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62章你喜欢他?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医疗队的人还在客厅坐着,林远志出来,陪着笑脸先让佣人招待了一下医疗队。

    林迦南挨了一巴掌,然后一个人被晾在了书房。

    她站了好一会儿,脑子才开始转。

    左半边脸颊通红一片,她手按了按,唇角溢出抹冷笑,转身离开书房,往二楼卧室去。

    她是穷疯了,但骨子里的倔脾气改不了,委屈求全也要有个限度,林远志这一巴掌把她打清醒了,她不知道这个家要怎么样继续呆下去。

    在卧室里换了衣服,然后简单收拾了点东西,她背着包下楼就急匆匆往出走。

    坐在客厅的林远志和医疗队几个人自然都看到了,林远志也不可能再留她,尽管气,还是对医疗队几个人道歉:“不好意思,今天害得你们白跑一趟,这丫头不配合,回头我再说教说教。”

    这都是场面话,医疗队几个人也不是没看到林迦南脸上明显的巴掌印儿。

    林远志这是管不住自个女儿。

    这话传到叶承爵耳朵里是下午的事儿,工作让他忙了大半天,医生到他办公室里汇报情况的时候他还在看报表,听到医生所说,表情没有太大变化,椅子只稍微转了下,抬抬眼皮,“打的严重么。”

    医生回:“她走的快,我们也只是看了那么一眼,应该就扇了一耳光,不严重。”

    叶承爵姿态慵懒靠住椅背,眼眸微微阖了下,手松了下领带,“她哭了么?”

    医生摇头,旋即又接:“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是没见她哭。”

    叶承爵“嗯”了一声,“她现在的情况,不输液行吗?”

    医生皱了眉头,“免疫力抵抗力好的话是可以扛一扛,但是看她身体底子本来就一般,就算扛过去了,也有可能会落下病根。”

    叶承爵眸色讳莫如深,隔了几秒,才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办公室门被带上,整个空间瞬间安静下来,他习惯性摸到烟点了一支,又拿起手机。

    叼着烟,在手机通讯录里翻到林迦南的号码,看了一阵子。

    也只是看。

    林迦南确实很擅长作死,之前为了自己母亲坟墓的事情耍小聪明的时候看着很机灵,其实不然,到了她自己的事情上,她蠢的叫人惊喜。

    叶承爵将手机放了回去,继续看报表。

    ……

    要不是学校宿舍能住到六月,林迦南根本就无处可去。

    李柔今天恰好没去报社,在宿舍赶稿子,见林迦南回来,瞪大眼先看了几秒,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你爸又打你了?”

    林迦南没什么精神,“嗯”了一声,放下东西就想往自己床上爬。

    李柔皱着眉头,“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啊,报社离学校又那么远,我最近就打算在外面租房子了,你要不要一起?”

    林迦南动作停了下,“在哪里租?”

    “南二环,距离咱报社也近。”

    “那里房子很贵吧。”

    林迦南爬到上铺,已经掀开被子。

    李柔说:“合租的话,一个月房租一个人可以控制在一千以内。”

    “一千啊——”林迦南仰面躺在了床上,“我没那么多钱啊……”

    李柔放下电脑起身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过来了,扒在床头看林迦南的脸,那红红的掌印很明显,“要不我借给你?”

    “我已经有个债主了,算了吧,我再想想办法。”

    林迦南脸上没太大表情,只是显得很疲累。

    李柔问:“你债主,谁啊?”

    林迦南想到那个人,安静了很久,在李柔快忍不住要催的时候,才开口:“叶先生。”

    李柔瞪大了眼,“怎么回事啊?”

    “我不是和你说过之前我住院的时候,叶先生有帮忙吗,陪护钱,医药费都是他垫付的,他和我要。”

    李柔更惊讶了,“他不是资产数百亿吗,这点儿钱也要计较?”

    林迦南倒不觉得,“人家哪怕再有钱也是人家的,我没想着赖账,我只是突然觉得好绝望,我讨厌负债累累。”

    李柔扯了扯嘴角,“我还以为他是好人呢。”

    “他啊……”林迦南顿了顿,觉得这个人有些一言难尽,但最后还是说:“他也没有不好。”

    但也没有很好,很好的话,就不会骚扰她了,在对待女人这方面,她脑补出他一个花花公子的标准渣男形象。

    以前,“叶先生”这三个字在她眼里和在李柔眼里差不多,很遥远的一个人,诸多荣耀加身又如何,与她无关,但是现在不同了,这个人变得立体,但却又让人捉摸不透。

    她翻身侧躺着,看着李柔,“李柔,我以后不想谈恋爱了。”

    李柔怔了下,“因为景彦?不是……你怎么突然说这个?”

