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87章各取所需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李柔的话其实林迦南也不是没有想过。

    就她目前的状况来看,叶承爵的确如李柔所言,是很有力的一个后盾——她无依无靠,现在还彻彻底底得罪了林远志,要是她一个人在瑶城晃荡,可以预见未来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可是去别处她又没资本。

    这其实也是她没能有骨气地直接给叶承爵甩脸走人的原因之一。

    由于过去的经历,她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并不像很多年轻小丫头那样只感性地考虑感情的层面,毕竟叶承爵从头到尾表现的也并没有很喜欢她,至多算是经过那一夜对她的身体有一些留恋而已,但是她视若珍宝的初夜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给了趁虚而入的他,她觉得她仰仗一点他的权势也不算很过分。

    林迦南早就不在善男信女那一列,她会骗人,会和傅轻音开那个两万五的口,生活逼迫之下她其实早就放弃了很多解救不了她的道德观,所以暂时留在叶承爵身边这件事,她一遍又一遍提醒自己,各取所需,叶承爵拿了好处的,她不索求那就亏了。

    坐公交回月登阁的途中她发觉自己想的越来越跑偏了,她低下头,最近已经变得灼热的阳光透过车窗洒在身上,她心口却直发冷。

    林远志将她当成了交易物品,现在事情发生了,她居然也为了减少损失在将自己的初夜当成交易物品来衡量。

    回到月登阁,她按下密码打开门,里面有人迎了出来,她一愣。

    一个中年妇女站在门口,穿着很朴素,对她打招呼,“林小姐是吗,你好,我是叶少派过来的佣人,我姓许。”

    她迟疑了几秒才点头,“你好,许姨。”

    ……

    叶承爵加了班,回到月登阁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进门许姨就来迎接,他脱了外套扯扯领带问:“迦南回来了吗?”

    许姨点头,“回来了,就是……好像不太有精神,也没吃饭。”

    叶承爵眉心蹙了下。

    之前在酒店他是每天寸步不离,三餐哄着她吃的,他这才上班第二天,这小丫头就又开始出状况。

    他上楼,脚步停在主卧门前,手按了下眉心。

    工作一天又加班,难免会累。

    而且房间里面这个小丫头,还是将他这个主人从主卧赶出去的那个,对于她这种行径他也不是没有过思量,不过总归是男人,睡哪里差别不大,他就不想和她计较那么多了,林迦南很孩子气,尤其一闹脾气犟劲儿上来,他只能拿她当个大半个孩子看。

    手搭在门把上,他微微用力就拧开了。

    然后他就听见了歌声。

    他犹疑地皱眉头。

    还真是歌声,略微高亢的女音,唱的是《glommy sunday》,高音的部分吊的近乎尖锐,从浴室里,合着哗啦啦的水声传来。

    叶承爵走进去关上门,然后坐在卧室落地窗前的藤椅上,点了一支烟,勾过桌子上的烟灰缸,缓缓吞云吐雾。

    他连着听了三首歌,林迦南的曲风变化多端的近乎诡异,第二首就是《离歌》,第三首直接《最炫名族风》。

    他听着听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着,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男人靠住藤椅椅背,手指叩在小桌子上的节奏,合上了歌声的拍子,高雅的或者烂俗的好像都不重要,他的心情变得轻松了许多。

    林迦南没带换洗衣物,裹了个浴巾就开门出去了,一出门,瞬时愣在原地。

    她捂紧了胸口瞪大眼,“你你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叶承爵把唇间的烟取下来,“倒数第三首的时候。”

    她怔了几秒,反应过来脸就发烫。

    林迦南唱歌没有五音不全,但实在算不得好听,她攥紧了浴巾,还没说话,就听叶承爵道:“没吃饭,还有力气飙高音?”

    她咬咬唇,表情有些挫败,“我知道我唱歌不好,你要是想打击挖苦我能不能改天,我今天心情不好。”

    他唇角勾着:“心情不好还唱歌?”

    “这叫发泄,发泄懂吗?”她鼓着嘴巴往前走了几步,在卧室一侧的沙发上坐下去,“算了,像你这种身居高位的人肯定不懂,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给别人摆脸色发泄,随便找谁当出气筒,谁都拿你没辙,我不一样的,我在食物链的最底层,心里不舒服只能自己纾解一下,比如唱歌,睡觉,至于暴饮暴食,购物……都不行,因为没钱。”

    他拧眉,被她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弄的有些无奈,灭了烟起身走到她旁边去,然后就在她身边坐下了,她条件反射想要起来躲开,却被他攥住了手臂。

    沐浴后的水汽没有散尽,她的皮肤触感微凉,他眸色沉了沉,她现在这个这样子——

    裹着一条单薄的浴巾,勉勉强强遮盖了重点部位,但白皙光洁的肌肤暴露在灯光之下,一头海藻般的黑发潮湿,慵懒而凌乱地披散着,身体散发着似有若无的香气,实在是……

    很要命。

    他喉结滚了下,面色无异,抬眸看她,“去把头发吹干,衣服换了,下楼吃饭。”

    她不配合,“我不饿。”

    “今天林远志来公司找我了。”

    她闻言面色微沉,“他说了什么?”

    “吃饭我就告诉你。”

    “……”她站了几秒,咬咬牙,“你放开我,我去吹下头发。”

    林迦南心急,头发吹了没两下就赶紧扔了吹风机,叶承爵看到叫住了,“你这叫吹干?”

    “干了,特别干!”她胡乱抓头发,又被他压着肩膀坐回梳妆台前,他拿着吹风机给她吹。

    林迦南头发不太长,发质也很好,黑亮又柔软,一缕缕缱绻地缠绕在指尖,他低头看着,鼻尖是洗发水的香气。

    她不由得缩了缩脖子,男人的手指偶尔会碰到她的头皮,那种感觉像是起了静电,触碰一下她身体就有微不可查的战栗。

    吹了一会儿,他关掉手中的吹风机,林迦南赶紧说:“我这就去换衣服。”

    她脑袋刚一动,发觉不对劲,“你放开我头发呀……”

    男人恍若未闻,抓着她头发毫无预兆地俯身,另一只手将吹风机随手扔床上就扭住她下巴迫使她扭头,然后他吻上她的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