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 第107章陪你睡还不够?

时间:2018-06-24作者:月北公子

    林迦南没食欲,心口憋着一股子气,下咽都变得很困难,但是许姨做了饭,她不好驳了别人的好意,坚持着吃了一点,回到自己房间,很早就睡了,翻来覆去很久也睡不着。

    窗外月影明晃晃,她睡不着反倒是心里越来越躁,使劲做着深呼吸,数羊……用尽了各种办法也不行,脑子里面乱糟糟的总会想到林远志那些威胁的话语。

    她不知道林远志手里是不是真的有证据,但是她不怀疑林远志真的会告她。

    人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她当初丧失理智险些杀人,更别说林远志。

    林家的丑闻是叶承爵授意陆瑾言发出来的,现在陆瑾言手里还有另一个稿子压着还没发,林氏现在本身就是一团糟,要是另一篇稿子也发出来了……

    林远志大概就真的扛不住了。

    她在床上又翻了个身,抓着头发,感觉脑袋快要爆炸了,无法承受这种思考的负荷。

    她去和叶承爵说说,也许能够慢慢地将丑闻淡化,影响减低,那样,林远志应该就不会告她,毕竟现在林氏的事儿就足够他忙的了,但是她不想。

    坐牢……她当然也不想。

    就算是这样已经乱七八糟的人生了,她还是不想弄的更糟糕,给自己留个前科,她很头疼,很烦躁,也很难受,很多无法纾解的情绪堆积在胸口,快要把她压垮了。

    夜深人静的,她也找不到人说话,她翻腾了一会儿,神志慢慢变得混混沌沌。

    也没睡踏实,迷蒙中仿佛听见门的声响,她没睁眼,半梦半醒的听见脚步声,身后的床垫往下陷,有微微潮湿温热的气息靠近,她忽地一个激灵,头皮发麻。

    梦境怎么会这么真实,她手肘撑着床要起身,全清醒了,被吓的不清,一条手臂直接横过她的腰,重重将她压回床上,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去哪?”

    她提的心是归位了,但心跳却一下子快了,声线打颤:“你……回来了?”

    “嗯。”

    他好像是刚洗过澡,身上混着沐浴露的香气,一点点水汽和那种独属于他的味道,充斥在她的呼吸里,酿出一种让她觉得很好闻又让她耳根发烫的气味来。

    她觉得像做梦,可腰间的手又收的紧了点,他在她耳边说:“我以为你睡着了。”

    她抱怨地嘟哝,“被你吵醒了……”

    嗓音软软绵绵的,他低头,鼻息间是她身上一点馨香,这种亲近,这种气息交融在一起的感觉让他放松了很多,他低笑一声,唇轻轻印在她发顶,低笑了声,“我的错,你接着睡。”

    几个小时之前,那种想念的感觉来的非常汹涌,他想见她,就回来了,现在这样将人抱在怀里,心里的一片虚空被填补,工作带来的疲惫似乎也消散一些,整个人松懈下来。

    觉察到他的动作,林迦南在黑夜里睁大眼,背对着他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她的心忽然就柔软的一塌糊涂,眼眶酸涩,有种莫名的想哭的冲动,在他面前她觉得自己总是会变得很脆弱,那些委屈和不甘都变得难以压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万籁俱静,呼吸都带着一种让人安心的声音,月光洒在床尾,她躺了一会儿,在他怀里翻了个身,微微抬头,对上夜里不甚明晰的光线下,男人一双比夜更深沉的眸子,他也没睡,静静看着她,见她转过来,原本搭在她腰上的手缓缓抚上她眼角,借着一点月光看她眼睛,看不出什么痕迹。

    “我睡不着了……”她嗓音有些干涩,手攥着他身上松垮的浴袍,“都是你闹的,你赔我的觉。”

    他不由莞尔,头一低,额头挨着她的,说话间气流温热地洒在她面颊,“我陪你睡还不够?”

    她绷了几秒,忍不住笑了,“真不要脸。”

    他在她脸颊捏了一下,“别人想要也没这好事。”

    她看着他的眼睛笑,复又垂眸,唇动了动,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身体忽然往前了一点,缩进他怀里,脸也埋在他胸膛处,手抱住他的腰,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叶承爵本来确实是打算睡觉的,但是这会儿不太淡定了,怀里女人的身体绵绵软软的,还贴这么紧,他都能感觉到她的曲线,鼻息间那种馨香像是一种蛊,他喉结滚了下,觉得不太妙。

    好像是给自己找麻烦了。

    偏生林迦南还不知死活地搂的很紧。

    他阖着眼眸深吸一口气,再睁眼,手从后面拎住林迦南睡衣衣领把人提了下,她抬头看他,有些不满,“干嘛?”

    “看你这么精神,咱们做点别的?”他问。

    许是因为他眼神坦荡荡,她一头雾水,“做什么……”

    他低头吻下来,速度快的她来不及回神,他在她唇间含混地道:“就是做。”

    呼吸被掠夺,她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男人的动作目的性很强,她有些缺氧,无法思考,身体不像是自己的了,待他唇顺着下巴往下挪,她方大口喘息,面颊到身体泛着诱人的粉,娇嫩的叫他把持不住。

    好一会儿,房间只余下微微粗重的呼吸声,直至——

    他忽地一顿。

    “你故意?”他瞪着她。

    没男人会在这个时候还能和颜悦色,她咬着湿亮的唇,佯装无辜地眨眼睛,“什么?”

    他意兴阑珊,“例假来了怎么不说?”

    “你又没问。”

    “……”

    叶承爵阴测测地笑,她忽然就有点怕,主动地凑上去亲他的唇,“你腰那里伤又没好……”

    语气娇软的像是在撒娇,他想弄死这妖精,嗓音沉了一度:“嫌我受伤满足不了你?”

    林迦南求生意识很强,立马狗腿道:“哪儿能呢……是小的身体不给力,满足不了您。”

    林迦南想要讨好一个人的时候,演戏就能演的不遗余力,叶承爵早就领教过。

    但这次林迦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她没想到叶承爵还有新花样。
小说推荐