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80章恨我就好好活着来惩罚我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拼命地挣扎起来。

    男人没有放开她,将她下巴扣的更紧,她推不开,避不开,最后狠狠咬他的唇,他也没有退却,继续攻城略地。

    血腥味,眼泪的苦涩弥散在唇齿间,她的手无力地在他肩头砸了两下,最后也软了下去,只是泪水依然止不住,反而更加肆虐。

    他微微离开她的唇,但很快又吻上去,这一次温柔很多,缓慢地厮磨,一点点深入。

    他的唇一点点地挪,吻她脸颊的伤口,吻她的鼻尖,吮她眼角的泪,最后落在她的额头。

    她哭出声音来。

    他抱住她,一只手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口。

    “林家那些人我会处理,不值得你赔上自己。”

    合着江风,他的嗓音听起来有些干涩。

    “恨我就好好活着来惩罚我。”

    她没有回应,只是哭,哭声越来越大,像是要将多少年来的委屈和愤怒发泄出来,那恸哭听起来像是崩溃了。

    他将她抱的更紧,手不断轻轻抚着她的背。

    阿杰已经打过急救电话,但是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也很有眼色地没有过来,江边风呼啦来去,叶承爵身上湿透,风的凉意渗骨,湿意一点点沾染到林迦南的衣服上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哭的破了音,嗓子哑的,声音才一点点小下去。

    叶承爵摸摸她的头,打横抱起她来,往唯一一辆完整无损的车子那里去。

    她还抽抽噎噎,呼吸没有平复下来,鼻头红红的,眼睛也肿的很厉害,听见急救车的声音,没有抬头,手搂住他的脖子,脸埋进他的胸膛,她听见他沉稳有力量的心跳,她闭上眼睛。

    她觉得很累。

    他将她放在车后座上,然后上去坐在她旁边,拉过她的手看到她掌心的伤口,皱着眉头又检查了一下她脸上的伤,然后问她:“还有没有哪里受伤?”

    她摇了摇头。

    林远志被急救车接走,阿杰过来了,叶承爵示意他上车,“回唐乐宫。”

    唐乐宫是最近叶承爵一直住的酒店,阿杰熟门熟路开车,路上买了处理伤口需要用的药,叶承爵看林迦南衣服也被沾湿了大半,又叫阿杰去买了一套女装。

    路上林迦南一直很安静,闭着眼仿佛睡着了,一张脸还是花的,泪痕也无法遮掩的苍白,到了酒店,叶承爵伸手要抱她的时候,她才睁眼,缩了下,没说话,自己从另一侧下车。

    叶承爵垂眸看一眼自己的手,沉默地下车打发走阿杰,然后带着她上楼。

    回到套房,叶承爵先拿着医药箱先处理了一下她脸上的伤口,然后是掌心的。

    掌心这道伤口就要严重许多,流了不少血,伤口很深,他用碘伏擦,动作轻柔,神情专注。

    有丝丝缕缕的疼刺激着神经,她微微蹙眉,看着那道伤口。

    他给她简单包扎了一下,“这几天不要碰水。”

    她把手收回来,低着头没说话。

    他睨着她,手微微抬起像是要触碰她的脸,而她身体又往后倾了下,结果他还是探手,却是落在她头发上,揉了下,“避开伤口洗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澡,把衣服换了,嗯?”

    她沉默地拿起衣服去了浴室。

    水声响起,他在客厅眯了下眸子,垂眸看身上风干了一半的衣服,然后从西裤里扯出白衬衫的下摆来,撩起。

    侧腰一大块青紫,大概是坠入江中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蹙眉看了眼,又把衣服放下去了,摸到手机,打了个电话让阿杰购置一下月登阁那房子里缺的一些东西,挂了之后,又给酒店服务台打了个订餐电话。

    林迦南出来的时候,叶承爵在客厅抽烟,听见门响他就叼着烟起身了,过去先拉过她的手看了下,确认没有沾多少水,才放心,他把她拉到餐厅,桌上放着一些甜品,冒着热气的粥,还有一些爽口小菜,他说:“不想吃也坚持吃一点,不然胃会难受。”

    她确实没什么食欲,拿着勺子也不想动,浑身每个细胞都困乏,身体还很不舒服,早晨本来就没有缓过来,这半天的折腾她是靠着一口恶气在撑,这会儿已经消耗殆尽,腰很酸,伤口也疼,她艰难地咽了两口粥,然后就不动了。

    旁边的男人没有走,就看着她,嗓音低沉,宛如诱哄:“听话,至少把粥喝完,嗯?”

    那张平日里冷峻的容颜,这一瞬展露难得的温情脉脉,她慢慢转头看他一眼,又低了头,“……吃不下。”

    男人沉默了几秒,最后灭了手中的烟,端起碗来,拿着勺子舀了粥,吹一吹,往她唇边送,“乖,多少再吃一点。”

    她被吓一跳,蹙眉,“你别……”

    “你听话吃,我就不喂,不然灌也是要给你灌进去的。”

    她看着他的眼睛,发觉他是认真的,只能接过粥和勺子,硬着头皮又喝了小半碗。

    他点了一大堆东西,别的她碰也没碰,她小声说:“我好累……我想睡觉,我回宿舍吧。”

    他把餐桌上东西草草收拾了下,“卧室有床,你去睡吧。”

    她揉了一下眼睛,“可我想回学校。”

    “你们宿舍里男人能住么?”他忽然问。

    她一愣。

    “不能就留在这里,我不可能这种情况下让你一个人。”

    她不说话了,他的态度很强硬,而且她实在是太累,不想这个时候和他较劲。

    他把她带到卧室,安顿她躺在床上,她立刻就阖眼,只是好一会儿,睫毛扑簌,她不是觉察不到,有视线如炬,落在她的身上,她又睁开眼,果然,他坐在床边看着她。

    “你这样……”她声音很沙哑,“我睡不着。”

    他轻轻握了握她没有受伤的手,嗓音低低淡淡:“嗯,睡吧,我去洗澡了。”

    说罢松开她的手起身,起身动作有个很轻微的不太自然的卡顿,她看着,在他走出卧室门之前出声问:“你受伤了吗?”

    他脚步微顿,回头看她,“没有。”

    她往被子里面缩了缩,一张脸只能看到那肿的核桃一样的眼睛,嗓音闷闷的:“我不会感激你救我,我没有求救。”

    “你觉得我救你是为了让你感激?”

    抛下个轻飘飘的反问,他似乎也不想知道她会怎么反应,直接走出去带上了卧室的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