    刚刚话题还是租房子和叶先生呢。

    林迦南眼神有些放空,仿佛思绪飘了很远,嗓音沉静:“我遇上了一个人。”

    李柔歪了下脑袋,“在追你?”

    她摇头,“不算是。”

    他那种人哪里会追人,摆明了就是钓鱼,就连示好都是高姿态,很附和他的身份地位还有气质。

    李柔又问:“那你……喜欢他?”

    这下她沉默的时间更长了,最后答案还是含混:“我也不知道。”

    李柔说:“人好,对你好的话,你就上啊!”

    林迦南被逗的笑出声来了,笑了会儿又淡了,“我不敢,我和他差距太大,他可能只是心血来潮想有个人陪,而且我真的好怕。”

    “怕什么?”

    “他是男人,男人会出轨的。”

    “……”李柔有些无语,“不是所有男人都是景彦。”

    林迦南说:“我爸也是这样,那是我亲爸啊。”

    李柔也没话说了,好一会儿,干巴巴道:“别这样,你得相信爱情。”

    林迦南闭眼,眼底有些潮湿了,声音透着困倦:“我想睡觉了。”

    李柔知道她心情不好,没再多说,“睡吧,我等会儿要出去吃饭,要带饭吗?”

    林迦南声音已经小了,“不用。”

    这一觉睡的很扎实,到下午三点多,才被敲门声音给惊醒了。

    人还不清醒,在床上重重翻身,“谁啊!”

    外面没有声音。

    她抓着头发探头看看底下,李柔不在,大概是出去了,她于是格外痛苦地叹口气,这才从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床上下去,慢慢去开门。

    打开门,人先愣住了。

    她瞪大眼,“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门外,叶承爵冷冷睇着她,不说话。

    她叫:“这是女生宿舍!”

    他一言不发,往进走,林迦南不知道为什么探头看了看楼道,好在这个时候楼道没人,她赶紧关上门,感觉像是做贼。

    叶承爵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见她转过来,方仔细打量起她的脸。

    比起景彦那次,这次还好,只肿了半边脸,就是红的厉害。

    林迦南神色惊慌的像是偷人,“这可是女生宿舍呀,你怎么进来了……楼管阿姨难道没拦着你么!”

    叶承爵淡淡道:“给她钱了。”

    林迦南还没说话,他补了一句:“这钱也会算在你的账上。”

    林迦南眼睛瞪的更大,“你不讲理!”

    叶承爵忽地笑了声,那笑意凉薄,“你最讲理,和你好好说话你不懂人话,不在医院输液,我已经让步同意你在家输液,你呢?”

    林迦南气不过,“我都说了我没钱,我不想欠着你的,我哪里没说清楚?”

    叶承爵蹙眉,这小丫头,还跟他闹上脾气了。

    他说:“你没钱怎么不去死。”

    她心口被重重戳了下,唇动了动,声音没出来,先红了眼眶,别过脸,声音轻的像是在飘。

    “你以为……我没想过吗?”

    房间陷入沉默,男人依旧盯着她,只是目光里,来时的那些凌冽淡了,又变得幽深,辨不出情绪。

    良久,男人低低沉沉出声,话依旧无情:“林迦南,哭穷没用,你欠我的钱,是一定要还的。”

    林迦南站在原地,攥紧了拳头,指甲陷入掌心里。

    “你配合治疗,我答应你不会考虑林远志变更过的项目计划。”

    她一愣,扭头看他。

    他很清楚她在想什么——那个项目就算绕开坟墓,她还是想要阻止。

    他站起身,不过两步已经站在她跟前,他低头看着她,“自暴自弃,放弃自己的身体,丧失斗志,永远让你父亲景彦,你的继母和林筱筱瞧不起,和养好身体,有一天让那些伤害你的人后悔,你选哪个?”

    字字诛心,她本来就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只是现实让她折了腰,他的话都是拷问。

    她咬着唇,其实答案已经在心里。

    叶承爵也不追问,只是菲薄的唇溢出带着笑意的音:“说真的……我还真是太让着你了。”

    她立刻就低了头。

    这样看,好像的确是她不厚道,人家好心好意借钱给她治疗,她还闹情绪,最后和人谈了个条件。

    叶承爵手轻轻抬起她下巴,看她红肿的脸,她眼神闪躲,但并没有挣扎,小声道:“没事的,不疼。”

    他拇指轻按了下,她“嘶”的倒抽一口凉气,“你干嘛……”

    话音突兀地顿住了。

    有个奇怪的触感代替拇指落在了脸颊上,柔软的,有些凉。

    她足足愣了几秒,反应过来。

    那是男人的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