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89章不让睡就别抱那么紧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尽管林迦南十分感动,但是在叶承爵顺杆爬想要住进主卧的时候,她还是义正辞严的拒绝了。

    叶承爵好像也没有意外,脸上的遗憾都假惺惺的,皮笑肉不笑道:“不让睡就别抱那么紧。”

    冲动是魔鬼,第二天林迦南坐在早餐的餐桌前还琢磨这事儿,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那么信任这个男人,这个节奏很危险。

    但是叶承爵态度良好又养着她,她也不能太不识相,主卧毕竟应该是主人住的地方,空间大,有单独的衣帽间,带的浴室都比其他房间的大,那张叶承爵买的床很舒服,也很奢华,她已经享受了几天,决定让出来给叶承爵,她住到客房去,至于睡一个房间这事儿……

    她想到就一个激灵,她承认偶尔会想要拥抱他或者想要亲近一些,但是第一次之后她是疼了有几天的,那事儿给她留下的印象并不好,她不想。

    叶承爵白天去上班,她就拉上许姨张罗着挪房间了。

    其实她住的时间不长,也没有多少东西,主要就是一大堆阿杰买的小碎花衣服,找了空的客房把那些东西放下了,然后去叶承爵住的客房,将他的东西放到主卧去。

    许姨已经收拾了一部分,她去扫了最后一圈,看到床头柜上的几个瓶瓶罐罐,可手还没落到上面就顿住了。

    几个瓶子是药,有口服的有喷雾还有涂抹的,很明显,是治疗外伤的。

    她愣了几秒,把那些药也拿到了主卧床头柜子上放好,然后和许姨一起给主卧那张很大的床上换了被单。

    ……

    晚上,叶承爵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许昭在他身边,进门就四下好奇地打量上了,一边打量房子一边啧啧:“收拾的真快,这家具……不是定制?”

    “宜家买的。”叶承爵脱了外套,缓步走过来。

    许昭愣了下,“我去,就算我知道你懒的弄,这也太从简了,你就不会让助理去定?”

    “现成的快,是林迦南的建议。”

    他一边说话一边从茶几上摸到烟,想起那天在宜家,他其实还挺享受和林迦南一起看家具的那个过程。

    许昭不怀好意笑着继续往前边走边四下扫,“你听她话?你俩难道还真……”

    话音突兀地顿住,脚步已经迈进一楼厨房,看到了里面一个人。

    穿着围裙的林迦南手里拿着炒勺正炒菜,头发在脑后扎了个很乖巧的马尾,听见声音回头看他一眼,微微笑了:“许先生来了。”

    许昭表情古怪地点头,然后僵硬地后退几步,撞上了过来的叶承爵。

    叶承爵瞥许昭一样,直接把还在呆滞状态的许昭给推开了,问林迦南:“手伤怎么样了,就做饭?”

    林迦南没回头,“不碍事,有纱布缠着呢,许姨今天有点事回家一趟,我也想做,反正也没什么事。”

    叶承爵没说话出去了,许昭也赶紧跟出去,在客厅压低了声音,“什么情况?”

    叶承爵坐在沙发上姿态慵懒地加开领带,“你瞎?看到了还问什么。”

    许昭的脸黑了点儿,“你之前只说要照顾她,没打算和她谈恋爱!”

    叶承爵动作慢悠悠地点了一支烟,“谈恋爱”那三个字刺的他神经某处跳了下。

    他好像还从来没想过用这三个字来形容他和林迦南之间的关系,太缱绻,又太黏腻。

    唇齿间缓缓溢出白色烟气,他没有否认,嗓音温淡:“现在情况不同了。”

    许昭问:“怎么不同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他睇了许昭一眼,“她和林家已经彻底决裂,林远志要找她的麻烦。”

    许昭面色沉了沉,“再怎么说,林迦南也是林远志亲生女儿……”

    叶承爵唇角微微动了动,似是笑了,“他动手打林迦南,你知道么。”

    “……”

    “而且林迦南这次开车差点和林远志同归于尽,你觉得她现在回到林家会如何。”

    许昭彻底无语,声调拔高,“同归于尽?”

    叶承爵叼着烟没说话。

    “这肯定是有原因的吧,”许昭不解,“她也不可能无缘无故闹事……”

    “她被她继母继妹下药,林远志把她送到了我这里。”

    许昭再度沉默下来。

    什么样的父亲会在这种情况下把女儿送出去……

    他回头瞥了一眼厨房方向,表情担忧地问叶承爵,“可是,和你在一起,以后恐怕也不得安生,你没想过?”

    烟头火星明明灭灭,叶承爵垂眸盯着,隔了几秒,“那你管她么?”

    “……”许昭讪讪,“我管不合适,我有女朋友!”

    叶承爵似乎是想了一下,“你是说你那个在狱中甚至不愿意见你,从来没有承认过你的女朋友?”

    许昭脸黑沉沉:“不打击我你会死啊。”

    叶承爵唇角勾起一抹浅弧,弹了弹烟灰,“你不管,我不管,谁管?”

    许昭没话说了,但还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叶承爵一边抽着烟一边淡淡道:“现在的情况和几年前不同,你所担心的事情不可能再发生,我也说过我不会受制于人,至于林迦南的事……”

    他顿了顿,“就当我任性,留着她,是我的私心。”

    许昭眉心紧拧,“可她……和别人不同,她过去那么苦,不该再受伤害。”

    叶承爵眉梢挑了下,“你是觉得我会让她受伤害?”

    许昭反问:“不会吗?”

    叶承爵没来得及答话,林迦南嗓音就嘹亮地响起来:“饭好了——”

    遂脑袋从厨房探出来,那双眸子亮亮的,喊客厅里的人:“长嘴准备吃的过来帮忙啊……”

    待她缩回去,叶承爵唇角的笑意更浓了些。

    许昭评价:“挺有活力的。”

    叶承爵将烟在烟灰缸按灭了起身,许昭又补了一句:“希望一直这么有活力。”

    ……

    晚饭很丰盛,林迦南炒了很多菜,许昭扫了一眼,菜色很清淡,都是叶承爵的口味,他随口调侃,“你还挺了解叶少的口味啊。”

    “我和许姨问的,”林迦南分了筷子,在桌子这边坐下来了,“尝尝,我做饭很棒的!”

    叶承爵睨她一眼,笑她:“自吹自擂。”

    许昭也就笑了,林迦南很活泼,饭桌上气氛也就轻松许多,他夹了菜尝,“还真不错,学过的?”

    “我以前做家政的时候研究过烹饪。”她盛了一碗汤,挺殷勤地放在叶承爵手边了,“这专门给你煮的西湖牛肉羹。”

    叶承爵眯眼看了下,林迦南烧的汤卖相很好,他唇动了动,“没下毒?”

    许昭呛了一下咳嗽起来,林迦南还笑眯眯的,“哪儿能呢,你现在是我要抱紧的粗壮大腿,我舍不得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