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76章还疼么?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清晨的房间里,阳光下空气中有肉眼可见的微尘漂浮,很安静,安静的会让人产生错觉,这像是一个梦。

    然而若是梦,又怎么会有这么清晰的五感——

    空气里粘稠的特殊气味,雄性荷尔蒙的气息,近在咫尺男人俊美的容颜,以及……

    林迦南全身僵硬,打从刚醒来她就感觉到了,身体最隐秘的地方,疼的厉害。

    她屏息数秒,使劲闭眼又睁开,场景没换,这看起来是个酒店的房间。

    叶承爵也知道她现在还在反应,慢慢支起身子,低头睨着她,哑声问:“还疼么?”

    林迦南表情呆滞,按着额头想头天,可打从晚饭后的事情就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她面色苍白,攥着被子问他:“我和你昨晚……”

    话出口,才发觉自己嗓子也干哑的厉害。

    叶承爵抬手要去摸她的脸颊,林迦南受惊一般缩了一下躲开了。

    男人眸色深沉了些,没再碰她,缓缓坐起身,答的言简意赅:“你昨晚被人下了药。”

    她攥着被子的指节发白,视线落在叶承爵的背上,那里有深浅不一的划痕,很刺眼。

    叶承爵动手穿衣服,她没说话,微微拉开被子低头看到自己的身体。

    她看到深深浅浅的红色瘀痕。

    她面色瞬间惨白,用被子裹紧了自己,呼吸有些困难,声线发颤:“谁……谁给我,下药?”

    叶承爵已经穿上裤子,赤着上半身下了床,背对着她静了几秒,“你父亲昨晚和我提起他重新计划过的项目,给了我房卡。”

    他从地毯上拿起衬衫,看着上面的褶皱,皱起眉头,最后扔在了一边,伸手去床头摸烟。

    她被下药了,但是他很清醒。

    很清醒的,看着自己彻底失控了。

    明明发现了她是第一次,他并没有体惜她初经人事,那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占有她。

    他开了一扇窗,慢慢点了支烟,才回头,林迦南仰面躺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那张脸完全没有血色。

    她嘶哑地开口:“你们做交易了?”

    “我没承诺他什么,”他靠在窗户边,抽着烟,“他大概不清楚我和你之间的情况才会这样做,这样我就更不可能投资了。”

    林迦南缓慢地起身,顿了两秒,“你能转过去么?我想穿衣服。”

    他深深看她一眼,转过脸去看窗外。

    她摸到衣服往身上套,扣内衣扣的时候手打滑了两次,她咬着嘴唇,拿起最后一件裙子,那裙子被扯坏了,即便穿在身上,胸口还是袒露很大一片,她慢慢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往浴室走,中途腿软了一下,险些跌倒。

    叶承爵听见声音,转身向她走去,她却赶忙进了浴室,一把将门关上了。

    男人站在浴室门外,叼着烟,听见里面响起水声,怔了片刻。

    其实她的反应比他想象中的平静,他以为她会打他骂他或者哭泣,但都没有。

    他转过身,视线凝在床上。

    床单上,暗褐色的血迹很明显。

    这次是真的。

    ……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叶承爵给阿杰打了个电话,很快阿杰在确定外面并没有设点埋伏狗仔或者媒体之后送来衣服,女装也照着叶承爵说的码买了一套,并买了叶承爵要求的药,等林迦南出来的时候,衣服就放在床边,叶承爵已经穿戴整齐,再开口嗓音恢复了一贯的低沉淡漠:“把衣服换了,我们谈谈。”

    林迦南沉默着拿起衣服去浴室换掉,然后看看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

    洗澡的时候她看到自己浑身的痕迹,从里到外,很清楚,事情真的发生了,连想要找个什么借口安慰自己都做不到。

    头很疼,脑子里零星有昨夜的片段,不真切的琐碎的,旖旎的疼痛的,串联不起来。

    她闭眼深呼吸,然后离开浴室。

    叶承爵在靠窗的椅子上坐着,房间内那复杂的气味已经散了,他手里不知换了第几支烟,白色烟气袅袅地飘,见她出来,他便转过脸来,注视着她。

    也许是因为还疼,林迦南走的很慢,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了。

    两人之间隔了一张很小的桌子,上面放着烟灰缸,还有一盒药,一杯温水。

    林迦南视线落在药盒上面,安静地伸出手,从盒子里面按照说明拿出了药,合着水吞下去。

    叶承爵看着她做这一系列动作,弹了弹烟灰,“从林家搬出来,去月登阁,那套房子给你,佣人,车还有司机阿杰会给你安排。”

    林迦南手将药盒攥的变了形,唇线紧抿没说话。

    叶承爵说:“还有什么条件,你可以提。”

    她咬唇,“我不想做家政了,”又顿了顿,“我欠你的钱,能不能算是清了?”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也并没有看出哭过的痕迹,他点头,“当然。”

    她点了点头,又慢慢站起身,往外走,经过他的时候停了一下,声音很轻问:“昨晚……你喝醉了,是吗?”

    他深深吸了一口烟,隔了几秒,回答:“没有。”

    她站了一会儿,迈开步子,推开房门走出去了。

    房间里静悄悄,叶承爵叼着烟,不知道什么时候,烟灰蓄了长长一段,扑簌簌落下在衬衫上,他才惊觉,拿开烟,在烟灰缸灭了,然后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

    “阿杰,林迦南离开酒店了,她去哪里你送她,送到以后继续盯着,有什么情况及时和我汇报。”

    他挂了电话揉了揉眉心,她现在一定觉得他乘人之危,恨极了他,不想见他,但他不能不管她。

    ……

    林迦南才到酒店大厅,阿杰已经迎上来,“林小姐,我送你。”

    林迦南摇摇头,“不用。”

    阿杰说:“我给人办事的,你就这样走,我和叶先生不好交代。”

    她才点了点头,“那好吧。”

    上了车,阿杰才想起什么,回头问:“去哪里?”

    “……我要回家。”

    这句话出口,她自己恍然有些讥讽地笑了。

    家……

    哪里还有家。

    阿杰自然默认她要回林家,回去的途中,车内气压很低,阿杰也不敢说话,偶尔从后视镜里面瞥到林迦南苍白的一张小脸,就觉得她大概是被叶承爵折腾的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