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66章好看,但不好下口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动作微微卡顿一下。

    她其实只是随口一问,半带着开玩笑意味,没有想到叶承爵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

    她抿唇,手挽上叶承爵伸过来的手臂,脸上有些掩饰不住的得意,唇角一抹浅弧压都压不住。

    他夸她了。

    其实以前也不是没有人说过类似的话,她在系里也是公认的系花,以前不少对她有兴趣的男人都曾不吝言辞赞扬过她的相貌,可都不敌他轻飘飘两个字让她觉得高兴。

    叶承爵低眸睇着她,唇角弯弯:“我说的是礼服。”

    林迦南转过脸,对上他视线,有点恼,但不想表现出来,挤出个笑,“我问的也是礼服。”

    叶承爵手捏了下她脸颊,“演技退步了,笑的真假。”

    林迦南想咬他,嘴巴鼓了鼓,当然没敢。

    然后他轻飘飘来一句:“你比礼服更美。”

    “……”林迦南没说话,说不出话,咬咬唇,默默别过脸。

    脸有些发烫。

    她今天这一身其实很招摇,尤其脖子上那条颇为夺目的项链,识货的人不会看不出那是什么手笔,光上面的碎钻都价值连城。

    加上她跟在叶承爵身边,两个人的的组合就更加吸睛,不时有人过来与叶承爵攀谈,很多是有些来往的或者有意向合作的人,她摆出一张得体小脸应对一阵子,竟也觉得有些累,叶承爵带她寻了相对人少僻静点的角落坐下,她手按了按脖子上项链。

    叶承爵方才就发现她总在做这个动作,问她,“那么喜欢?总摸。”

    她说:“我怕丢了,你肯定要算到我账上的,这个我真赔不起。”

    他不由莞尔,“你倒是谨慎。”

    她得意洋洋,“那当然。”

    “不丢也要算你账上。”

    她瞪大眼,“我明天就会还给你的,裙子也是,我给你洗的干干净净,反正就穿了一次也看不出来。”

    这裙子也是大手笔,她实在不想欠着他的钱买这么贵的裙子。

    他手摸到烟取出来一支,在指间绕了下,看着她,“还给我,我是能戴还是能穿。”

    她说:“你还可以送别人啊!你身边女人那么多!”

    叶承爵表情饶有兴味,“你觉得我身边女人很多?”

    她点头,表情认真,“你看起来,就很会玩。”

    他本来把烟放唇间,又拿了下来,本来想问她对他是不是有什么误解,话到嘴边,换了:“你意思,我的女人还要用你用过二手的?”

    “……”林迦南眼神有点绝望,“这么贵……你该不是想……”

    他接上她没说完的话,“对,你要做家政还债。”

    她低头看了看项链上的碎钻。

    逗她玩呢,这一条项链,按照家政的待遇来,她估计要做一辈子家政了……

    咔哒一声,幽蓝火苗窜动,白色烟气弥散,他顺手把打火机放回衣兜,余光里林迦南看着项链一副生无可恋的脸,逗的他想笑。

    “伤好了么。”他问。

    她抬头看他,没回答他的问题,“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我能把项链和礼服卖了吗?”

    然后可以还一部分债。

    “随你,”他似乎并不是很在意,“你伤怎么样了。”

    她松口气,“好多了,内伤没有影响了,外面结了疤,应该也快掉了。”

    他神色淡淡,“选个日子来找我,开始还债。”

    她眼角跳了跳,要不要催这么紧啊……

    真的越是有钱人越抠门。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场内宾客越来越多,很快就变得熙熙攘攘,只是原定十点开始的订婚仪式迟迟没有开始。

    到了十点半,开始有人交头接耳地议论,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林迦南看到佣人在四处找人,还有个佣人甚至跑到了她跟前来,问她有没有见过景少。

    她耸耸肩,佣人又焦头烂额去找。

    叶承爵手里烟已经换到第二支,也开始有些无聊,侧过脸看她,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香槟塔顺了一杯香槟,已经喝完了,脸颊泛着点红,他问她,“真不知道?”

    她拉着身下椅子,又靠近他一点,然后凑到他耳朵边,“你今天,是来看热闹的,是吧。”

    他没说话,叼着烟没动。

    她带着薄薄酒气的呼吸全喷洒在他耳侧面颊,是带着温度的,他眼眸暗了暗。

    不知道她酒量深浅,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有些醉了。

    她的手攀上他肩头,支了下,还维持着很近的距离继续:“我本来是想搞大一点的,很大……我想直接把婚庆公司等下要放的什么他们恋爱过程的ppt给换了,把那些照片放上去,这样等下所有人都能看到景彦的床,照,那林筱筱和景彦,还有宋瑶羽和我爸的脸,全都丢光了,今天权贵这么多,林家在这个圈子里会沦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大笑话。”

    她说话挺有条理,似乎并不迷糊,“那样就真热闹了。”

    男人侧脸低头这个动作使得两人的脸颊轻轻碰了下,他抬手把烟拿下来了,视线落在她红艳的唇瓣上,喉结滚了下,嗓音低而哑,“但你没有这样做。”

    她点头,语调懒而慢:“你说让我想想我到底想要什么,我想过了,如果我真的这样做,在这里怎么也不可能万无一失避过他们的人,很快就会查到我,我爸毫无疑问会彻底把我赶出去,然后呢,宋瑶羽和林筱筱不还是好好的在林家。”

    “在我离开之前……”她下巴轻轻磕在他肩头,脸微微仰着,眼底波光潋滟,“我想林家从内部开始崩溃,小三总要付出代价,林筱筱是,宋瑶羽也一样。”

    他眯眼看着她,夹着烟的手指在她唇上忽然擦了下。

    果不其然,唇彩的黏腻留在指腹,他皱眉。

    “我还没说完呢,”她又道:“但我不能眼睁睁看他们就这么订婚,所以我找了景彦。”

    后面的话不用再说,她用照片威胁了景彦,景彦自然也怕沦为笑柄,在深思熟虑之后,干脆选择了逃避这个场合,按照林迦南的要求,很快他就会和林筱筱分手。

    叶承爵手指捻了捻,从她贴着他说话就开始的燥热无处排遣,单手挑起她下巴,“下次唇彩不要涂这么厚。”

    她眨眨眼,“不好看?”

    “好看,”他深深吸了口烟放开她,嗓音压抑克制:“但不好下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