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55章她用不着我管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离开酒店之后先去买了一点退烧药吃了,才去的报社。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一大早陆瑾言内线给她一个噩耗,今天要出外勤。

    她本来身体就很难受不舒服,估计是头天晚上一个澡洗的伤口有些感染了,陆瑾言还派她去跟着报社一个记者打杂,她本来想推拒,陆瑾言添了一句:“这次外勤你跟的是娱乐八卦记者,那边外勤补助标准高,我给你调了,好好做。”

    林迦南出口话就变的很狗腿:“好的主编!”

    挂了电话她专门在qq上问了一下老员工娱乐部那边的外勤补助,更坚定了要去的决心,赶紧去找了那个带她的记者。

    要采访的是一个三线小影星,小影星今天在拍戏,地方还挺远,在山上,林迦南坐车上山的时候就开始觉得冷了,把手边的外套穿身上,还是无法抵御这个季节山里面那种渗人的凉意。

    带她的记者也是个女的,但是早就知道要上山,所以穿了一件很厚的卫衣,看她在副驾驶冻的唇色发紫,有些抱怨,“怎么没多穿一点?”

    “今天临时接到的通知。”

    林迦南没多解释,那记者也没再说什么,两个人在山上蹲场等了足足三个多小时,等到小影星休息的时候,进行了采访。

    林迦南负责设备,还有需要拍到的一些照片和短视频。

    熬到采访的时候她已经开始觉得不妙,她的头昏沉沉的,难受的要死,浑身肌肉都疼,大概是又发烧了,但她坚持到了采访结束。

    小影星一走,那记者也松懈许多,拿过她手中的单反看照片,看完了,很满意,“可以交差了,走吧,我们回报社。”

    一扭头,才看到林迦南脸色难看极了,是病态的潮红,唇色却是铁青的。

    “你没事吧?”

    林迦南呼吸有些重,“感冒而已,没事,我等下吃药。”

    俩人回到报社门口已经晚上七点多,记者下了车,林迦南躺在后座上没动,怎么推也推不醒,记者这才慌了,连忙打电话求助。

    陆瑾言本来是要下班,走到门口才看到报社那辆车边神色慌乱的记者,他拧眉过去,“怎么回事?”

    “林迦南叫不醒,好像昏迷了……”

    ……

    许昭单身却喜欢热闹,晚上约了个饭局,人很少,叶承爵纯属被拉去,陆瑾言也没能幸免,只是去的很迟。

    饭店包厢里,许昭一见人就吐槽,“这么迟你还不如别来了。”

    陆瑾言扯着领带在椅子上坐下,看叶承爵一眼,“还不是叶大少给我额外安排的工作。”

    “什么工作?”许昭脑袋凑过来。

    陆瑾言说:“那个叫林迦南的丫头出事了。”

    许昭一愣,叶承爵还端着酒杯,闻言视线也移过来。

    陆瑾言说:“背上伤口没好,感染了,高烧到四十度,人陷入昏迷,刚送去医院。”

    许昭问:“现在呢?”

    陆瑾言靠着沙发休息,“我把人送去就出来了,现在我也不知道。”

    许昭目瞪口呆:“你就不能多看一会儿!”

    陆瑾言拧眉道:“我问过医生,医生说应该死不了。”

    许昭:“……”

    叶承爵没说话,只是攥着酒杯的手指微微收紧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许昭已经拿起外套,回头看了叶承爵一眼,“我叫司机来。”

    叶承爵默了默,“你去吧,我不去了。”

    许昭一怔,“你不管她了?”

    “她一个成年人,用不着我管。”

    早上她就已经在发烧了,当时他本想带她去医院,是她拒绝了。

    许昭的话也没错,从各个角度看,和林迦南再扯上关系都不明智,不仅仅是对于他,对她而言也一样。

    许昭蹙眉,“你是为了她才不去,还是你根本不想去?”

    叶承爵慢条斯理喝酒的间隙,吐出三个字:“有差别?”

    许昭有点犹豫了,他去是因为知道林迦南的经历,对小姑娘有些同情,上一次林迦南生死攸关的时候她身边都没个真正关心她死活的人,现在又病这么重,也不知道身边有没有人……

    他拿着外套停在原地,问陆瑾言:“那你走的时候,她身边有人照顾吗?”

    陆瑾言摇头。

    许昭说不出话来,又看向叶承爵。

    叶承爵已经放下酒杯点了支烟,没看他,“想去就去,废话什么。”

    “你真不去?”

    叶承爵被问的烦了,索性不作答。

    许昭犹犹豫豫。

    陆瑾言还没搞清楚这里面的关系,问许昭:“我本来以为那女人和叶少有关系,怎么,是你看上她?”

    许昭决定不去了,拿着衣服坐回原位,“没,我有女朋友了。”

    “监狱里那个?”陆瑾言轻嗤一声,“你还真专一,那女人都不肯见你。”

    许昭不爱听这话,就和陆瑾言抬起杠来。

    叶承爵视线被烟气晕染的不太真切,思绪飘的有点远。

    昨晚要是林迦南没受伤,他没有碰到她的伤口,她没有痛的哼哼那么一声,他可能会真的要了她。

    像这样吸引他的女人绝无仅有,也不光是身体上的,就像许昭说的,他对她的耐心和包容,有时候连他自己都想不通。

    也许就是许昭口中那一点点浅薄的喜欢,就是她口中那种对于猎物的兴趣,可一般的女人不是应该抓住机会顺杆爬么,她没有。

    许昭想的多,想什么林迦南过去的阴影,他不会去想,他只觉得林迦南太过于善变,偶尔会耍小聪明为自己谋算些什么,但大多数时候,她不会审时度势,太过于感性,就如这次她跟着林远志回到林家,她还试图从林远志身上找到一个好爸爸的影子。

    这是愚蠢。

    偶尔拒绝他,这也是愚蠢。

    现在她在吃着她愚蠢的苦头,他并不欠着她什么,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去看她。

    更何况……

    叶老爷子已经调查了她,他并不想把她扯进叶家的烂摊子里来。

    想是这么想的,可是整顿饭心不在焉,回到酒店,这一晚,他失眠了。

    林迦南那脑子本来就够笨了,高烧四十度,也不知道会不会彻底给烧坏了,他花了大半个晚上想这个没意义的问题,后半夜才睡了一会儿,天不亮又醒过来。

    先去了公司,照常工作,到中午快下班,给陆瑾言打了个电话。

    “林迦南住哪家医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