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06章法庭上见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这些天阿杰将林迦南盯的很紧,就连中午林迦南和李柔下楼吃饭,他都跟着,所以林远志出现,阿杰自然也看到了,站在林迦南身边皱眉头,“林小姐,不然我叫人把他赶走……”

    中午的大厅人来人往,林迦南站在那里,和林远志之间隔了约十几米的距离,还有一个保安,阿杰的话她听的不太专心,她视线落在林远志的脸上。

    林远志苍老憔悴的厉害,面容也很苍白,眉头皱的很紧。

    看着他这样,林迦南说不清什么感觉,没有她曾经想象的那么高兴,好像是有些麻木了。

    林远志声音大了点儿,“迦南,爸爸求你了,只是说几句话,爸保证绝对不会打你的,你相信爸爸一回……”

    李柔在旁边,拉了一下林迦南的手,“要不你回办公室,饭我给你带上去吧。”

    林迦南犹豫几秒,最后摇了摇头,对阿杰和李柔说:“没事,我过去和他说。”

    阿杰十分不放心地跟过去了,林迦南在门口叫保安放开了林远志,然后四下扫了一眼,走到了门口一棵柱子那里,回头看林远志,“什么事你说吧。”

    林远志搓着手,平日里的意气风发都不见了,表情看起来带着一丝窘迫,也没了之前那种嚣张的气焰,他跟在林迦南旁边,声音压的很低,“迦南,过去的事情,是爸爸对不住你,爸是来和你道歉的。”

    林迦南盯着他,双手抱臂,没什么表情,“那你道完了,可以走了。”

    林远志一愣,有些无措地看着她。

    她心里忽然尖锐地疼了下。

    血缘就是这种古怪的东西,很多时候她觉得自己真的完全不在乎了,林远志不仁,她就不义,但是这会儿她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林远志继续搓手,那张脸更显老态,咬着牙继续开口:“你……是不是还生气?”

    过去一周多时间,对于他而言,是极为漫长的几天,他看尽了各种冷脸,听尽了各种冷嘲热讽,起初,他有一腔火气不出宣泄,真的是撕了林迦南的心都有了,但是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面前的路一条一条被堵死,他硬气不起来了。

    打或者骂林迦南都没有用,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只要保住林氏他尚有机会反扑,但是万一连林氏都没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有什么底气。

    林氏就是他的命,不低头,连命都保不住。

    几天来没有睡过安稳觉,他头天依旧是失眠了大半个晚上,叶承爵那边他已经试着联系过,结果就连一句话都说不上,他走投无路,才下定决定来放低姿态和林迦南求情,这会儿看着林迦南冷冰冰的脸,他压抑着心里的火气,努力软着声调,那姿态,似乞求。

    他竟要乞求他的女儿。

    林迦南默了几秒,“你想卖了我。”

    林远志一怔,没来得及说话,林迦南继续道:“你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陪着叶先生,你应该送我去医院……宋瑶羽和林筱筱给我下药,我想杀了她们,你为什么还要把她们留在家里?”

    林远志唇动了动,“我……”

    林迦南打断了,“你知道我妈是怎么死的吧,抑郁,你知道她为什么抑郁?”

    林远志眼底泛着红,揉了下额头,“爸对不起你妈……”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林迦南咬着唇,鼻尖发涩,视线有点模糊。

    这一句对不起,来的太迟。

    然而——

    “你真的觉得你对不起她吗?”

    她问。

    她并不那么相信。

    林远志说:“当然,这些天我想了过去很多事情,确实是我和瑶羽的错,但是你妈妈还有你都是无辜的,爸错了,也很后悔,真的……”

    “那你和宋瑶羽离婚。”

    这句话将对话截了个突兀的停。

    忽然安静下来,耳边是身后不远处行人的脚步声说话声,不远处,车流的声音……

    林远志呆在原地。

    良久,林迦南问:“你觉得很为难?”

    林远志看起来很为难,眉心紧锁,“毕竟还有筱筱……”

    林迦南冷笑了下,“她还有母亲,我什么都没了。”

    林远志拳头攥的很紧,好几秒,艰难开口,“迦南,事情过去这么久了,现在就算离婚,有什么意义?你妈人已经不在了。”

    林迦南眼圈红了,“你离不离?”

    林远志低着头,“你可以提别的要求……你可以回到家里来,我会和她们说,以后叫她们对你好一些的。”

    “你觉得我稀罕?”

    林迦南嗓音失控地变大了。

    阿杰一愣,不知道眼下这个情况是该怎么做。

    林远志不说话,林迦南眼泪在眼眶打着转,“林远志,”她直呼他的名字,“你骗我,你没有后悔,你就没觉得你自己做错过,你总说怎么会生出我这样的女儿,我倒是还想知道我怎么会有你这种父亲?身上流着你这种混蛋的血,我真觉得丢脸,恶心!”

