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95章家暴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叶承爵推开门进去的时候,陆瑾言正站在打印机旁边,手里接从打印机里面打印出来的纸,抬眸看叶承爵,虽然早就知道他要来还是露出一点意外,“来的真快。”

    叶承爵工作时间内的行程里强行挤出时间并不容易,陆瑾言拿着那一沓纸过来在办公桌这一侧坐下了,看着叶承爵在对面坐下,先开口:“看这么紧,你怎么不直接把林迦南调到叶氏去?”

    叶承爵皱了下眉头,“她的专业领域在传媒。”

    不同于许昭,陆瑾言和叶承爵虽然也是旧识,但是对于叶承爵,叶家还有叶氏的了解要少很多,叶承爵不调动林迦南的工作是有些自己的考量,这和叶家的事情有关,他并不想说太多,幸而陆瑾言也不是许昭那种喜欢问个究竟的性子,只淡淡道:“今天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林远志带人来报社闹事,我知道的时候下去,林迦南已经挨了打,林远志一来就闹事的态度,林迦南不会不知道,我倒是还想问她要个说法。”

    叶承爵眸子眯了下,他还没发问,陆瑾言一上来就这么一席话,他怎么会看不出陆瑾言在想什么,他眉梢挑了挑,“不问闹事的要说法,问挨打的要?”

    陆瑾言就等他这句话,将手里的稿子整了下递过去,推他眼底,“林远志也跑不了。”

    叶承爵低眸便看到这篇稿子上的标题——

    “知名企业家当众对女儿实施家暴”。

    好一个狗血的标题,他一目十行地扫了眼,这稿子看来写之前也是下了点功夫了解情况的,就连林远志之前出轨,林迦南母亲因病逝世以及宋瑶羽母女上位的事情都牵扯了出来,里面林迦南其实不算是重心,但把她写的像个小黄花菜似的,尤其在报社挨打的那一段,典型的利用家庭狗血伦理八卦。

    叶承爵几分钟扫了个大概,唇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你动作挺快,几个小时,稿子就出来了?”

    陆瑾言手松了下领带,稿子是他放弃午休时间赶出来的,但他没说,“这事儿报社很多人看到了,影响不好,幸好是没碰上有客户什么的来访,我得让林远志知道我这里不是他能胡闹的地方。”

    叶承爵微微颔首,把稿子放回桌上,“你手脚这么利索,我好像想发个脾气也找不到借口。”

    陆瑾言笑了下没说话,从抽屉摸到烟,打开烟盒先推了一支到叶承爵跟前,叶承爵接过去,他自己也拿了一支,俩人点上烟,叶承爵吸了几口才问:“你这稿子打算什么时候发?”

    “核查一下没有问题,今天晚上到明天白天就发。”

    叶承爵思忖片刻,弹了弹烟灰,“明天早上发,你那边不是有资源么,找些人造势做个热点到各个新闻和社交平台,林迦南手里还有个稿子,是关于林远志要用手里一块地做游乐场的,那个回头也拿出来,等热点做出来了,再发出去。”

    陆瑾言一口烟卡喉咙里几秒才吐出来,“做这么大,林远志身败名裂,记恨上报社呢?”

    他写这稿子本来主要是想给叶承爵个交代,毕竟林迦南在报社挨打,他总不能事后什么也不做,顺带也算是给林远志提个醒,舆论造势那些他都根本没想过,也没打算把这个新闻做重点。

    叶承爵眉梢扬了下,“怎么,你怕?”

    陆瑾言沉默地抽烟,他不是怕,做传媒的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但是这次只是为了林迦南挨的这一耳光,真惹上什么麻烦,他觉得不值。

    好一会儿,他才开口:“你是老大你说了算,我多嘴问一句,你觉得值?”

    叶承爵冷峻的面容隐匿在白色烟雾后面,眼眸低垂看不清什么情绪,“值不值都要做,你放心,林远志很快就没有力气反击了。”

    陆瑾言听出叶承爵应该是已经做好了打算,便不再多问,拨通内线按免提问林迦南要叶承爵所说的稿子。

    林迦南接到电话还有些困惑,那稿子之前被徐明辉否决,也只剩下她电脑里面的存档,她找出来了,按照陆瑾言要求打出来拿到了主编办公室。

    办公室里两个男人吞云吐雾的,林迦南发觉气氛有点微妙,将稿子给了陆瑾言,后退几步,又看叶承爵一眼,“主编,没什么事那我先出去了。”

    叶承爵微微拧眉问她,“有工作?”

    她讪讪的:“我检讨没写完。”

    “检讨?”

    正看稿子的陆瑾言解释,“林家家事闹到报社,我叫她写的。”

    叶承爵看了眼陆瑾言,“她的手有伤。”

    “又没断。”

    陆瑾言头也没抬,林迦南有点尴尬了,“没事的,我手已经好多了。”

    陆瑾言嗓音凉凉传过来:“报社不是庇护伞,总得让其他员工知道,我们是写八卦,但我们不能自己制造八卦。”

    叶承爵唇角牵了下,问林迦南,“还差多少?”

    “总共五千字,我写了快两千了,还差三千。”

    她低着头,脸上无光,其实按照她平时的速度肯定是没有这么慢的,现在手虽然是不疼了,可是裹着笨重的纱布很影响打字速度。

    “五千字……”叶承爵盯着陆瑾言,“陆主编,会不会太多了。”

    陆瑾言按着额头,很无奈摆手,“写三千得了。”

    林迦南眼睛亮了亮,那很快就写完了!

    叶承爵还坐着没动,又重复之前的一句话:“她手有伤。”

    陆瑾言把手里稿子放下了,一抬头笔直对上叶承爵目光,默了几秒,烦躁地道:“那就两千字,你想把你女人当残疾惯着没问题,给我报社留点规矩。”

    叶承爵起身,笑的十分谦逊有礼,“谢谢陆主编这么照顾我们迦南。”

    陆瑾言在心底咆哮,他并不想照顾啊!

    叶承爵带着林迦南从主编办公室出来,她一想到检讨马上就能写完,也放松了很多,“谢谢叶先生。”

    叶承爵往她工位走,一边问:“还差多少字了?”

    “两百多吧……”

    话没说完,看到叶承爵在她工位上坐下来,手已经按上了鼠标,她一愣。

    “我给你写完交了,我们就回家。”他并没有看她,手指已经在键盘上跃动起来。

    她还没来得及感动,视线就落在电脑屏幕右下方,那里不断跃动的qq头像是李柔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