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72章你在诱人犯罪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打算分几天时间把房子彻底清扫完,第一天先捡着比较着急的那些打扫了——也就是客厅,一楼的洗手间,洗衣间,书房,餐厅,厨房,然后二楼的主卧。

    这样,就算叶承爵想要立刻入住也还勉强可以。

    她在楼台上趴了下,声音大了点问叶承爵:“你着急吗?主卧还差一点点,很快就完了。”

    叶承爵摇头示意不急,她嗓音欢快:“那我这会儿就去擦完。”

    转身,那背影轻盈的像是一只小兔子。

    他眯眼扫了一眼焕然一新的客厅,这才脱掉外套,没有换鞋子,往二楼去。

    主卧打扫快要完成,林迦南擦完床头柜,然后擦了擦崭新的床,这才想起一件事。

    被褥什么的还是没有,这样就算打扫完毕他也没法入住。

    想到这儿的时候她的手刚好拿到抹布碰到了床边上那个开关。

    床发出一声响,床板从中间自动地分开,然后伴随着机械的声音在两侧往下滑下去,很规整地服帖在两边。

    这年头,一张床都做的这么花哨了,她啧啧两声,细细看里面,床内是很厚的,注水的软垫子,她手按上去摸了摸,很软很有弹性,手感相当好。

    这就是传说中的水床么……不就是个注水的垫子么。

    安静的卧室忽然响起个幽幽的男音:“不想睡一下?”

    林迦南吓的心脏险些跳出嗓子眼儿,弹着一般后退离开床,看着站在我是门口,似笑非笑看着她的男人,舌头都打结了:“我我我……我是在擦床!”

    他点头,“还摸了。”

    “我那是好奇!”她脸红脖子粗。

    他笑的眉眼都弯了,斜斜靠住门框,手插在裤袋里,姿态慵懒,语言轻慢:“不用好奇,你想要可以放心睡。”

    “我才不睡呢!”

    她想扔抹布了,跺了下脚,最后还是没敢扔,小脸绯红,看的他心情大好。

    这样的房子,依旧是没办法住的,叶承爵要去酒店,开车载着林迦南离开月登阁。

    遇红灯,他踩下刹车看了眼手表,已经快八点了。

    他问她,“昨天回去,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林迦南摇了摇头,“我爸问我了,我没认账,他好像也拿我没什么办法。”

    “今天你父亲找过我。”

    林迦南一愣,“他找你?”

    “嗯,”绿灯亮起,他踩下油门,“说他重新规划了那个游乐场项目。”

    林迦南在副驾驶上靠住椅背,头微微低了下去,“他果然没死心。”

    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又响起:“你想清楚你留在林家到底是想要什么,那地方你呆着不开心,是不可能一直呆下去的,林远志再过不久也会知道我对他的项目没兴趣,到时候会不会再给你脸色也很难说。”

    她望着窗外,神色有些呆,也有些疲惫,闭上眼想起林远志说的那些话。

    这次事情闹的这么大,那些人没有一个不怀疑她的,只是宋瑶羽和林远志这种人没有证据不会做的太出格而已,她虽然能让他们起内讧,可这也多的是借了叶承爵的力,而她一个人在林家,还能掀起什么样的风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将宋瑶羽和林筱筱赶出林家这个目标,显得遥遥无期。

    叶承爵把她送到门口,在她下车前,还是说了句:“我没有时间把心思都花在这上面,林迦南,有你对付不了的地方,你要和我说。”

    林迦南刚解开安全带,闻言抬头睇向他,脱口而出:“可你不会永远帮我。”

    他微怔,隔了几秒,才道:“你很执着于‘永远’?”

    她面色讪然,低头,唇角的笑带着苦涩,“也没有。”

    她声音很小,细细听,是带着失落的。

    他单手解开安全带,另一只手抬起她下巴,迫使她看向他,“不高兴了?”

    头天就是这样,在小吃街,他转移话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的情绪就变了。

    尽管她掩饰,他还是能感觉得到。

    她看着他那张俊美,却在此刻显得无情的脸,说:“没,我只是有些累。”

    就在这一瞬,他看到别墅内门边的人影。

    他眸子骤然泛起冷冽的光,微微眯了下,遂捧住了她的脸缓缓靠近她。

    她身体要往后,却遇上他伸过来的手,已经搂住她的腰禁锢着她不能后退,而男人的俊颜近在咫尺,她一下子紧紧闭上眼。

    两人之间呼吸交融,叶承爵微微恍神,看她颤动的眼睫,像蝴蝶的翅膀,撩拨他的心弦。

    他的唇落在她鼻尖,声音黯哑:“闭眼睛做什么?”

    她一愣,张开眼又遇上男人专注的眸光,她面颊火烧火燎的,话语也不经由思考:“我以为你要……”

    他低头,鼻尖蹭了下她的,“要什么?”

    她咬着唇不说话了。

    “以为我要吻你?”

    她眼帘低垂下去,羞臊的不知道目光要放哪里去。

    他眸底有柔柔笑意,“我想亲,你就闭上眼给我亲?”

    她浑身都烫起来,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那略微嘶哑的嗓音简直叫人沉醉。

    “没……我……”她语无伦次脑袋空白,想说她躲了,她有试着后退。

    但是她刚才明明还可以别开脸,她却没有。

    这时才后知后觉想要别过脸,却被他攥紧了下巴,他亲了下她的脸颊,“我本来没想亲,可看你刚刚那副模样……”

    那紧闭着双眼,任君采撷的模样,叫他浑身的血液都往一处涌。

    他话没说完,唇已经寻到她的,贴上去。

    车厢里很安静,安静的她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唇相触的一瞬,她的身体像是过了电。

    然而却没有再挣扎,她在他怀里乖巧的不像话,觉察他吻的深入,手下意识地攥紧了他衣领,指节发白,浑身也一点点软下去。

    良久,他放开她,凝视她水雾弥漫的眸子,觉得脑子里那根弦简直快要断掉,他在她唇上咬了下,带着点狠意,嗓音哑的愈发厉害:“迦南……你在诱人犯罪。”

    她的呼吸还是紊乱的,脑里白茫茫一片,手才缓缓松开他衣领,她视线里看到那衣领已经被她攥起了明显的褶皱。

    他的唇又落在她耳朵上,“真不想放你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