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91章带伤上阵也能让你哭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男人好整以暇的目光落在林迦南的脸上,她有短暂的恍惚,并没有配合他的玩笑,语气硬了点重复着之前的要求:“让我看你的伤。”

    叶承爵有些无奈了,毕竟是男人,皮糙肉厚的其实并没太把那伤放在心上,她之前问的时候也是不想在那种情况下让她胡思乱想更多,他态度明显敷衍起来,“我说了,不严重。”

    林迦南没动,她今天有半个下午都在想这件事,事发的事情情况十分混乱,她在车子里面视觉也受限制,但叶承爵那辆车是直接撞上来生生改变了她的方向,然后又掉到江水里面去的,那个过程中受伤,甚至于受重伤的可能性都太大了。

    他那时候怎么就不要命了,去救一个甚至都不怎么留恋这个世界的她。

    叶承爵默了几秒,“不给看你难道今天就赖这里?”

    林迦南执拗地站在原地没有动,“信不信你不给看我照样扒了你?”

    这话说的很豪气,叶承爵不由失笑,姿态懒散地背靠住墙壁,“来扒。”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然后,林迦南真的往前几步,走到了男人跟前去。

    她今天是打定了主意要确认一下他的伤势的,管他是玩笑糊弄还是激将都没有用,她抬手触碰到男士衬衫的扣子,一颗一颗往下解开。

    受伤的手被白纱布缠着,动作有些笨拙。

    距离很近,叶承爵抿唇垂眸,看到她扑簌的眼睫,脸颊上结痂还没有好的伤痕,这里光线昏暗,但他还是看到,她的耳根红了。

    他顿时觉得身体里有些燥热。

    那一夜他很清醒,所以现在也能清晰回想起她的身体,她的声音带给他的感官冲击,那种让他流连,不愿意放过她的感觉……

    那种满足,那种占有欲。

    ——像是一种蛊,让他在后来这些天里做出很多匪夷所思自己都不会想到的事情,把她留在身边,这有悖于他的理智。

    他的呼吸发沉,按住她的手,嗓音沉哑:“我是男人,经不起撩。”

    扣子已经解到第五颗,缝隙里可窥见男人肌理分明的胸膛,她的呼吸似乎都带着小心翼翼。

    她仰起脸看着他,“那你自己告诉我伤在哪里。”

    “……”他觉得林迦南犟劲儿上来了还真是很难缠,没说话,手往下挪到自己腰腹位置指了下。

    然后,林迦南就直接将他衬衫下摆从西裤里面扯出来,解开了最后几颗扣子,拉开了。

    这一系列动作很快,像是怕自己会后悔似的,男人眸色黝黑,讳莫如深地盯着她。

    她视线落在他右侧腰腹那一片,明明这里光线已经很昏暗,还是可以看得出很大一片淤痕,已经是深紫色的,绵延到了皮带之下。

    虽然她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看到的时候还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说不出话来。

    事发那么久痕迹还这么明显,当时伤的应该是很重了。

    叶承爵扯了下衣襟,“别看了,并不疼……”

    尾音未落,突兀地顿住,林迦南的手指已经触碰到他受伤的地方。

    慢慢的,她的整个掌心覆了上去。

    许是因为男人的身体体温高,她的手给他的感觉微凉,可尽管如此,被她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触碰的地方,乃至于下腹都像是点燃了火。

    然后他感觉到,她的手指微微摩挲了两下那块皮肤。

    她才想转身去开灯好好看看,被男人一把扣住了脑后带进怀里,他低头,攫紧了她的唇,速度很快,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的气息已经侵袭到了嘴巴里,弥漫在她的呼吸里,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她并没有躲,闭上眼被动地承受着他来势汹汹的一个吻,许久,他呼吸凌乱地离开她的唇,鼻尖贴着她的,看她雾气蒙蒙的眼睛,嗓音嘶哑而性感:“不给弄,还撩我……真觉得我拿你没办法?”

    她的呼吸节律也短促而乱,手在他腰间微微用力按了下,成功听到男人一声闷哼,她唇角有狡黠的笑:“腰不疼?”

    叶承爵:“……”

    他手在她腰上轻掐了把,话音狠狠的,“带伤上阵也能让你哭。”

    她人一缩,从他怀里躲出去了,退了好几步把卧室灯给打开,笑容带着幸灾乐祸:“我给你涂药吧,腰多重要啊,得好好保养。”

    他恨的牙根痒痒,想弄死她,她又狗腿地过来拉他手臂,把他按着坐在椅子上,然后将药拿过来,真的按照说明给他涂药。

    对叶承爵来说,这是个甜蜜又折磨的过程,她柔软的手指摩挲在他的腹肌上,他的身体就有些不自觉的紧绷,林迦南是蹲在那里的,忽然开了口,声音很小很慢:“那天,为什么要救我。”

    明明那么危险。

    他默了几秒,“卖了你的人是林远志,要了你的是我,那是你第一次,我也有责任。”

    有些话他没说的太明白,事发那天,他看着她那副失控的模样,其实有过后悔的,万一她出事,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更重要的是……

    他有恐惧,他不想再看到有人死在他面前。

    林迦南涂完了药,站起身从旁边桌子上抽出纸巾擦手,抬眼的时候表情挺淡,带着笑,“快点把伤养好。”

    刚才那一来一回的对话仿佛幻觉,他眯眼看她两秒,点头。

    林迦南离开主卧后,他在椅子上又坐了一会儿,低头看一眼伤,轻嗤一声。

    抹药也不抹全,皮带下还有伤。

    不过她大概是没胆子解开他皮带的,解扣子就红了耳根,也不知道刚才怎么就撑了那么久。

    撑那么久,大概只是为了问他那一个问题。

    ……

    隔天,林迦南去了报社上班。

    人是去了,右手很笨重,伤口并不太疼了,但是缠着纱布打个字都不利索,陆瑾言觉得十分碍眼,本想把她打发出去跟着其他记者做助理跑采访,结果还没发话叶承爵电话就过来了。

    “迦南想上班,你给她找点儿简单的事情做,太累太折腾的就算了。”

    陆瑾言:“……”

    好吧你是投资人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挂了电话,陆瑾言想来想去最后干脆分了两个校对稿子给林迦南,就算是机器猫的爪子敲键盘做个校对应该也不吃力,林迦南进入工作状态,上午时间很快过去。

    午休的时候她拉着李柔下楼吃饭,却在楼下大厅遇到一个不速之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