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64章当然,我会让你享受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远志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

    林迦南也微怔。

    再怎么说,林远志也是她父亲,年龄和辈分都放在那里,要林远志在这里悔过等她,这比林远志给她那一巴掌还狠。

    林远志拧眉,脸色难看到极点,久久不说话,叶承爵好整以暇,嗓音温淡:“林总要是觉得不妥,这建议就当我没提。”

    林远志前额甚至渗出汗水来,叶承爵出口的话还能当没提过?

    他默了几秒,最后开口,咬字有些重,“行……迦南,爸给你赔个不是,你们去吃饭,爸在这里等你回来,接你回家,行吗?”

    林迦南抬头看了林远志一眼。

    上一次在医院,看到林远志灰头土脸的样子,她曾经生出过一瞬的心软,但现在……

    她终于开口,“好吧,只要你等得了。”

    林远志拳头攥的咔咔作响。

    叶承爵就这样揽着林迦南离开,两个人上了车,就近找了一家中餐厅。

    路上林迦南一直很沉默,两个人在窗口的餐桌旁边落座,点完餐点,叶承爵注视着林迦南望着窗外的侧脸,缓缓出声。

    “又心软?”

    她收回视线,看着他,摇头,又苦笑了一下。

    “我只是觉得有些可悲。”

    她和自己唯一的亲人,自己的亲生父亲,变成了这样。

    她手肘撑在桌面,脑袋靠着手腕,“你早就知道他会来接我,是你和他谈过了?”

    叶承爵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你不应该以输家姿态离开林家。”

    她眼神有点空洞,嗓音很轻,“我……能赢吗?”

    “想赢,先要变得强大,”他靠住椅背,姿态闲适慵懒,“借助外力也好,靠自己也行,前提是,你要用这里。”

    他手指在自己太阳穴的位置点了点,“你也许觉得为保护自己母亲坟墓不惜扑上去挡住以至于受了重伤的行为很悲壮,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但在我眼里,你这是愚蠢。”

    没人听别人当面骂自个儿蠢还能有好脸色的,林迦南很不服气,“那时候我以为你会帮我,根本没有想到,我还能怎么办?我什么办法都用了……”

    她一着急,男人就笑了。

    “你要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那次你九死一生,有没有想过你死了会怎样?”

    林迦南低下头,不说话。

    “你父亲的难过不会太多,更多是觉得摆脱了你这个麻烦,你母亲的坟会被移走,当然,要是你父亲有一点怜悯心,会让你母亲坟边多一座坟,那是你的。”

    林迦南:“……”

    “现在你还是一样,不养好身体,用什么赢?”

    点好的餐点被服务员一一端上桌来,林迦南拿着筷子,幽幽叹了口气,“我认输。”

    叶承爵正用湿巾擦手,闻言抬抬眼皮看她。

    “我看透了,你是铁了心要我欠你钱,还欠着你的人情来养伤,我对抗也不过是蚍蜉撼大树,我何必自讨苦吃?”她表情看起来像是豁达了,“不是有那么句话吗,生活就像被强,暴,反抗不了不如享受,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决定享受。”

    叶承爵饶有兴味看着她的脸,话说的意味深长:“当然,我会让你享受。”

    他说这话的时候眸光幽深又犀利,那眼神让她觉得像是被剥光了,脸隐隐发烧,暗暗后悔自己怎么引用了那么一句话。

    这顿饭吃的磨磨蹭蹭,叶承爵估计是打小接受餐桌礼仪,话很少,而林迦南脑子一直没停,在想他的话。

    他说她蠢,她虽然不服气,但也不得不反省一下,毕竟照目前这样,她是永远也无法达成目的的。

    保住了母亲的坟墓,毁掉林远志的项目计划,这都只是个开始,她还没有忘记,她是想把宋瑶羽和林筱筱赶出路家的。

    她抚了抚额头,林筱筱和景彦订婚的日子好像也不远了……

    ……

    饭后叶承爵送林迦南回学校,车子在校门外就停了下来。

    “还需要我陪么。”

    男人低沉嗓音响起,在车厢里竟仿佛带着一点回音。

    林迦南看着校门,隔了几秒,自己解开安全带,“不用了。”

    她始终要自己面对林远志的,她也不想总躲在叶承爵背后。

    人即将离开副驾驶,手忽然被拉了下。

    她回头,叶承爵拉着她的手,微微用力攥了一下。

    “别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有事和我说,如果林家有人让你觉得不舒服了,给我打电话。”

    她抿唇,忽然问:“既然你要管我,为什么光是说我蠢,却不给我方法?”

