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02章依依惜别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这顿饭的气氛有点儿怪异,林迦南和李柔平日里是说不完的话,可是加上一个叶承爵,李柔就不太敢说话。

    就不熟的人看来,叶承爵的气场很强大,透着冷冽,不那么好接近,加上身份地位摆在那里,李柔一方面怯,另一方面总有一种说话都像是高攀了的感觉。

    李柔不自在,林迦南只能努力地找话题活跃气氛,俩人话没几句就扯到了今天的新闻上,一说到这个,俩小丫头就有些兴奋,话也多了些,阿杰不参与,埋头吃饭,叶承爵话也不多,安静地慢慢吃饭。

    李柔注意到,叶承爵虽然一言不发,但其实在听她们说话,而且偶尔,他会看林迦南。

    在林迦南说的眉飞色舞的时候,男人瞥她的眼神带着宠溺,唇角噙着的那一丝笑意让整个人原本凌厉的轮廓都柔化了。

    由于上次和许姨已经问过叶承爵的口味,林迦南特意点了些叶承爵爱吃的菜,服务员一端上来她就往叶承爵碗里夹,叶承爵礼尚往来,将口味重的菜往她碗里夹,夹鱼的时候还小心剔了刺才放她碗里。

    李柔被这不要钱的狗粮喂的都不想吃饭了,阿杰头都不抬。

    晚饭结束,林迦南付完钱,心口疼的厉害,不过没敢将穷酸劲儿表现在脸上,几个人慢悠悠往停车场晃悠,李柔扯着林迦南的袖子和她咬耳朵。

    “今晚要不要和我回宿舍?”

    林迦南愣了下,“你不是租房子了吗?”

    李柔在报社附近租了房子,有很多东西已经搬过去了,学校距离报社很远,最近也不常回去。

    李柔声音更小了,“我有话想问你……”

    林迦南回头看一眼不远处的叶承爵和阿杰,视线收回来看李柔,“什么事儿?”

    “叶先生对你到底怎么个情况,喜欢,不喜欢?”

    林迦南翻白眼,“我还想知道呢。”

    说不喜欢,看刚才他看着林迦南的眼神,实在是很缱绻很温柔,但说到喜欢吧——

    “他那么有钱,为什么吃饭还要你掏钱?”

    李柔很不解。

    “都说了我请客,而且,”林迦南停了下,“其实我手里这点钱也是他给我的。”

    李柔瞪大眼,“你们到底……”

    看起来确实奇怪,住在一起,林迦南还花着叶承爵的钱。

    林迦南也知道李柔想歪了,赶紧解释,“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他不是变态,我也不是被包养,我们就是……”

    她想了想,也没想清楚怎么说,“钱包是他赔给我的,没你想的那么复杂,而且我以后也不会要他的钱,你放心,我不会那么蠢变成他的附庸。”

    李柔还是有些忧心忡忡的,“你不会吃亏吧……”

    林迦南摇头,“不会的。”

    她觉得自己还是挺精于算计的,谁让她吃亏她都能不依不饶讨回来。

    李柔又问:“那你们背景差距这么大,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万一他……”

    阿杰在后面喊了一声林小姐,打断了李柔的话,林迦南停步回头,阿杰指了指旁边一辆车,“我送你同学回去吧?”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阿杰这么一打断,俩人也没法继续咬耳朵了,等叶承爵也走过来,林迦南说:“我们刚刚商量了下,不然我今天和她一起回学校吧。”

    她语气轻快,像是已经做好了决定,阿杰愣了下,看向叶承爵。

    叶承爵表情很淡看不出情绪,视线落在李柔脸上,“万一林远志闹过去了,你能保护迦南?”

    李柔:“……”

    虽然他语气温温淡淡的,但是李柔觉得有点冷,诚实地缩着脖子摇了摇头。

    叶承爵笑的谦谦有礼:“那还忽悠迦南去么?”

    李柔继续摇着头。

    林迦南本来把林远志这茬子给忘了,经由叶承爵提醒才想起来,林远志那一趟闹腾的她心有余悸,迟疑之际,叶承爵已经拉起她的手,“阿杰,送李柔回去,我会带迦南回家,你们在一家报社,想要见面聊天有大把时间,不急这一时。”

    男人语气沉笃,透着说不出的强势,林迦南被拉着走,回头见李柔摆手,她也挥了挥手。

    回过头她心里有些唏嘘,叶承爵刚才牵起她手那个动作实在太过于自然,唯有她一个人心跳的失衡,有那么一瞬觉得他拉她手的时候他们好像一对儿在一起很久的恋人,可被他这样子拉着走,她觉得更像是家长拉着不听话的孩子非要扯回家。

    想着想着,心里就有点小情绪,被安顿在副驾驶上还鼓着嘴巴,叶承爵在驾驶座上睇她,“安全带。”

    她带着怨气开口,“你也不能直接拉我啊,我又没说不和你回去……”

    她当然也怕林远志再找来,但是刚才那样子,她觉得有点没面子,前脚刚和李柔说自己不会成为叶承爵的附庸,后脚就被他拉小孩儿一样地带着走了,好像没了自己的主意。

    虽然她也知道他是为她好,但是……

    思绪被截停于忽然侵袭过来的男人气息,叶承爵已经凑过来俯身给她系安全带,她浑身一下子紧绷,警惕地看着。

    不过他也没什么多余动作,系好了,坐回去开车,好像根本没听见她的话似的。

    她心下有些失落,扭头看车窗外,手抠着窗玻璃。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可能是要求的有些多了,叶承爵帮了她太多,而且毕竟是身居高位的男人,大抵早就已经习惯了女人对他千依百顺,她想象了一下以后如果在一起,她千依百顺的样儿,然后浑身恶寒。

    想都想不出,除非演,演的话一天两天可以,能演一辈子么?

    旋即她又觉得自己是庸人自扰,哪里来的一辈子。

    李柔最后没问完的那个问题,问完了她也没法回答,她一头热地想要再尝试一次,对象是叶承爵这样高不可攀的男人,她也知道自己有多异想天开,可他给了她这个开始,给了她这个希望,她也纠结过很久,现在她不想再压抑自己。

    她喜欢他,也想他能够喜欢她,用同样的珍惜来回馈她,而不是逢场作戏,不是寻求身体的慰藉。

    她胡思乱想之际,车子停在红灯亮起的十字路口,车厢里忽然响起低沉的男音。

    “白天你们都在报社,整顿饭她占着你,还想晚上带你回学校,我要是不拉,你们是不是还要依依惜别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