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83章心上人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男人话说完就关上卧室的门离开了,林迦南还愣了几秒。

    叶承爵那句话很引人遐想,他说让她留在他身边。

    她没想清楚,脑子里的思绪很快因为抗过敏药物的副作用而变得混沌一片,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叶承爵出门就又给阿杰打了个电话。

    瑶城治安尚算是严谨,禁药流通的渠道不多,林家人能够接触到的就更少,阿杰花了大半天的功夫,到晚上终于在迷情会所找到了卖药给宋瑶羽的人,然后带到酒店来见叶承爵。

    那是个小混混,被阿杰押到酒店的时候诚惶诚恐的,在套房客厅见到叶承爵,噗通一声干脆扑倒在地上了,“我只是个卖药谋生计的,别人拿着药犯事儿不关我的事啊!”

    叶承爵在沙发上抽着烟,眯眼看了一下眼前的人,觉得有些滑稽,轻笑一声,“你卖的这药会害人,你自己心里没数?”

    小混混怕事儿,身体打颤,“那女人买的药是增加情趣的,又不是什么上瘾的药,我只负责卖药,也不知道她做什么用处……我是无辜的啊!”

    叶承爵回头看一眼卧室紧闭的房门,视线回来道:“别大呼小叫的,里面有人休息。”

    小混混很激动,嗓门也大,阿杰从他背后狠狠踢了一脚。

    叶承爵单手撑了下巴,“她买的药,有副作用么。”

    小混混摸着被阿杰踢疼了的背揉着,这次压低了声音回答:“副作用不大,都是心率加快,还有一些激素分泌异常之类的……”

    小混混说来说去说不到重点,叶承爵手弹了弹烟灰,索性打断了,“有没有什么致敏原?”

    小混混愣了下。

    叶承爵没耐心地换了种问法,“有人吃过这药然后过敏的吗?”

    小混混赶紧摇头,“没有,绝对没有,这就是上床时候的一点小情趣,哪儿能放那些会让人过敏的成分扫兴啊。”

    叶承爵眸色发沉,想起什么,多问了句:“这药吃了,能留多少意识,可以辨认人么?”

    小混混搓搓手,脑袋低了下,“您……您问真的啊?”

    叶承爵慢慢抽烟,不应。

    阿杰手在小混混头上打了下,“不说实话?”

    “没,没!”小混混赶紧抬手挡了一下,胆怯地回答:“因为是情趣嘛,加了一些料,看到的都是最好的。”

    叶承爵夹着烟的手在要抬起的时候顿了下,抬眸问:“什么意思?”

    小混混摸摸头,“就带一点点迷幻剂成分,服药的人除了情动之外不管看谁都能看成自己心里的人,这样心理身体都不会抗拒了,都说了是情趣……”

    这话绕来绕去,阿杰算是听明白了,“就是说,你这药人吃了根本没有辨识人的意识,对吧?”

    小混混身体又缩的更紧,脸上的笑带着谄媚,“这药就是激发潜意识里的欲望,我保证对身体没什么伤害的,不信您吃了试试?保准您看谁都是您心上人,就算家里有个黄脸婆也能好好……”

    阿杰又在他头上拍了一巴掌,“扯什么呢!”

    叶承爵怔了几秒,笑的懒散:“我家还没有黄脸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r />

    遂又道:“把她买的药给我留一些,阿杰,你付款,让他走吧。”

    阿杰拿到药把人打发走,叶承爵拿过药看了一眼,“你今早买的避孕药也拿过去,安排人检查一下里面都有哪些可能的致敏原。”

    阿杰点了点头。

    阿杰离开之后,叶承爵在电脑上继续处理工作,直至深夜才起身去浴室洗漱,出来后打开卧室的门走进去,可能是因为药物作用,林迦南居然还睡的很沉。

    卧室里投进来客厅狭长的一道光,而她整张脸隐匿在暗影里,人睡着了,眉心却蹙着,眼睛的红肿消退了一点,他缓缓弯身,看到她睫毛轻颤,好像是陷入一个不安稳的梦境里。

    他的视线掠过她脸颊的伤口,又落在她受伤的手上面,神色讳莫如深。

    卖药的人说,服药的人是没有辨别能力的,药效发作的时候,会看到自己心里的人。

    他很确定她昨晚叫了他的名字,不止一次,尽管他在诱导,但是他无法诱导她的感官,他那时候以为,她确实认得他。

    他这样静静看了一会儿才离开,关上门,这一夜,他是在客厅沙发上睡的。

    ……

    翌日早,林迦南醒来的很早,主要是饿的。

    头天除了折腾就是睡觉,饭没好好吃几口,她下床的时候脚步都是虚浮的,许是因为低血糖,人还晕晕乎乎的难受,去浴室的途中经过客厅,脚步停了下。

    叶承爵睡眠很浅,听见脚步声,微微皱眉睁眼,才看到林迦南顶着蓬乱的头发看着他。

    她鼻音很重:“你昨晚睡了沙发?”

    他按了下额头,轻轻“嗯”了一声。

    她靠住墙壁,“我饿。”

    他也是刚醒,嗓音里带着浓重的睡意,手掐了下眉心,“想吃什么,我点餐。”

    外天天空灰蒙蒙的,还没亮透,她看了一眼,稍微清醒了一点,“天没亮酒店有什么啊,我下去买。”

    叶承爵又按了两下眉心,掀开身上的毯子站起来了,走到她跟前,低头打量她的脸,还是有些疹子,他皱眉,嗓音里的惺忪睡意尚未退尽,“想吃什么,我下去买。”

    她抬头看着他,看他明显也不是太清醒的那张脸,现在实在太早了,最后她抿唇低下头,看一眼客厅电视柜上那些酒店供应的东西,说:“算了……我吃方便面,我先去洗漱。”

    她没再看他,绕过他去了洗手间,洗脸的时候又看看自己这张脸,比昨天是好了一些,但看起来还是很惨。

    真是最难看的,最难堪的,都让他看全了。

    她从洗手间出来,在电视柜旁边顺了一桶泡面去餐厅找热水,发现叶承爵已经在。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衣服,手里拎着袋子,从里面拿出了热乎乎的豆浆,南瓜粥,还有小笼包放餐桌上,侧过脸瞥她,“楼下只有这些,你将就着吃,还想吃什么我洗漱完再去买。”

    放完了有些困倦地揉了下太阳穴,“我去洗漱。”

    林迦南有点呆,抱着桶面站在那里,男人与她擦肩而过出去,她扭头看他背影,好一会儿,才收回已经变得朦胧的视线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