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53章我希望你忘记昨晚的事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套房的卧室是落地窗,蓝丝绒的窗帘没有拉,但因为高层,外面的万家灯火便因着距离变得隐隐约约,朦朦胧胧地映在林迦南眼底。

    她阖上眼眸,被男人的怀抱勒的有些疼,这个吻带着一丝与叶承爵平日里的淡然截然不同的急迫和激烈,气氛逐渐升温,他炽热的触碰让她无法无动于衷,也有些软化。

    这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被触碰,听见他慢慢粗重的呼吸,整个世界都是他的气息。

    突然的,她闷哼了声。

    他动作顿了下,她t恤里,男人的手在她背上的疤痕处摩挲了两下,唇贴着她的,声音黯哑到极点:“你伤没好。”

    她呼吸也有些凌乱,说不出话。

    叶承爵低头,看着她绯红的脸,吻细细碎碎落在她唇角鼻尖,然后落在眼角,额头,手又在她背上轻抚了两下,将她错位的内衣给拉回了原位。

    不知道为什么,方才她头脑空白无法思考,反倒因为这会儿他这个动作而有种火烧火燎的灼热感,脑子忽然清晰的和明镜似的。

    她做了什么……

    主动挽留他,还差一点和他……

    叶承爵给她整理好衣服,又在她前额吻了下,呼吸平复了许多,缓缓起身从她身上离开。

    林迦南也一下子坐起来了,头顶的吊灯光线其实并不明亮,但是她却觉得无处遁形,低着头,想说点什么来缓和气氛,但又说不出话。

    她也不知道今晚自己是怎么了,可能是他出现的时候她太脆弱太孤独了,也有可能是因为她潜藏的欲,望作祟,不管不顾地想要跟着他留着他,但现在那股子冲动劲儿过去了,她只剩下无措,有种做错了事的感觉。

    叶承爵站了足足几分钟没说话,然后去洗手间掬冷水洗了把脸,勉勉强强将身体里的躁动强行压下,抬头看着镜子,眼眸幽深若有所思,拿着毛巾擦手的时候手指无意识捻了两下。

    她身体的触感好像还残存在指尖。

    走出浴室,林迦南还愣愣坐在床边,听见声音,抬头看他一眼,就又低下头去了,手指绞在一起,显得局促极了。

    他走过去,手在她头发上轻轻揉了下,“去把衣服换了,休息。”

    林迦南犹豫了几秒,从包里拿出自己带来的睡衣去浴室关上门换了。

    睡衣是很保守的长袖长裤,拖鞋是酒店供应的,之前已经洗过澡,她到镜子跟前揉了一把自己的脸,这才发现她的脸依旧很红。

    她视线一落,看见自己脖子上有一点红印,灯光下有些刺眼,昭示着刚才那场短暂的疯狂。

    她在浴室稍微磨蹭了一会儿才出去,本来还有些纠结要怎么面对他,结果出去之后,发现卧室空荡荡。

    他不在。

    她的心一下子就有些空有些慌,转身往出走了几步,听见男人的声音。

    他在客厅接电话。

    她松了口气,整个人都有些虚脱地在墙上靠了一会儿,然后回到床上躺下。

    这个晚上实在太折腾,她躺了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叶承爵回到卧室,床上的女人呼吸均匀绵长,折腾完了别人,自己倒是睡着了,他有些无奈地站在床前静静看了她一会儿,然后去浴室洗漱,出来之后,拉开被子躺在了她身边。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翌日早。

    林迦南醒来的时候就觉得头疼的厉害。

    因为情绪折腾自己的身体,惩罚来的特别快,她知道自己这是发烧了,摸着额头缓缓坐起身。

    窗帘的缝隙透进阳光,她呼吸有些不顺畅,余光瞥见了叶承爵。

    他似乎也是醒来不就,手按着眉心,嗓音带着睡意的嘶哑:“醒了?”

    她愣了好半天,才“嗯”了一声。

    她昨晚睡的时候,以为他可能会留在客厅不会回来了。

    两个人之间隔着一段距离,井水不犯河水,就这么睡了一夜,叶承爵占据的其实是床很小的一部分,她往另一侧挪了下,又挪了下,险些掉下去,被叶承爵一把拉住手。

    “闹什么?”

    他话音未落,皱了眉头,也坐起身,手一下子探到她前额。

    林迦南动作有些躲闪,被他按住。

    “发烧了?”

    她身体很难受,点了下头,“不碍事。”

    叶承爵没说话,放开她,“等会送你去医院。”

    “不用,”林迦南转身下床,“我等会儿自己去就行,你还要上班吧?”

    叶承爵没应声,头天晚上的酒精作祟,身体还有些困倦,又按了按眉心,再抬头,林迦南已经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漱更衣了。

    他还穿着睡衣,下床之后打电话给前台点了两人份的早餐,等不了林迦南,在卧室直接换衣服。

    林迦南出来的时候男人正扣衬衣扣子,她慌忙别过脸。

    叶承爵笑了,“你不是见得多了?”

    林迦南摸着好像更烫的脸颊快步去拿自己的包,把东西收拾好,然后把包背上了,转过身,叶承爵睨着她。

    “叶先生,”她硬着头皮,忍着身体的不适开口,“昨晚非常感谢,不好意思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我走了。”

    她还没走出卧室,叶承爵嗓音清冷传过来:“用完就扔?”

    听过男人下了床就翻脸无情的,林迦南比男人还利索。

    林迦南脚步停了下,她心里有点复杂,昨晚的事情让她有些不好意思,这会儿看到他总会想起她失控的那些话。

    她垂着脑袋,“不是……”

    他沉默地注视她。

    她把背包袋子紧紧攥在手心,“昨晚我失态了,我,我希望……”

    她顿了顿,努力把话说完:“你能忘记昨晚的事。”

    叶承爵没说话,林迦南这会儿是恢复正常了,脆弱的时候会靠着他,为了留着他可以不管不顾,现在脑子清醒了,好像又变得浑身是刺让人无法靠近,她还在发烧,他想带她去医院的,但是她尽管身体不舒服,也不愿意依靠或者向他求助。

    他垂眸,“忘不了呢?”

    她愣了愣,一时间想不出怎么回答,却听男人冷淡道:“随你,要走现在就走。”

    他本来想用滚的,措辞中途换了下。

    林迦南在原地站了几秒,最后转身离开。

    开门的时候差点儿撞送餐的身上,她脚步和心一样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