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63章那你来试试,让我认真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宿舍开了一扇窗,有风拂动窗帘,翻动桌上不知谁的书,纸页发出轻微的,哗啦啦的声响。

    站着的两个人,很亲昵的模样。

    男人的唇挨着女人的脸,轻柔摩挲,那动作带着怜惜,温柔的不可思议。

    林迦南忘了挣扎,毕竟被打过,他亲吻的时候,她脸颊其实有一点点的疼,也有一点痒,但她闭上了眼,眼底沁出一点湿意,没有流泪,只是她的心因为他这个动作而潮湿柔软的厉害。

    他离开她面颊,她睁开眼,跌入男人深邃的眼眸里。

    那双眸子像黑洞,简直要吞噬她。

    他在她鼻尖亲了下,低哑的嗓音反问:“不疼?”

    她没说话,看着他,一双明亮的眸子泛着些许水光。

    这很要命。

    他低头,吻上她的唇。

    这是个浅尝辄止,但会带给人错觉的吻,她闭了眼,不自觉地沉溺其中。

    良久,他离开她的唇,嗓音更哑,“不住院可以,想少欠一点,自己去医院输液,嗯?”

    林迦南这会儿完全无法思考,眼底还有些茫然,顺着他的意思乖巧点头。

    男人唇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摸了摸她头发,又在她额角亲了下,“想回家吗?”

    一提家她就清醒了点,摇头。

    “就这么被你父亲赶出来,你那个继母还有妹妹一定喜闻乐见。”

    “……”

    她不甘心道:“可我总不能就这么回去了,灰头土脸的。”

    男人语调沉稳:“你父亲会来接你。”

    “他才不会呢,”她一点儿也不抱希望,“要不是因为误会我和你的关系,他早就把我赶出来了。”

    叶承爵笑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收拾下,我带你去吃饭。”

    她去洗了把脸,在洗手台前抬头才看到自己的脸已经肿的比上午厉害了。

    刚睡起来,头发也有些乱,这个形象实在是一言难尽……

    这样他也能下得了口啊……

    她摸了把脸,还有些烫,她又想起那个吻,心跳的厉害。

    她又被他带着跑了,明明应该推开的,但却无力抗拒。

    洗过脸,她从抽屉钱包里面拿了一叠钱给他,“我先还一部分好了。”

    他垂眸看了眼,眉心蹙了下,“哪里来的?”

    “医院退的,我们主编直接预支了我的工资,这些先给你。”

    他扫了眼,也不多,“我收了你身上还剩多少?”

    她在脑子里算了算,“我还有几百呢。”

    叶承爵坐在椅子上,手指按了下眉心,陆瑾言和他提过,之前医药费预支了林迦南未来两个月的工资,这丫头现在急着甩掉债务,连脑子也不用了,几百块,她能撑多久?

    他看她钱的目光不屑,“我不带零钱,你拿着,要么回头一起还,要么做家政抵债。”

    林迦南拿着钱,有点受伤,钱不多,但是她大半资产。

    她总觉得给他干活儿是逃不掉了,有些灰心丧气,她费劲巴拉地逃啊逃,结果就跟在如来佛掌心翻跟头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孙悟空似的,翻了半天也没翻出去,不仅如此,刚刚还被男色给诱惑了……

    她的心情有点复杂,跟着叶承爵出门之前,问了句:“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

    她又不乖,有时顶撞他,发火的时候甚至当众喊他名字,长相也没有到倾国倾城的地步,以他的条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男人脚步微顿,侧过脸看她,表情语音皆很散漫,“可能是想玩吧。”

    尾音扬起,并不明显,像是在问题又像是陈述,她眼神黯了黯,低下头。

    “知道你不想,”他微微低头,唇贴近她耳朵,“那你来试试,让我认真,嗯?”

    林迦南心跳狠狠漏掉一拍。

    男人已经拉开门走了出去,她隔了好几秒才跟上去。

    她按着不安分的心脏,她觉得遇到高手了。

    ……

    两个人并肩下楼,楼道偶尔也会遇到女生,那目光都冲着叶承爵去,林迦南脑袋垂着,想挖坑把自己埋了。

    才走出楼口,便见到宿舍楼前停了不止一辆车。

    本来就不大的空间被两辆车占的有些狭窄,林迦南视线落在左边那辆上,熟悉的车牌让她眉心紧锁。

    林远志推开车门下来,赶紧迎过来了,先对叶承爵打招呼,然后对林迦南扬了下手中的手机,“迦南,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你就下来了。”

    林迦南没说话。

    林远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还和爸爸生气呢?”

    林迦南依旧没出声,叶承爵却先开口了,“林总教育女儿的方式,会不会过于粗暴了。”

    说话间,一只手轻轻揽了林迦南肩头,那手安抚地在她肩膀按了按。

    她无意识地就往他怀里靠了下,这个动作做出来,她自己却是怔了下。

    林远志陪着笑脸,“我是被气坏了,叶先生好心叫医疗队上门,迦南不配合治疗,这怎么行?”

    叶承爵脸上覆着一层浅薄笑意,但不达眼底,“沟通有很多方式,看来林总和我理念不同,崇尚暴力解决问题,难道以前也是这样对迦南的?”

    林远志脸就有点黑了。

    他打林迦南早就打成了习惯,哪里会想那么多,叶承爵笑的很冷,气场也格外强大,他顿了几秒,才说:“我今天是心急了。”

    叶承爵看他一眼,低头睇向林迦南,小姑娘脑袋垂着,被他往怀里拢了下,他另一只手轻轻摸她红肿的半边脸,“这细皮嫩肉,我碰都舍不得,林总也下得了手。”

    林远志如芒在背,心在嗓子眼儿吊着,叶承爵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他只能从林迦南这里入手,“迦南,爸错了,不该和你动手,事情都过了,你就别生气了吧?”

    他低声下气,也是豁出了这一张老脸。

    项目占了一部分,另一大块儿,他实在不想得罪叶承爵,这种人物随便开个口,都能堵林氏以后的路,能不能合作都不能得罪。

    林迦南已经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因为林远志低头就觉得心软,她只是觉得麻木,也很疲惫,她缩在叶承爵怀中,连和林远志说话的心劲都没有,攥紧了叶承爵衣角。

    觉察她动作,叶承爵手抚了下她的头发,对林远志道:“她今天生气,还没吃饭,这样吧,我带她去吃饭,林总要是真有心道歉,就在这里悔过等她,如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