    话音落,她转身就要回报社,没走几步,林远志在后面厉喝一声,“林迦南,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好好和你说话你不听,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你别忘了你之前干的事儿,我已经找人在那次车祸的现场取证了,你还是这个态度,咱们就法庭上见!”

    林迦南脚步停了下,有些不稳,面色煞白,没有回头,咬牙忍着眼泪,最终还是没有回应,径直往报社里面走去。

    林远志攥着拳头想要跟上去,被阿杰拦了一把。

    “林先生还想明天见报?”

    这话一出,林远志也没了跟上去的勇气,只能眼睁睁看着林迦南背影消失,最后一拳头砸在了旁边的柱子上。

    阿杰冷冷瞥了眼,没再理会,也转身去了报社里。

    ……

    林迦南回到办公室,在茶水间用冰箱里的冰袋敷眼睛,咬牙一遍又一遍将眼泪忍回去,好半天才回到工位上,李柔给她带了饭,她草草对付两口,然后就趴在桌上发呆。

    林远志一点儿愧疚后悔的心都没有,他来,都是因为他身陷囹圄,因为那些丑闻,他只是想让她帮忙解决那些丑闻,所以他低声下气。

    林远志这个人,真的是没有良心的。

    她不知道有多少账想要和林远志算,关于母亲的,关于她自己的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但是,林远志居然威胁她。

    李柔很担忧,安慰的话倒是说了不少,但都很无力。

    林远志这个人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外人看的清楚,可是林迦南怎么说也是他女儿,林迦南那么小母亲就没了,其实很渴望父爱,但是被林筱筱夺走了,唯一的依赖景彦又被林筱筱夺走,那种感觉旁人是没法想象的,这也就导致李柔纵然想安慰也想不出什么新花样来,总是那几句。

    要怎么叫林迦南想开一点,她觉得很难。

    将林迦南送回月登阁,阿杰给叶承爵又打了个电话,大概说了一下下午林远志来这事儿,叶承爵这次问的很细,阿杰只能依据回忆复述那场争吵。

    “……林小姐提出要林远志离婚,林远志大概是看说服不了林小姐,有点恼羞成怒吧,威胁林小姐说要告她,就上次车祸那事儿,说是他叫人取证了。”

    会议结束,叶承爵一个人坐在酒店会议室椅子上,唇间衔着一支烟,听见阿杰的话,眼眸眯了下,“取证?”

    “对,”阿杰应,“下午林小姐上班的时候我确认过了,那个路段没有监控,当天在场的也没别人,林远志取证应该也就是现场痕迹,物证,还有验伤报告或者行车记录仪的记录之类的。”

    叶承爵菲薄的唇扬起不屑的笑,“嗯,迦南呢,什么反应?”

    阿杰说:“倒是没回话,不过看样子……好像是哭了。”

    他正弹烟灰的手停了下,“哭了?”

    “……我也不是很确定,就是那会儿已经在揉眼睛了,眼睛红红的,看样子是要哭,忍着的。”

    挂了电话,叶承爵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光一点点暗下去,蓄了很长一截烟灰不堪重负地掉落下去散在衣襟,他才忙直起身来,在烟灰缸按灭烟,抖了下身上沾染的烟灰。

    会议室没开灯,只有投影器的光影一片映在他脸上,将那冷峻轮廓镶嵌的更加凌冽,他起身将面前文件夹合上,梁韶茵已经走进来,“叶总,那几个客户还有合作商都已经去饭店了,我送您也过去吧。”

    叶承爵抬手松了一下领带,“不用,给我订机票,回瑶城。”

    遂迈步往外,梁韶茵愣住,“那今晚的饭局……”

    “合同已经签完,你留在这里就行,和他们说下次去瑶城我来招待。”

    梁韶茵踩着高跟鞋跟上去,竟有些吃力,叶承爵步子迈的很大,像是有些着急。

    可是叶承爵这样的人,哪里会着急?她觉得他有点异常,没胆问,小心翼翼提醒,“那明天还有一天的接待安排,难道也……”

    “你不愿意陪就叫这边分公司的公关来,”叶承爵脚步没停,“我今晚就要回到瑶城。”

    “这也太赶了……”

    梁韶茵声音弱下去,看着叶承爵离开的背影,有些郁闷。

    时间太紧张,没有那么合适的航班,最近的一趟航班也要到凌晨两点多才能回到瑶城,叶承爵一个人落脚在瑶城机场的地面,深更半夜的,他在航站楼外拦了辆出租去月登阁,在车上看着车窗外,有一瞬恍惚。

    他按着眉心,身上是挥之不去的困乏。

    反常,真的是,太反常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