话太直白,林远志面色陡然变了,“迦南,我没说不给!”

    林迦南不说话,林远志又软了声音道:“这是欠着叶先生的钱,叶先生不会急着要这点小钱,你何必这么着急,非要逼爸?”

    林迦南静了几秒,忽然问他,“你也听说过叶家和傅家有联姻的打算,我这样厚着脸皮接受叶先生帮助,你觉得合适吗?”

    林远志一愣,没想到她会问这么个问题,好一阵,才说:“其实迦南,这个圈子里的男人,很少有从一而终的,你是成年人,有些事情你也要看开一点……”

    林迦南火气在心口翻涌,转身就走,撇下最后一句:“不给算了。”

    林家算不上多富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但也有些家底,两万块就是宋瑶羽一个包的钱,林远志现在和她说要几个月时间准备,真当她傻子了。

    林迦南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身体有些无力。

    林远志作为一个父亲,居然不在乎自己女儿会不会去给人当小三,她又笑起来,这就是她血浓于水的父亲,他要经营和维护他的家,可他的家已经将她排除在外了。

    她眼眶酸涩,但并没有流泪,摸到手机,找到叶承爵的号码拨了过去。

    彩铃响了一会儿,那边才接通,背景声音微微嘈杂,叶承爵嗓音传过来:“有事?”

    “你有女朋友吗?”

    那端默了几秒,声音较之以往更低沉,“你怎么了。”

    “你有女朋友吗?”她问的近乎执拗,“你和傅家千金,是不是要联姻,已经在交往了吗?”

    叶承爵人正在一个商务应酬的饭局上,拿着电话走出包厢,眉心紧锁,他不觉得有和林迦南交代太多的必要,但他明显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激动,话到嘴边还是换了:“我说过没有。”

    林迦南安静下来。

    他问:“发生什么事。”

    林迦南声音带着鼻音,闷闷的:“没事。”

    她只是想要百分百确定,她没有扮演一个类似于第三者的角色,她太恨第三者了,宋瑶羽是,林筱筱也是。

    她说:“你忙吧,打扰了。”

    叶承爵没有挂,也没有说话,过了片刻,那边先挂断了。

    忙音传过来,他在饭店走廊尽头低头看一眼手机,又望了眼窗外。

    回到包厢,酒过三巡,旁边的许昭犯着点儿迷糊,问他谁的电话。

    他不答反问:“你还能喝么?”

    许昭拍着胸膛说大话,“废话!”

    叶承爵说:“那你撑着,我有事,先走了。”

    许昭傻了眼,“你这是……坑队友?”

    叶承爵离开的利索,直接去了林家。

    ……

    林远志一晚上焦头烂额两头为难,宋瑶羽紧了卧室直接将门锁了,他在客厅烦躁地喝了几杯闷酒,叶承爵就来了。

    林远志猝不及防,赶紧起身去了院子迎接。

    叶承爵来的急,车是阿杰开的,他自个儿身上还带着些酒气,见林远志,没什么表情,“迦南人呢?”

    林远志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在卧室,叶先生,您怎么突然来……”

    两人并肩往房子里走,叶承爵蹙眉深深看一眼林远志,“她给我打电话,好像心情不好,发生什么事?”

    其实他本来没太关心林迦南回到林家什么情况,但料想也不会太好,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今晚她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想如何从酒局里脱身,便过来了。

    林远志面色有些讪然,不想为了两万块吵架的事情说出去招人笑话,“也没什么大事……她就是和内人闹了点儿不愉快。”

    叶承爵看出林远志不想说,也不再多问,抬眼看楼上,“她房间哪个?”

    叶承爵敲门进去的时候,林迦南刚从浴室出来,头发都还没干,穿了件浴袍,浑身冒着潮湿的气息,一双眼有些发红,开门看到他,还愣了下。

    “叶先生,你……怎么来了?”

    叶承爵注视她的眼,“哭过?”

    她别了下脸,揉了揉眼角,“没有。”

    他没太拿自己当客人,径直往进去走,林迦南还怔了下,才转身,“这么晚来有事吗?”

    “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怎么不问我有事没有?”

    她就不说话了。

    叶承爵将门推上,站在她跟前打量着她。

    深紫色的浴袍很大,松松垮垮,衬着她白皙的肤色,她的头发海藻一样湿而软,凌乱地披散着,水汽好像都没有消散,他不觉皱眉,嗓音有些严肃,“伤口好了么,就洗澡?”

    医生之前叮嘱她伤口好之前都只能擦身,不能碰水,这丫头全抛在脑后了。

    林迦南心情本来就不好,也不看他,“我都多久没洗澡了,洗澡也要挨骂吗?”

    叶承爵手抬起她下巴,迫使她看他,“林迦南,你不想伤口恢复了是不是,想死早说。”

    林迦南想要别过脸却被男人扳住了下巴,他甚至还用了力气,有点疼,她登时委屈就在胸臆中翻江倒海的。

    她本来确实没有哭,但是这会儿眼泪就在眼眶打转,“难道我连洗澡这点儿事自己也不能做主吗?”

    她声音大了一点,脾气来的莫名其妙,鼻头红红的,眼睛也是红红的,叶承爵睨着她,隔了几秒,松了手。

    “身体是你自己的,出了问题受罪的也是你自己,总和我闹这种没意义的小脾气,林迦南,你什么时候能成熟一点?”

    男人嗓音又冷又硬,她底气一点点消退,低下了头,抽抽鼻子,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

    她知道其实叶承爵话说的没错。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年来一个人不是没有经历过困境,为什么在遇到他之后,就变了,在他面前,她会有些她以前没有的矫情和软弱,任性和嚣张,就如这一瞬,多少压在心底里的委屈,在见到他之后,她就不想忍了。

    想发脾气想流泪,总想以什么途径发泄出来,对着他,她的自控能力好像都变得很弱。

    她又揉了下眼睛,“你为什么来,为什么要管我?”

    叶承爵静了几秒,“你不想被管,我现在就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