    叶承爵言简意赅:“我想让你学会动脑子。”

    她登时就不想说话了,把手抽回来,噘着嘴下车关上车门,走出去几步又转过身来。

    弯下腰,吐着舌头做了个夸张的大鬼脸给他看。

    叶承爵被她气的笑了。

    见那背影远去,他笑着笑着又淡了。

    林迦南还很小,不光是年龄小,心智也一样不够成熟。

    不会照顾自己也不会保护自己,活的看似肆意但又小心,她让他总觉得放心不下。

    他不想玩,从来不想,但也无心认真,他只是没办法放她不管,可是在她宿舍里的时候,他有个瞬间是真的失控了——

    他知道的,吻她的时候,那是情不自禁。

    ……

    林迦南回到宿舍楼下面,林远志的车子果然还在,林远志人靠着车子像是在思索什么,听见脚步声扭头,才站直了身体。

    “叶先生呢?”

    林迦南有些无语,第一句话就问叶先生,生怕她不知道他的目的吗?

    她淡淡道:“他有事,先走了。”

    林远志面色颓丧,早就没了早晨训斥她那时候的气焰,“爸这么大年龄了,低声下气给你道歉,在这里等你半天,你这气是不是也该消了?”

    她双手抱臂,“我没要求你等。”

    “……”林远志有苦说不出,“成,是爸不该打你,治疗的事情既然叶先生都不急,那就随便你。”

    &n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林迦南微微笑了,“我刚和叶先生聊过,我同意接受治疗了。”

    林远志愣住了,好几秒,“你故意的?我打你你都不乐意,人几句话你就答应了?”

    许是因为气愤,林远志声音无意识拔高。

    林迦南很想反驳,其实叶承爵给她开了条件的,但想了想最后还是没说,叶承爵说的对,她现在还不能把自己回到林家的路给堵死了。

    她声音小了点,“我只是自己想通了,身体是我自己的,这样折腾下去,真落了什么毛病,也没有人会帮我。”

    林远志心里其实有火气,林迦南没将他这个爸爸放在眼里,他说那么多不如外人一句,但他也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只得强行压下怒火,“既然如此,跟爸回家吧?”

    林迦南没再推拒,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父女俩都没人说话,车厢里一片安静,林迦南在后座上阖着眼眸,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林远志瞥了眼,忿忿难平,他如今越来越讨厌林迦南——若不是叶承爵一通电话,他根本不会主动来接人。

    他也不明白,叶承爵商场上行驶果决的一个人,在明明知道林迦南是个骗子之后,为什么反倒对她更加上心。

    就目前他看到的而言,林迦南对叶承爵的态度并没有多好,说难听一点,林迦南若不是精于算计,他实在想不出叶承爵这样的人物有什么理由会对她这样好。

    这也让他更加厌恶林迦南。

    车子回到别墅,医疗队已经候着,林迦南这次很听话地输液,一边输液一边和护士打听了一下费用。

    然后做出个决定,还是自己积极一点,去医院治疗好了。

    这样,好歹省了人家上门服务的费用。

    叶承爵接到她电话,听到她的决定也没太意外,他的目的似乎只是让她配合治疗,很爽快地答应下来,接下来的几天,她就每天去医院输液。

    一周时间很快过去,这一周里,宋瑶羽已经大张旗鼓操办起林筱筱和景彦的订婚仪式。

    林迦南从医院回到家偶尔也会遇到她们在客厅里商量,桌上红艳艳的请柬她也不是没有看见,很刺眼,她拖着个不利索的身子,而她当做仇人的人要开开心心订婚了。

    临近订婚仪式最后几天,林迦南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赶紧回到报社上班,下了班也不回家,拉着李柔压马路,或者自己压马路,总要磨磨蹭蹭到很晚才回家。

    天气慢慢变得炎热,报社被并购之后的整改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叶承爵这个投资人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林迦南再次见到他,已经又过去了近一周。

    林筱筱和景彦订婚的前两天,叶承爵亲自来报社开会。

    林迦南打从一上班就稳稳又接了陆瑾言身边那个打杂的位子,会议记录自然也逃不过,林迦南一心两用,一边做会议记录,不时的还偷偷瞄叶承爵。

    毕竟是有段时间没见了。

    会议解释,她按照惯例坐在自己位置上继续整理会议记录,人稀稀拉拉走了差不多,叶承爵也没动,低头看着文件,等到会议室只剩下两个人,他将一个大信封扔在了林迦南面前。

    林迦南一愣:“这什么?”

    他视线依然在文件上,淡淡回:“礼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