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04章可他爱我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受了点儿打击,消沉了没两天,叶承爵就出差了。

    她就更没精神了,就连他出差这事儿,最后还是阿杰告诉她的。

    两个人之间最后的对话还停留在那天晚上,他说她和李柔话多很烦,而她……

    她自己难受了两天,他一句话也不给她留人就走了。

    毕竟不是自己上心的人,男人总是没多大耐心的,这些她都懂,但是失落的感觉无法抗拒,要叶承爵喜欢上她,未来到底多长一条路要走,她也不知道,加上李柔时不时在她耳边吹点儿风,不时地提起她和叶承爵的差距,虽然不带恶意,也会让她越来越颓。

    有些迷茫,好像目标太遥远,努力也变得没有动力。

    月登阁剩下她和许姨两个人住着,每天阿杰会按照叶承爵吩咐接送她上下班,她最近生活里唯一的乐子就是看有关于林家的新闻和微博了,可以想象林家现在已经天翻地覆,林筱筱那个不嫌事儿大的甚至还在头两天实名认证了一个微博和网友对骂,结果寡不敌众被人骂的很快没了声息,这天早上她在车上翻了翻微博,已经彻底找不到林筱筱的微博。

    她先是高兴了一会儿,但是这高兴来的很微弱,完全不足以匹敌叶承爵这出差几天对她不闻不问带给她的失落,很快整个人又颓下去,在停车场从车上下去的时候还没精打采的。

    结果下车没走几步,迎面被人甩了东西。

    林迦南一惊,那东西打过她的脸之后重重掉下去落在地上,她看清那是一个厚重的大信封。

    林筱筱颤抖的嗓音随之响起:“这就是……你所谓的,你不知道景彦人在哪里?”

    林迦南抬头,看到面前的林筱筱,一愣。

    虽然她知道林筱筱最近过的肯定不好,但是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林筱筱眼睛红肿的很厉害,头发乱糟糟的,脸色也苍白到极点,身上衣服皱巴巴,抽抽噎噎地抬着手直指她鼻尖。

    “林迦南,你这个人为什么是这样!得不到就要毁掉,景彦是这样,家也是这样,爸爸也是这样,你现在把什么都毁了,你就高兴了吗?你很得意吗?”

    林迦南恍然大悟,她离开林家的时候太突然,根本没来得及收拾什么东西带走,叶承爵给她的那些照片自然也留在了林家,这是被林筱筱发现了。

    阿杰已经挡在两人之间,护着林迦南,林筱筱失控地一边哭一边骂,“网上那些人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吗?这新闻也是你做的吧,你难道就不想想爸!亏了景彦当初还和你这种人在一起,到头来,你不但毁了他的婚姻,现在还让他和那种女人……”

    林迦南有点听不下去地打断林筱筱,“林筱筱,怎么,你觉得景彦是个柳下惠?他能在和我交往的时候和你上床,难道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和别的女人做点什么就这么难以置信?”

    林筱筱吼出来:“可他爱我!”

    林迦南有一瞬恍惚,轻轻笑了,“爱?”

    她咀嚼这个字,像是听到什么笑话,“林筱筱,你真蠢。”

    说完,她转身走,林筱筱要跟上去,但被阿杰挡了个严实,她不依不饶,阿杰干脆一把拧住她手腕将人压制住,林筱筱痛的叫出声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泪眼朦胧中,林迦南的背影越来越遥远,林筱筱扭着身子大喊:“林迦南,你这个贱人!你别得意太早……我会找到景彦的,而你,你会有报应的!你迟早要被叶先生甩掉,我诅咒你这辈子都得不到你所爱的!”

    林迦南背影顿了下,没理会她,快步向着电梯走去。

    电梯门缝隙之间,她看到林筱筱狼狈地被阿杰带出停车场,在心中冷笑。

    玩什么爱而不得的诅咒,她才不会爱上任何人——喜欢一个人,三分足够了,十分交付,那就是癫狂,和自己过不去,就像……

    她的母亲,因为被人背叛,最后郁郁而终。

    她才不会那么蠢。

    ……

    这些天来,由于叶承爵特别交代过,陆瑾言给林迦南一直没派多少工作,每天都是校对或者在公司内跑腿的轻松任务,林迦南手已经好了很多,慢慢的就有点闲不住。

    正式员工工作量和绩效奖金是挂钩的,她越闲拿的就越少,于是,她主动跑去陆瑾言办公室,想和陆瑾言谈一谈。

    待她婉转地表达自己可以接受大一些的工作量,陆瑾言拧眉瞥她,“你先和叶先生商量好,再来找我。”

    她一愣,“这和叶先生有什么关系?”

    “你手有伤,他不让我给你安排太多工作,”陆瑾言按着眉心,脑子里想起叶承爵上次一个五千字检讨还要讨价还价和他说半天的那个劲头就烦,“上次就你那检讨他和我磨半天,别以为我不知道后面是他给你写的。”

    林迦南缩了缩脑袋,她没想到是叶承爵交代的,这不是断她财路么!

    她有些郁闷,但是忽然福至心灵地想到,她终于——

    有个很正当,很合理的借口,可以主动给他打个电话了。

    她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跶起来,动作太大,对面的陆瑾言一惊,瞪着她。

    什么玩意儿,一惊一乍的!

    林迦南意识到,摸着头往后退了一步,有些不好意思又道:“还有一件事,主编……就我欠着你那钱,你记得不?在医院你垫付了,说要从我工资扣的那钱。”

    陆瑾言冷哼一声,“怎么了?”

    “你原来说的那个扣法是我没转正的,我现在转正了待遇应该是不一样的,我算了下……”她有点怯地抬头,“按照我现在的薪水扣,下个月,我应该是能发点儿工资的。”

    没人知道,她已经快弹尽粮绝了。

    叶承爵赔她钱包的时候是在里面放了些现金,但也就是个意思,补她丢在林家没取的那些,请叶承爵和李柔吃饭那次花的有点多,不过她已经算过了,下个月发这个月的工资,只要陆瑾言讲理按照正式员工的标准来,她勉勉强强可以撑住。

    陆瑾言默了几秒,最后说:“放心,该你的不会少发。”

    林迦南心口大石头挪开,欢天喜地地出去就拿着手机找地方给叶承爵打电话去了,楼道里,安全出口外都非常不凑巧地有人,她最后干脆躲到了洗手间的隔间。

    在屏幕上找到叶承爵的号码拨通,她恍然发觉心跳的有些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